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天堂沒有不快樂的毛小孩:55個真實故事,回覆你最牽掛的16個問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總有一天,你和你的毛小孩要分開 當時候到了,你哀慟、失落、不捨、甚至感到內疚 然而,在天堂的牠想告訴你: 「放心喲,我在這邊一切都好。 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像從前那樣快樂生活!」 ◆享譽國際「教母級」動物溝通大師、「動物星球頻道」人氣節目《寵物溝通師》主持人 桑妮亞,書籍首度來台上市! ◆Amazon書店4.5顆星讀者好評,最撫慰人心的離世動物第一手對談實錄 你還記得桑妮亞嗎? 那個讓你在電視機前淚崩的動物溝通師。 她總是面容和藹地坐在沙發上,為人們解惑、傳達寵物的心事, 鉅細靡遺描述出,連毛爸媽都不知道的毛小孩生活細節。 這一次,桑妮亞為了療癒失去摯愛的你而來! 她從多年的實務經驗中匯集出:在毛小孩離世後, 毛爸媽最難以釋懷、最常詢問的16個問題,並一一以案例答覆。 1.我的寶貝死後去了哪裡? 2.牠和我在一起的時光快樂嗎? 3.我的寶貝會想念我嗎? 4.牠現在在做什麼? 5.我的寶貝知道我有多愛牠嗎? 6.我的寶貝對我滿意嗎? 7.我有把牠照顧好嗎? 8.我的寶貝還在我身邊嗎? 9.我的寶貝會再回到我身邊嗎? 10.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寶貝身上? 11.我該放手讓牠走嗎? 12.如果我讓牠走,牠會不會怪我? 13.我的寶貝還在生我的氣嗎? 14.我當時的決定是對的嗎? 15.如果我養另一隻動物,牠會難過嗎? 16.不在我身邊的寶貝,如今誰在照顧牠? 我希望人人都能知道,我們的動物在天堂永遠是快樂的。那是一個沒有悲傷、沒有孤獨,也沒有恐懼的地方。牠們並不需要想念我們,因為即使形體不復存在,牠們仍繼續留在我們身邊。牠們隨時都能來找我們,甚至在床上的老位置陪我們一起入眠。在許多情形下,牠們還可能投胎到另一副身軀裡,以便與我們再次聚首。 我希望人人都能知道,寵物在天上仍感受得到我們的愛。當我們愛一個動物同伴時,會持續發散出一股愛的能量,那就像無線電波進入宇宙的電磁場一樣,我們心愛的動物不僅在有形體時能感覺得到,即使死後也依舊可以。因為在靈魂的層次上,這兩個階段之間從來沒有分別。寵物在過世之後,仍能繼續感受到我們的心念振動和愛的能量。 我希望人人都能知道,動物無論如何都愛著牠們的人類夥伴,永遠沒有道歉的需要。那些曾經發生的不愉快,都已得到牠們的諒解。動物去的是和我們一樣的天堂。一旦我們也離開身體,靈魂便會再次聚首。你可以放心,你的動物絕不會孤伶伶地死去。通常會有另一個牠在地球或前世就已經認識,並早一步結束旅程的動物或人前來接引。 【台灣名家推薦】 天空為限(資深占星及塔羅課程講師、《藏在塔羅裡的占卜符碼》作者 ) 吳毅平(攝影師、《拍貓,是很嚴肅的》作者) 狗男(動物溝通師) 陳彥博(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 張角倫(吉媽、《家有諧星貓,我是白吉》作者) 楊靜宇(台大獸醫系友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楊動物醫院院長) 路嘉欣(知名歌手、演員) Emily(《我愛陳明珠》作者) Phyllis(《零雜物》作者) (以上按姓氏筆劃排列) 「我對本書作者桑妮亞已久仰大名,如果在我第一次面臨貓咪死亡時,能夠遇上這樣的通靈人,或許,我痛苦的時間會縮得更短,也或許,得到的會更多⋯⋯總之,這本桑妮亞的著作出了中文版,我相信會有更多在痛苦當中打轉的飼主,可以得到一點希望,有時我們只需要這麼多,就足以幫助我們在絕望中看到一線曙光,走到另一番人生風景上。」 ——天空為限(資深占星及塔羅課程講師、《奧修禪卡占卜書》作者) 「一看到書名,就想到我那隻活到十六歲,最後因為四肢癱瘓而安樂死的摯愛,心中五味雜陳,我就是因為牠才變成動物溝通師的。雖然我並不像原作者是個靈媒,但是每次和離世動物接觸時總會體驗到牠們那超凡的智慧與愛,在靈界的牠們真的跟我們想的很不一樣,這本書我邊看邊哭,邊哭邊放下,真的是一本值得好好咀嚼的書!」 ——狗男(動物溝通師) 「讀這本書時,眉心一直處在發熱緊縮的狀態,當然不是感應到什麼靈異的事件,而是看著每篇和毛小孩相遇的故事,直到分開的那天,強烈的思念與捨不得,字字句句看得揪心,有時讀到一段落必須暫停一會兒平覆心情……只有失去過親人才懂得痛苦。透過桑妮亞的分享,知道即使失去了家人,但他們依然存在我們身邊、守護著我們,甚至電影情節般的再續前緣。常聽人說,狗狗、貓貓去了彩虹的另一端,無病、無痛、很幸福,我相信!因為動物們是無私的,只要你快樂,他們也會同樣感到幸福。」 ——張角倫(吉媽)(《家有諧星貓,我是白吉》作者) 「這是一本溫暖又仁慈的書,會安慰很多憂傷的人,甚至淌血的心。作者說的種種,我不是沒有懷疑,只是寧願相信。既然她教人愛、教人寬恕、教人放手,教我們相信善良和喜樂,怎會寧願不相信?你相信有天堂嗎?常感到世上有很多事情我不懂,可能有生之年也不會明白,但漸漸覺得,也許『弄清楚』不是必要的,重要的是我們選擇相信,抑或拒絕?如果關於愛,但願我們永遠有勇氣打開心門,去選擇相信。」 ——Emily(《我愛陳明珠》作者) 「如果你曾經失去心愛的動物同伴,並因為某些未解的遺憾而感到懊悔,那麼這本書或多或少都能協助你走出陰霾。即使你對故事的真實性存疑,也無損於它的療癒效果,因為閱讀那些對話的本身就是一種啟發。我想起幾年前學習NLP時,老師經常提及的基本假設——『有效比真實重要』。動物已死,溝通訊息的真假我們無從得知,而這些訊息能不能協助讀者排難解憂,才是桑妮亞書寫的重點所在。」 ——Phyllis(《零雜物》作者) 【國外名家推薦】 「對正在哀悼動物家人的人而言,這是一本必讀之作……它安慰人心又充滿慈悲……桑妮亞能帶領你理解靈魂的永生。」 ——約翰.愛德華(John Edward)(美國著名靈媒) 「如果你以為通靈解讀只適用於人類,那你就錯了。英國出生的動物愛好者桑妮亞.費茲派崔克,不僅能在心靈上與寵物溝通,還向經常感到挫折的飼主們解釋了他們的困擾。」 ——CBS新聞(CBS News) 「用貓的觀點看世界。透過一則又一則的貓咪故事,她揭露了對我們的貓同伴和貓朋友而言,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聖路易郵訊報》(St. Louis Post-Dispatch) 「如果你像我一樣有幸認識桑妮亞,相信我,天堂不會有傷心的狗。」 ——勞勃.韋納(Robert Wagner)(美國知名演員) 「寵物溝通師為動物互動的世界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太陽報》網站(News-Sun) 「現代的怪醫杜立德。」 ——《華盛頓郵報》網站(WashingtonPost.com) 「(她)有暢銷的神奇成分:寵物、超自然的閒聊,和關於這一切的幽默感。是的,我著迷了。」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目錄

【推薦序】 關於生命,那些毛小孩教我的事 天空為限   【譯者序】 能為你排難解憂,是本書的重點所在   【作者序】 艾莉返回靈界教我的事 第一章 請問,我的寵物現在在哪兒?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不孤單的克里歐  放心吧!動物也會上天堂——去了好地方的紅木  我們和寵物都會在靈界相聚——被抱在懷裡的海蒂  離世的寵物是我們的守護天使——充滿了愛的巴克  動物當然有佛性——會靜心冥想的傑克 第二章 我的寵物快樂嗎?牠想念我嗎?牠現在在做什麼?   你的寵物去了一個快樂的地方——不再感到焦慮的糖糖 想念牠時,你就會看到牠——跟著校車慢跑的葛拉漢 寵物讓家人間的誤解得到寬恕——帶來好結果的瑞特和史嘉蕾  離世的寵物重返人間——再次登場的瑪咪和艾克 第三章 我的寵物知不知道我有多愛牠? 你愛牠,牠都知道——很愛很愛你的普巴  受虐動物的療癒之旅——住在四季酒店的甜豆和柳樹  一則乘願再來的感人訊息——攜來額外好康的亨利和珊蒂貓  寵物教會我們愛與幸福的課題——傳達奇蹟的小虎和小鬍子  第四章 我的寵物對我滿意嗎?我有把牠照顧好嗎? 你真的沒有讓毛小孩失望——滿懷感激的奧斯卡 最有趣的動物溝通經驗——滿意得不得了的海龜先生 動物需要的是愛,而非愧疚——哪兒也沒去的愛麗絲  當孩子為了逝去的寵物而哀傷——永遠在身邊的雷米  第五章 我的寵物還在我身邊嗎?牠會回來嗎?   來自靈界的守護——愛不中斷的潘妮  當父親輪迴轉世成為你的寵物——會握手的孟提  牠們總會找到出路——借用其他狗狗身體的莫莉  寵物的意見也要聽——很有裝修概念的凱莉  決定權在寵物身上——想要改當小狗的布巴  學到沉痛的教訓——不再需要形體的朱諾 放手吧!別再讓你的毛小孩受苦——決定不再回來的傑克  牠們想要時,就會轉世回來——失而復得的薩金特和蘇  動物間令人動容的情誼——親密無間的貝西和韓莉艾塔  毛小孩會回來療癒主人的悲傷——愛挖地道的佛羅西和瑪西  來自天堂的承諾——重返人間的泰勒  放手,只為了再重聚——一週內就回來的米蘭達 第六章 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寵物身上?   發生這種意外,不是你的錯——不希望你自責的布默  當遊戲玩過頭時——教我們學習「寬恕」的喬治  由天堂毛小孩促成的羅曼史——發揮奇妙作用的迪克西  送給毛小孩正面的能量——接受光的療癒的布奇  應該幫貓咪去爪嗎?——好想回家的克拉倫斯  在狗項圈上註明電話號碼——被槍殺的布魯諾  永恆的瞬間——出現在書房的小紅和麥斯  引導迷路的毛小孩回家——遠離家園的凱蒂小姐  學習「原諒」的一堂課——活力滿滿的山姆和弗蘭妮 不是每件事都有答案——脫不了身的茅草 第七章 我該放手讓寵物走嗎?牠會不會怪我?   你的毛小孩在靈界很快樂——冰箱裡的路瑟  堅持不讓牠死——好痛好痛的山姆和路易  緣分就這麼來了——牽線的媒人艾菲和米莉 無價的美好回憶——哭泣的奈吉爾  小女孩和毛小孩的珍貴連結——活得很久的山姆 第八章 我的寵物在生我的氣嗎?我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嗎?   最美好的祝福——睡在被套下的泰絲  後悔已經來不及——露宿在外的莎曼珊和克里歐 「我不想扮演上帝」——不想再受苦的傑克 第九章 如果我養另一隻動物,在天堂的寵物會難過嗎?   你的毛小孩希望你快樂——不會不開心的小橘  千真萬確的奇蹟——歷劫歸來的閃閃  心靈的覺醒——不要你孤單的露西 第十章 不在我身邊的寵物,有人會照顧牠嗎? 靈界毛小孩的心願——希望主人快樂的密斯提  和摯愛在一起——被安樂死的哈維  靈體的團圓——想念天堂夥伴的泰特  重回母親的懷抱——平靜的蕾貝嘉  接手照顧你的毛小孩——將去會見老朋友的珊迪 【結語】 沒有死亡,沒有分離,愛會療癒一切   【索引】 回覆你對毛小孩最牽掛的16個問題

序跋

艾莉返回靈界教我的事
  我在英國的一座農場上長大,那裡沒有小孩可以陪我玩,嚴重的聽力損傷也使我難以與旁人溝通。或許是出於這些原因,我很小就能以多數人辦不到的方式與動物溝通。動物透過心靈感應交換訊息,憑藉的是不靠聽覺的心理圖像與身體感受,因此,農場上的動物便成了我最好的朋友。然而在友誼的喜悅之外,只要牠們其中之一慘遭屠宰或殺害,我便會感受到深深的痛苦與悲傷,而這在農場上是司空見慣的事。   目前我住在德州,房子有一座大花園,四周圍繞著各種貓狗。我幾乎每天都向預約電話解讀的客戶,及打電話到天狼星電台「動物直覺」(Animal Intuition)節目的聽眾保證,動物從我們的生活當中消逝之後,會繼續以「靈體」的形態存活,就和人類一樣。可是當我最心愛的動物之一離開我時,我依然和他們一樣感到心碎。   或許失去寵物時最深切的痛苦,是我在知道親愛的艾莉(一隻羅德西亞背脊犬)即將走到牠在地球上的生命盡頭時所感受到的。我當然愛我所有的動物,但艾莉和我似乎有一種特別深刻的靈魂連結。十三年來,我會在傷心時倚著艾莉的脖子哭泣,也會與牠分享我的喜悅和勝利;但現在我看得出來,牠的後腿越來越無力、越來越疼痛,然後有一天,牠忽然就病倒了。   和平日一樣,那天,我和艾莉及其他狗狗在我家附近的樹林裡散步。艾莉忽然側身倒地,站不起來。我癱坐在牠身旁,牠深深地注視著我的眼睛,我則是將牠的頭攬進懷裡。艾莉有近五十六公斤重,我知道自己無法抱著牠走八百公尺離開樹林再回到馬路上。當時我真的急到快瘋掉。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把牠單獨留在那裡,可是我了解,如果我不趕快求援,牠會死掉。我透過心靈感應告訴艾莉,我必須離開一下但保證會儘快回來時,我知道牠懂我的意思。於是我抱起兩隻小狗,叫第三隻跟著我,然後拚了命地拔腿狂奔。淚水從我的臉龐滑落,我懇求指導靈為我送來必要的幫助。   當我從樹林裡出現時,路上有輛卡車奇蹟般地朝我駛來。我狂亂地揮手,上氣不接下氣地向駕駛解釋,我的狗倒在樹林裡,求求他幫我扛牠出來。看到我這麼焦急難過,他立刻說他就住在附近,然後催我回去找艾莉,他會回他的花園拿手推車,好讓我們把牠運回我的車上。   接著,我讓他帶走其他的狗,免得我還得擔心牠們。他駕車離開時,我火速跑回樹林。我可以感覺到艾莉還在身體裡,我一邊跑,一邊傳送心靈感應訊息給牠,懇求牠等我回去。當我坐在地上,再次把牠的頭攬進懷裡時,牠轉過頭來看著我。我把手放在牠的身上,請上帝和我的指導靈將療癒能量送進牠的身體,同時也讓牠知道,如果牠必須前往靈界,牠可以離開無妨。這麼做對我而言相當痛苦,但我知道,由於我們的關係十分緊密,牠需要我的允許才會離開。當動物覺得自己必須留在身體裡時,牠們願意而且能夠忍受許多痛苦,只因為牠們的人類同伴還沒準備好讓牠們離開。   那天,艾莉沒死,但我知道她來日無多。獸醫做了一些測試之後告訴我,牠罹患了愛迪生氏症(Addison’s disease),這會導致腎上腺的緩慢惡化,而愛迪生危機所引發的鉀離子過高,也導致了牠的心律不整和血壓下降。由於愛迪生氏症的症狀並不明確,一般呈現出來的主要是虛弱或倦怠,因此,我一直認為艾莉萎靡不振是年紀的關係。背脊犬的平均壽命是十歲左右,而艾莉已經十三歲了。   牠被吊上點滴,過三天我才能接牠回家。但牠還是相當虛弱,連我的床都跳不上來,那是牠跟我生活以來每天晚上睡覺的地方。於是我去買了我能找到最大的狗床,然後陪牠睡在地上,並用我的手臂摟著牠的背部。   我不斷用聲音和心靈感應向艾莉保證,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人類身上,而且我們總有生病的時候。牠顯然覺得很有意思,因為牠調皮地用心靈感應問我,我有沒有發生過。當我告訴牠「還沒,不過有可能!」時,牠笑了起來。牠的身體或許虛弱,但牠的幽默感和意志力還是很堅強。   其後三天,我為了引誘艾莉吃飯而絞盡腦汁——冰淇淋、嬰兒食品、起司、優格、雞肉泥和蔬菜,希望能協助牠恢復一些體力。然而,儘管我竭盡所能,牠一次仍吃不了幾口。看牠病成這個樣子,也讓其他狗狗傷心不已。牠們知道牠快離開了,因此緊緊地貼著牠,為即將來臨的失落而感到哀傷。   終於,第四天清晨我在牠身旁的地板上醒來時,發現牠呼吸急促。牠的身體發燙,我知道牠正經歷另一次愛迪生危機。我女兒和前夫就住在附近,他們立刻過來幫我把艾莉弄進車子裡,送去獸醫院急診。我爬進後座陪牠,一心只希望牠沒有痛苦。讓牠離開對我而言相當可怕,但我知道牠的時候到了,而且很快就會回到靈界。   獸醫在為艾莉緩解症狀時,我把我的頭挨近牠的頭。我可以感覺到牠相當平靜。當醫生留下我和女兒艾瑪與牠獨處時,我看見一道美麗的白光環繞著我們。接著,艾莉開始透過心靈感應和我說話。「我的時間快到了。」牠告訴我,「我很高興能離開身體,它已經無法再發揮作用了,但我會永遠陪著你。」牠在告訴我這些時,淚水從眼角滑下臉龐,滴到了我的手上。我以前從沒見過這種事情。接著,我感覺有股力量正離開牠的身體。牠把力量送給我們,好讓我們能承受牠去世的痛苦和悲傷。當艾瑪和我各將一隻手放在艾莉身上,並牽起另一隻手時,我們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愛和平靜。艾莉是一個特別的靈魂,而且很有悟性,也十分清楚自己正踏上返回靈界的旅途。   艾莉告訴我,牠會永遠陪著我。接著,牠要求我離開,好讓牠能邁向死亡。我最後一次深深望向牠深褐色的眼睛,然後與牠吻別。我知道我的離開,是我能送給牠的最後一份善意。我知道牠希望我能開心,因為牠將逐漸進入一個美麗的地方,而我知道我們的靈魂還會再見。儘管如此,對我而言,這絲毫無法減輕即將失去艾莉形體的痛苦。   當艾瑪和我回到家時,所有的動物都聚在門口迎接我們。我們擠在一起,直到下午三點半,大家都覺得艾莉離開了身體為止。那一刻,牠的存在感非常強烈,房間裡充滿了靈性之光。在我的腦海裡,我可以看見過去我有幸與其共享人生的動物們,全都聚在彼岸圍繞著牠。接著,電話響起,是獸醫打電話來通知我——艾莉走了。但我知道牠並未消失,牠正在身邊陪著我。我可以感覺牠躺在沙發上,頭靠著我的膝蓋休息,其他狗狗也自發性地往旁邊移動,好為牠騰出我身旁的空間。   我說這個故事是基於兩個理由:一是為了讓你知道,我完全能夠理解你在失去摯愛的動物同伴時,可能感受到的痛苦和悲傷,並且感同身受;二是為了向你保證,你在靈界的寵物仍與你長相左右。在接下來的章節中,你會讀到許多其他人的故事,他們都在我的協助下有了這種領悟。因此,我深切地希望你們能感受到同樣的安慰,甚至將這份撫慰帶給沉浸在悲傷中的你。正如我為他們的問題提供解答一樣,我期待這些回覆也能解答你們的許多疑惑。

內文試閱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不孤單的克里歐
  克里歐才剛過世幾天而已,瑪姬一提到她備受寵愛的威爾斯柯基犬,眼淚便忍不住奪眶而出。她和我預約了電話解讀,在抽噎啜泣間,她斷斷續續地解釋,她感覺現在房子很空,但有時她又想像自己可以感受到克里歐在她膝上的重量,或是正在磨蹭她的腿。她擔心自己腦袋不正常。「克里歐現在在哪兒?」瑪姬低聲地問,「牠和其他的動物在一起嗎?動物死後,會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可以去嗎?」她知道與克里歐共度的時光來日無多,已經有好一陣子了。牠度過了漫長而充實的一生,然後平靜地在瑪姬懷裡死去,但瑪姬仍無法安然面對牠的離世。她需要有人向她保證,被她從小養到大的狗兒正快樂地待在靈界,而且牠並不孤單。   這是多數人會問我的第一個問題,而我很高興能讓他們安下心來。克里歐幾乎立刻就過來了,我告訴瑪姬,我看得到牠——當然是在我的腦海裡。情況是:我會得到一個心理圖像,大致就像如果我問你一個關於自由女神像的問題,你會馬上得到這座雕像的心理圖像一樣。克里歐給我看一隻有點破舊的綠色絨毛青蛙,牠身邊還圍繞著幾隻其他的動物和一群人。「喔,」瑪姬哭著說,「那是牠最心愛的玩具。牠玩了好幾年!我很高興牠並不孤單。牠很討厭被單獨留下。」   我向她保證克里歐並不孤單,牠也不是獨自一個。瑪姬沒有失去理智,克里歐持續出現在她的生活當中並非憑空想像。接著,我向她解釋,動物去的是和我們一樣的靈界。動物沒有個別的地方,一旦我們也進入靈界,我們的靈魂便會再次聚首。此外,你可以放心,你的動物絕不會孤伶伶地死去。通常會有另一個牠在地球或前世就已經認識、並早一步結束旅程的寵物或人,前來迎接牠。   瑪姬感到無比欣慰,她知道克里歐不僅仍能與她溝通,還被老朋友們團團圍繞。對每天和我談話的哀傷客戶而言,這是我能傳達最令人安心的訊息之一。   我們和寵物都會在靈界相聚──被抱在懷裡的海蒂   珍打電話給我,因為她十歲的貓咪海蒂被車撞了,而且當場死亡。珍不僅失去家人,也感到十分內疚,因為她認為這是自己的錯。她有三隻貓,她告訴我,她早上總會放牠們出去遛達,然後在外出上班前叫牠們回來。然而這個早晨,她呼喚時,海蒂沒有回來。珍在趕時間,那天天氣又很好,她認定海蒂應該不會有事。不過,海蒂顯然在試圖過馬路時,被車子輾斃了。   悲痛的不止珍而已,她剩下的兩隻貓薑薑和威士忌,也感到十分難過與困惑。牠們很哀傷,因為牠們可以感覺到海蒂就在身邊,卻看不見牠的形體。我向牠們解釋,牠「已經回家了」──回到我們離開肉體時會去的地方。但即使海蒂的形體不復存在,牠依然陪著牠們。牠們告訴我,牠們的媽媽非常傷心,牠們也是。   接著,我向珍解釋,她沒道理為了海蒂的死而感到愧疚。我告訴她,海蒂的時候到了,無論她做什麼都無法改變這個情況。   在講述這些時,我感覺海蒂過來了,而隨著牠的逼近,我可以看見有人抱著牠。「珍,」我說,「有個女人抱著海蒂。她過世時差不多六十幾歲,她告訴我,她與你十分親近。」珍表示,她母親在六十幾歲時過世。我告訴她,她母親說:「從你的懷裡到我的懷裡。」珍還在哭泣,可是她說,「喔,桑妮亞,這讓我好開心,因為海蒂是我媽的貓,媽媽過世後,我才把牠帶回來養。現在,她們又團聚了。」   這時,我看見珍的母親身旁還有一隻薑黃色的貓,珍告訴我,她養了那隻貓好多年。還有一隻死於腎衰竭的黑白貓,珍則表示,那是她小時候養的。那隻貓說,牠把自己所知關於動物的一切都教給了珍,珍認為牠說的沒錯。「牠確實如此,」珍說,「我是因為牠,才愛上貓咪的。」   「嗯,」我說,「你應該知道,牠們晚上都會過來睡在你的床上。你的床擠得滿滿的。你活著的貓,知道其他貓咪也在那兒。」   此時,珍的母親又回來要我告訴她的女兒,她的沙發看起來挺不賴的。最近剛翻修沙發的珍,聽了之後驚訝不已。「沙發看起來好多了。」她母親接著說,「珍每天早上都會坐在沙發上喝咖啡。請告訴她,她坐在那裡的時候,我會去看她,我會把貓也帶著。」   珍一時之間又哭又笑。「請告訴她,我太高興了。」她說,「我一直相信人不只是死掉而已,我常常覺得媽媽就在我身邊。以後我每天早上都會和貓咪們坐在那張沙發上,每天晚上熄燈前,我也會做同樣的事。」   你真的沒有讓毛小孩失望──滿懷感激的奧斯卡   我們多數人會竭盡所能地把自己的寵物照顧好,但我們都做過讓自己後悔的事。生活中總會出現無法控制的狀況。由於無法確定自己深愛的動物是否了解我們有多麼努力想照顧好牠們,或是為什麼我們有時得做一些可能讓牠們不高興的事,因此,罪惡感會啃蝕我們的心,尤其在牠們離開之後,我們的悲痛更是令人難以承受。   「你知道嗎?桑妮亞,我出差時,有時不得不把奧斯卡留在我媽那兒,而我總是擔心牠會對她不滿意,或是認為我遺棄了牠。由於我剛養牠時,牠是一隻被救回來的狗,我很確定牠來我家之前過得很苦,因此,我真的必須知道牠對我是滿意的,而且我有把牠照顧好。我不想成為那種讓小孩在成長過程中生他們的氣,卻只會說『嗯,我已經盡力了』的父母。但有時我的感覺就是如此,我真的很想知道我認為的最好,對奧斯卡而言究竟夠不夠好。」   儘管講電話時,我看不見瑪莎的表情,但卻從她的聲音裡聽到了愧疚和深深的懊悔。我理解瑪莎心慌意亂,但我也知道她真的沒什麼好悔恨的,更沒有理由折磨自己,至少就奧斯卡而言。   奧斯卡是一隻毛茸茸的混種大型犬,牠過來找我時,我可以從牠溫柔的棕色眼睛裡看出來,牠並不需要那些可怕的自我懷疑。牠讓我知道,在瑪莎領養牠之前,牠的確遇過一些麻煩;但打從她帶牠回家的那一分鐘起,牠就知道自己身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而且終於找到了忠實的人類同伴。事實上,早期的經歷讓牠更感激的不僅是瑪莎有多麼愛牠,還有她把牠照顧得有多好。當然,有時瑪莎不得不離開時,牠當然會想念她,但牠告訴我,瑪莎的母親很照顧牠,總是對牠很好。而且牠也愛瑪莎,否則牠就不會用同樣的方式去愛她了。如果現在奧斯卡有半點不開心,那是因為牠很擔心瑪莎,牠知道瑪莎仍一直為牠而煩惱發愁!   我向瑪莎解釋,當我們快樂時,我們的動物同伴也會快樂。當我們緊張、悲傷或是有壓力時,牠們也會感受到那些振動,就像感受到我們的愛一樣,而且牠們會吸收並反映出我們的情緒。知道自己沒有令奧斯卡「失望」,牠不僅快樂,還深深感激她一直以來對牠展現的善意,令瑪莎如釋重負。奧斯卡還想讓瑪莎知道,牠仍在她的身邊,他們永遠不需要再次分開。   談話結束時,瑪莎哭了起來,但她告訴我,那是欣慰的淚水,她知道自己沒有不及格,而且奧斯卡始終知道這一點。

延伸內容

關於生命,那些毛小孩教我的事
◎文/天空為限(資深占星及塔羅課程講師、《藏在塔羅裡的占卜符碼》、《奧修禪卡占卜書》作者)   二〇〇一年時,我正在為感情苦惱,也在為工作苦惱。事實上,我進入少女期後就沒有不為感情苦惱過,出社會後,就沒有不為工作苦惱過。   但是這一切就像個轉不出來的漩渦一樣,狀況周而復始地發生,過了幾年,我仍舊覺得自己原地踏步。工作上吃不飽餓不死,感情上我正面臨答應要結婚後,過沒多久就越來越覺得自己不適合婚姻,從他家逃回我自己買的小套房的窘境,但我也還是下不了決心分手,因為他也沒犯什麼錯。   我在想著,結婚後一定會離婚,一定會的,因為我現在就不想結了。但我不結婚,我又能做什麼?可是我結婚又離婚後,我又能做什麼?我如果不嫁給他,感情路上一向變化很快的我,又打算嫁給誰?嫁給別人是不是也一樣會離婚?表面上我看起來生活正常,實際上生命好像陷入一個低谷中無限迴圈,怎麼走都沒有出路。   就在這個時候,我遇到我的第一隻貓——咕姬。牠是剛開眼,剛開始會爬行的小奶貓。在資訊不發達的當時,我很幸運的用了不恰當的方式,還是誤打誤撞把牠給養大了。   隨著養育牠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心慢慢定下來,說也奇怪,我那時有房貸要繳,工作動不動就辭職,長期飯票也不想要了,照道理來說,無論何時,都比那個時間點更適合養一隻貓。   但咕姬就這樣留下來了,不是經過頭腦選擇,是自然發生的。我對貓一點興趣都沒有,看到牠時,嘆了一口氣,想說我把牠送到好像有種叫獸醫院的地方裡,了不起付醫藥費跟住宿費,養到有人要為止好了,我總不能裝作沒看到吧?結果把牠抓起來,跟牠的眼睛一接觸,我就去籌備各種養貓的用品;再養一個多月後,跟咕姬玩的當下,我才猛然想起:我一開始不是決定要把牠送到獸醫院裡再送人的嗎?為什麼事隔一個多月,才又想起這回事?   我只能相信這是緣份。一開始我以為自己救了一隻棄貓,後來發現是牠救了我。   照顧咕姬的過程,就像生了小孩的母親,會將所有的愛都傾注在牠的身上。於是我體會到了,真正的愛是給予,而不是索取。愛著,就夠幸福了。牠整天要吃要玩要纏著我,什麼都沒給我,但我覺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   然後我處理了我的感情事件,我本來老是嫌他不夠愛我,後來發現是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愛人。我處理了我的工作事件,我終於發現我不適合當個上班族,一切就豁出去了,我妹妹問我:「你都還沒想清楚,就辭掉工作,那你餓死怎麼辦?」我回答:「我已經準備好要餓死了。」   你可以說我不負責任,還有隻貓要養,怎麼就豁出去了呢?但實際上,我體認到自己不能再得過且過,生命有限,我要過我該過的日子,雖然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做。   隔年,我收養的第二隻貓AMANI,但牠不到一歲就過世了,我非常痛苦,有半年的時間笑不出來,因此接觸了奧修。這個接觸更進一步的把我帶到占星學跟塔羅牌的路上,乃至我後來成為了執業者。   二〇〇七年,六歲多的咕姬生病,我花費無數的金錢跟時間,都無法換回牠的生命。在醫院裡牠撐著等我,沒有斷氣。通常在離開的那一刻,動物眼睛裡的光會消散掉,失去神采,但咕姬一直到斷氣了好久,眼睛裡的那股光采都沒有消失。   我為了幫咕姬治療,牠死後我為了跟牠接觸,又從占卜、資料研究的路上,接觸了靈氣跟靈療,這又把我從原來的路上帶到另一條路上。   回頭一看,我人生中每個重大轉折,都是貓咪用牠們的生命帶給我的;我看《與神對話》、看《告別娑婆》,常常很羨慕神會去找他們,還常想說神都只找外國人⋯⋯現在我知道,神也來找過我了,只是祂變成貓來教導我,這樣我才不會去看精神科吃藥解決,也不會懷疑自己有幻覺。神會用每個人需要的方式,來展現自己。   今年(二〇一五年)四月份,我十三歲半的貓咪小白也離開我了。就在牠的腫瘤轉移到呼吸道,讓牠痛苦至極時,我做了送牠走的決定。但這一次我除了傷心之外,並沒有那麼絕望,因為我慢慢知道,死亡會帶給我們一些體悟,讓我們在人生路上一步步進化,直到最終我們再次見面的那天。   我對本書作者桑妮亞已久仰大名,如果在我第一次面臨貓咪死亡時,能夠遇上這樣的通靈人,或許,我痛苦的時間會縮得更短;也或許,得到的會更多;更或許,一切都是注定的,我當時沒遇到桑妮亞,是另有機緣。   總之,桑妮亞的著作出了中文版,我相信會有更多在痛苦當中打轉的飼主,可以得到一點希望。有時,我們只需要這麼多,就足以幫助我們在絕望中看到一線曙光,走到另一番人生風景上。

作者資料

桑妮亞.費茲派崔克(Sonya Fitzpatrick)

一九四〇年出生在英國中部的小農莊,天生聽障,直到十一歲才學會說話。她的童年在無聲的世界裡度過,沒有學會唇語之前,很難跟人類溝通,卻可以跟動物心靈溝通。 九歲那年,父親送給她三隻幼鵝,她每天餵牠們吃東西,跟牠們玩耍,沒想到九個月後,這三位好朋友卻成為他們一家的聖誕大餐。心靈受創的桑妮亞,從此封閉了自己與動物的心靈感應,直到一九九〇年代移居美國後,英國老家的狗反常地攻擊家裡的貓,為了了解原由,她才重新啟用和動物溝通的能力。 她的天賦能力,幫助許多人更了解自己的動物夥伴,並解決跟動物相處上的問題。除了主持跟動物有關的電視節目,她還開設課程促進人們跟動物溝通。她是著名的動物保護人士,援救和協助過無數走失、遭棄養和生病的動物,並持續為這世界帶來正面溫暖的信息。

基本資料

作者:桑妮亞.費茲派崔克(Sonya Fitzpatrick) 譯者:詹采妮 出版社:橡實出版 書系:藍光系列 出版日期:2015-09-22 ISBN:9789865623302 城邦書號:A97001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