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出槌仙姬6:眾裡尋郎千百度(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出槌仙姬6:眾裡尋郎千百度(完)

  • 作者:寞然回首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8-0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賀!甫上市即上金石堂輕小說週榜及博客來輕小說新書榜!繼峨嵋之後,起點女頻最高人氣的歡樂向修仙愛情小說! ◆香港新銳插畫家LN,以唯美又俏皮的畫風打造歡樂愛情傳說! ◆作者全新修訂版,並加寫獨家番外,就算網路上看過也要再看一遍! 隨書好禮四重送! 1.第一重:作者全新創作溫馨感人的「二貨小七的包子情結」番外 2.第二重:香港繪師LN繪製「一起去野餐」全員大集合拉頁海報 3.第三重:作者加碼「阿呆老師系列:喵喵學廚藝」全彩漫畫小劇場 4.第四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段青美」或「葉正卿」乙張(2款隨機出貨)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小綿羊,我們永遠不分開好不好?」 「我要我們永遠在一起,生,一起生,死,也一起死。」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小綿羊命懸一線!和大灰狼的戀情終於開花結果? 「小綿羊,妳沒事吧?」 「你才有事!」 「對,我有事找妳。我說小綿羊,我們雙修吧?」 「不好!」 段青焰無意中終於得知秋狂就是小邪王的真實身分,氣他一直用各種偽裝欺騙自己,同時心裡又放不下他。同時秋狂內心也各種糾結,他不就是換了一個身分、偽裝了一下,怎麼就遭這些定雲宗的人不歡迎了?雖然嘴巴上說只視段青焰為他的對手,但心裡對她在意得不得了,他其實知道,段青焰就是他修行路上的情劫,只是一直不願承認。在各種糾結的心情下,段青焰帶領皇甫家的子弟兵打贏了擂臺,得以進入南淵的聖地「神祕島」修練,秋狂也決定閉關修行,不料兩人竟此一別多年。 段青焰在神祕島的修行生活並不平靜,遇到各種暗害和刺殺,一個接一個的陰謀詭計,甚至讓她陷入能把一切幻想變成真實的恐怖幻境裡和秋狂對戰,遇到這麼強大的對手,阿呆為了救段青焰只好逆天折損了一身修行,徹底成為一隻只會汪汪叫的寵物狗…… 與此同時,聖地外的世界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雲鼎大陸和魔域大陸的鬥爭越演越烈,段青焰原本的未婚夫葉正卿也忽然現身要求屢行當年的婚約,為此雲出塵只好假裝已和段青焰私訂終生來阻止葉正卿,這背後究竟又隱藏了什麼陰謀? 結束南淵的修行後,段青焰歷經阻礙終於回到定雲宗,卻發現喵喵被君如憶綁架,提出要段青焰幫忙的交換條件。而分別多年的秋狂也終於出關,卻聽到段青焰成為「定雲宗少主夫人」的消息,受此刺激下決定向段青焰提出雙修的要求,不料遭到拒絕,究竟這兩人最後能否在一起呢?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本書女主角穿越變廢材,被家族唾棄、鄙視,處處受到不平等待遇,但她並不自暴自棄,為了自己、為了家人,在得到家族聖物的認主後,不斷的磨練自己、提升自己的實力,期許總有一天能好好保護自己及所珍惜的人,並且獲得別人的認同。每次看這本書,心裡總會想著,這本書讓我在生活中下了決定,無論以後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在課業上及生活上更加努力,不要因為資質不如人或失敗而灰心喪志,而是加倍的努力。俗話說:『駑馬十駕,功再不舍。』青焰都能做到,相信我也可以。」 ──讀者 伊人 「看完試讀後很期待之後的實體書出版呢!看過很多類似的修仙文,但是女主角會煉鐵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武器鎚子是何等霸氣又可愛的技能啊,很多類似體裁的小說,女主角都是會易容或是用毒之類的,但本書令人耳目一新的攻擊方式和武器,讓我在看的時候有驚喜到呢!希望在後面可以給女主角段青焰多一點歷練,讓讀者可以看到更多精采的成長過程,還有希望可愛的契約靈獸多出來賣萌,茶杯狗這個設定真的太可愛了,超喜歡的!牠完全戳中我的萌點啊!也希望之後的故事會有更多小伙伴們加入賣萌奮戰行列,然後看女主角如何成長然後好好的欺負教育壞姐姐!」 ——讀者 羽傾 「嗯,我喜歡它的書名,取得十分合適,女主角確實『出槌』,不僅出糗武器還是鎚子www,然後是劇情安排,讓人有足夠的想像空間,因為目前很多線索都還在伏筆階段,未被收起,所以相對的就很有想像空間,像是青焰後來到底會不會變回原來的模樣、比賽的結果如何……等等,而且角色塑造十分鮮明,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個性。這本書好看,真的好看,處處都很歡樂,讓人看到邊看邊笑,差點被當成神經病!」 ——讀者 奶油蒼蠅 「出槌仙姬會讓人想一再看下去,不會讓人覺得無聊無趣。內容總是有些出其不意,且看著人物的有趣互動,會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還有中間各種的冒險困境,會讓人跟著劇情的走向而緊張,像似融入書中一樣。這本書比起其他同類的書多了歡樂與輕鬆,不像其他書主角面對各種的壓力山大呀,讓人的小心臟隨時處於緊張狀態。」 ——讀者 星緋 「書中有好多俊男美女、才子佳人!果然還是只有他們才能彌補被現實殘忍摧殘下,只剩丁點的幼小心靈!小塵塵實在太帥了!美嬌男萬歲!之前看過類似這種類型的小說,我覺得《出槌仙姬》不同於那些作品的地方是,作者寞然回首對美男的描寫很精緻!嘿嘿。」 ——讀者 悠媚情殤

目錄

第一章 候罵 第二章  小綿羊,我餓了 第三章  數樹葉、抓魚 第四章  我們是整體 第五章  轉移目標 第六章  強悍的隊友 第七章  再戰柯百尺 第八章  她超齡! 第九章  南淵澤中神祕島 第十章  以靜制動 第十一章 誅魔之亂 第十二章 少宗主夫人 第十三章 玄冰令出,誅段青焰 第十四章 鐵櫻,我們在一起吧 第十五章 小花狗和小黑兔 第十六章 公子救我 第十七章 戰黑煞 第十八章 賣布少年 第十九章 你在撒謊 第二十章 被賣的喵喵 第二十一章 搶貓行動 第二十二章 難題:破陣 第二十三章 心魔陣 第二十四章 浮華一夢 第二十五章 植物也有江湖 第二十六章 今非昔比的邱鳳珠 第二十七章 治療阿呆的線索 第二十八章 園中日月長 第二十九章 本園最珍貴的靈藥 第三十章 兩個人的日常 第三十一章 引蛇出洞 第三十二章 推倒你又如何 番外 二貨小七的包子情結

內文試閱

玄冰令出,誅段青焰
  在神祕島中三十年,等於外界三年,所有人都陸陸續續被傳出神祕島,只有皇甫暗兒和段青焰沒有。   據皇甫明宇出島前與她們話別時所言,神祕島臨出前五年就會有感覺。   可是段青焰和皇甫暗兒一合計,兩人都沒有被送出去的預兆,也就是說至少還可以在這裡再修行五年?   有這樣的時間差相助,實在是太美妙了!不把酒言歡,怎麼對得住這「偷來」的美妙時光?   雖然兩女都很掛念師兄、師姐、師傅和宗門,但是只有先讓自己變強,才能保護周圍的人,有這樣的修煉機會,又怎能輕易放棄。   繼續約定每年元月十五聚一次後,兩人又重新閉關。   只是讓黑水潭裡活了不知幾百年的魚兒遭殃了。   因為各自的主人閉關,阿呆和長耳兔閒來無事倒是能做個伴。   長耳兔跟阿呆那可是坑人坑出來的戰鬥情誼,又是阿呆救了他們所有人的命,長耳對阿呆自是處處關照。   也不知道聽誰說黑水潭裡的魚有靈性,吃了能夠補精氣。長耳兔就整日帶著阿呆去捉魚。   好吧,阿呆是真的不復當年智了,取了段青焰給他的儲物袋裡裝著的小肉丸,讓長耳綁在牠的尾巴上,然後把尾巴伸進潭水中釣魚。   雖沒有靈獸之能,但基本的游泳、踏水技能阿呆都不在話下,釣起魚來也算是能手。   還好長耳兔比較厚道,雖說是指揮阿呆釣魚、牠負責燒魚,最後魚都入了阿呆的口中。   牠這隻不食人間煙火的兔子也很少搶阿呆的魚吃。   只是阿呆開口始終只有汪汪聲,不再能說人話。 *************************************   山中無歲月,神祕島中一晃又是十年,外界也不過是一年光景。段青焰和皇甫暗兒依然沒有出島的感應。   新一批皇甫家、聖醫門的弟子重新入島,熟人不少,可惜沒有了皇甫明宇和皇甫明媚,因為他們已然超過百歲。   神祕島的規矩,百歲以上不得入。   這一年的正月十五,原本是段青焰和皇甫暗兒例行相聚的日子。   這次人倒是多了,以聖醫門的人居多,帶頭的叫陸坎,是陸離同父異母的弟弟,兩人樣貌性格頗為相似,所以段青焰一眼就認出了這個陸離二號。   但是段青焰總覺得,這個陸坎看起來跟陸離都是聰明人,但陸坎比陸離更陰沉一些。   陸坎上次因為正在衝擊築基的節骨眼上,所以未能參加比賽和進入神祕島。   這次聖醫門和皇甫家的大比,就是由他帶隊聖醫門打敗了小鐵櫻帶隊的皇甫家,獲得了聖醫門絕對的人數優勢。   這個陸坎以前是活在陸離的光環下,陸離身死之後,也算是在聖醫門年輕人中大放光芒了。   「暗兒姑娘,在下來之前,曾受竇長秀長老所託給妳捎個口信:此處本是我們兩家的試煉之地,此次我們聖醫門並沒有跟皇甫家計較,但妳們這樣長期逗留,確實有違當初的約定,還請兩位速歸。」   陸坎一邊彬彬有禮地規勸,一邊各種打量段青焰。   從他看似平靜有禮的目光中,段青焰看到了殺機。   難道他已經知道兄長的死跟自己有關?還是跟陸離一樣受了什麼人的委託?   雖說這個陸坎修為比他哥哥差,自然差了段青焰一截,但是有些陰謀詭計,與修為無關。   一碼歸一碼,雖然段青焰也很好奇陸坎會找什麼樣的機會對她下手,但離開的事也確實該給人家一個答覆。   原本段青焰、皇甫暗兒也對這件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既然聖醫門提出了,就順水推舟離開。   「不是我們不想離開,只是一直未找到歸去之法。」   「這個簡單,竇長老早就為兩位準備好了,只要進入這傳送陣中即可。不知暗兒姑娘和段大師可有準備好?若是兩位準備好了,我這就送妳們回去。」   段青焰和皇甫暗兒齊齊點頭。   陸坎一邊取出一張半人高的巨符一邊以靈石相輔擺弄起傳送陣來,折騰了足足有十幾分鐘時間,眼看著陣成,才抹了一把汗,對皇甫暗兒做出一個請的姿勢,「暗兒姑娘,請。」   皇甫暗兒點點頭,步入陣中,光芒一閃,消失在段青焰的眼前。   因為陸坎在擺陣的時候就再三囑咐,此陣為小型臨時傳送陣,一次只能傳送一人,要等陣法光芒散去後,另一人才能入陣。   所以段青焰就這麼眼睜睜看著皇甫暗兒離開,傳送陣光芒散去,才邁步入陣。   誰知陸坎此時卻動了,雙手迅速掐訣,巨大的主符突然爆炸。   若不是段青焰在定雲宗裡經常陪著師傅星星草道長玩煉器炸爐,早練就了一身遇炸就退的條件反射,恐怕要被這巨符的爆炸所傷。   「你這是什麼意思?」段青焰冷著一張臉,「你究竟把皇甫暗兒弄到哪兒去了?」   「皇甫暗兒是皇甫家的人,我們聖醫門與皇甫家同氣連枝,自不會為難她,她已經從傳送陣回了宣明城。但是妳,段青焰,卻必須死在此地!」陸坎冷冷地跟段青焰對視,一點都不懼段青焰的修為壓力。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聖醫門的六十人和皇甫家的二十人分別站在陸坎及段青焰身後,分庭抗禮。   「聖醫門弟子、皇甫家弟子,接玄冰令!」   玄冰令?什麼東西?   段青焰還沒搞清楚,就見所有八十人都呈單膝半跪的姿態,齊齊應聲。   「玄冰使者在上,弟子鐵櫻,恭聽玄冰令。」   「玄冰使者在上,弟子湯甜甜,恭聽玄冰令。」   「……」   現場唯一站著的人只有段青焰和陸坎。   陸坎也沒計較段青焰不下跪的這點小事,也單膝半跪,將手上的一塊巴掌大小的冰塊權杖祭出,權杖似乎是遇風而漲,在空氣中逐漸長大成一塊巨大的冰壁,冰壁上刻著幾行字,由陸坎高聲念出:「玄冰令出,接此令者,聽從陸坎調遣,合力誅殺段青焰!」   好一個玄冰令!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看聖醫門和皇甫家所有弟子的反應,就知道此物的效力。   段青焰還在想以後要提防著陸坎,沒想到人家出手這麼快。   先來一招釜底抽薪,把皇甫家的重要人物、精神力驚人的皇甫暗兒送走,一來斷了段青焰最重要的強大後援,二來斷了段青焰和皇甫家的聯繫,三者也防止誤傷皇甫暗兒這個皇甫家重要人物。   端的是好算計!   若是一來就請出玄冰令,別人段青焰不敢保證,四師姐是一定會抗令站在她這邊。   轉眼間,形勢就變成八十對一,而且以聖醫門之人為多。   這個陸坎,果然是有些頭腦的,宣布完玄冰令之後,立刻安排,「聖醫門人,聽我號令,擺困龍陣。」   隨即對鐵櫻說道:「鐵櫻,我知道你們跟段青焰私交甚厚,此事我也不難為你們。誅殺段青焰的事我們聖醫門自會執行,妳就組織皇甫家的人在週邊防止她逃脫吧。」   指令很明確,你們可以不幫忙,但是不能搗亂。   鐵櫻咬唇,應了一聲是,然後帶著人默默離開。   皇甫家這次只有二十人進入神祕島,十個醫修帶著他們的十個夥伴。   其中包括鐵櫻在內的八對都在段青焰手下訓練過,亦師亦友,如今卻要眼睜睜看著段青焰被密密麻麻的六十人大陣圍攻,卻不能出手相助。   「我不走,我要留下來幫段先生。」小獅子依然是當年那個衝動的小獅子,和小老虎一起,眼中戰火熊熊地站在段青焰身邊。   「雖然他們都說我比較娘,但是我今天也想爺們一回,為了我的女神,就算是死,我也要跟青焰死在一起。」皇甫明豐瞪著一雙桃花眼,留下了。   皇甫明哲沒說什麼,默默地站在皇甫明豐身邊。   連一向柔弱並且不喜歡段青焰的皇甫明環,都站在段青焰身邊。   鐵櫻無奈的搖搖頭,「你們怎麼都那麼任性?玄冰令是可以隨便違抗的?違抗玄冰令,可是要禍及全族,你們想好了?」   「對不起,鐵櫻,這次,我不能聽妳的了,眼睜睜看著段先生被圍攻,我做不到。」小獅子第一個開口。   「陸坎,我皇甫明豐今日幫段青焰,純屬個人行為,與皇甫家無關,就算是戰死,你們也不需要向皇甫家負責,還請陸兄代向玄霄殿使者解釋。」   「既然,你們都那麼任性,我鐵櫻,也任性一回吧。」   「櫻姐,我就知道妳不是無情無義之人。」   皇甫家最後留在段青焰身邊的有十人,另外十人則聽話地後退。   這十人紛紛表示此行與皇甫家無關,希望陸坎不要把帳算到皇甫家頭上,作為交換,他們的死也與皇甫家無關,若是被殺也自認倒楣,不會影響皇甫家和聖醫門的情誼。     能有一半人在這樣的必死局中,還站在自己身邊,段青焰心裡已經暖洋洋了。   陸坎果然比陸離更陰險,瞅准了段青焰的重情義,聲淚俱下地說出一段煽情的話:「此情此景,何等感人,若是有人肯為我陸坎做到這一步,哪怕是死,陸某也覺得值了。若不是有玄冰令壓著,我陸坎也很想結交段大師和各位這麼重情重義的朋友。陸某也實在是不忍心看著你們白白送死,但公務在身,一旦開戰,陸某也無法徇私。」   這話其實是說給段青焰聽的,意思再明白不過──這些人肯為妳而死,難道妳就狠心地看著他們送死?   明知陸坎用言語相激,段青焰卻不得不中套。   「你們還認我這個先生嗎?」段青焰開口。   「但聽段先生指揮。」   「好,鐵櫻,我以先生的身分命令妳,帶著他們所有人去黑水潭底幫我抓一萬條魚,抓不足數,不要回來見我。」   「不,段先生,妳不要趕我走。」   「是啊,我們不走!」   「你們都不聽我的號令了嗎?你們這群累贅,連幾條魚都捉不到,還說什麼幫我?走!你們這群蠢貨,非要留在這裡連累我?我段青焰豈是那麼容易死的?」   明知段青焰是為了讓他們離開戰局、明知段青焰是想一個人面對這樣的困局,幾經猶豫後鐵櫻毅然選擇了帶隊離開。   「段先生,我鐵櫻,有朝一日,一定為妳報此仇。你們想要替段先生討一個公道,就跟我走,哪怕是玄霄殿主,我鐵櫻也一定要為段先生討一個說法。」   有時候,選擇活著比選擇送死更難。   因為活著,就要背負責任和仇恨,就要忍受失去的痛苦。   當然,鐵櫻等人的順利離開,還因為段青焰給他們每人傳了一句話。   段青焰要他們為她做一件事,而且必須做好。   能不得罪皇甫家的人、能少幾個對手更順利地幹掉段青焰,陸坎何樂而不為?   至於那十個奉了段青焰的命令去黑水潭底摸魚的人,就讓他們去吧。連帶另外十個皇甫家的人也覺得沒趣,跟著一起入黑水潭。   在場的只有聖醫門的六十人,和段青焰一人。   陸坎不是心急之人。   等到皇甫家的人一個個跳入黑水潭,他才下令重新布陣圍困段青焰。   段青焰以為陸坎比陸離更沉穩,原來也只是表面,看來喜歡秀智商是他們家的傳統。   因為陸坎跟段青焰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怎麼樣,段先生有沒有覺得我比陸離更聰明?我知道陸離奉命殺妳自己卻死了,他的死一定與妳有關。妳一定覺得我修為太低,幹不掉妳吧?現在,妳還不是入了我小小陸坎的局,還有什麼話說?」   段青焰無奈地搖搖頭,「我只想知道,究竟是誰要殺我?是玄霄殿的人,還是你們聖醫門的人?」   陸坎無奈地搖搖頭,「段青焰啊段青焰,聽了不少關於妳的傳聞,沒想到妳還真是蠢笨,自己得罪了什麼人都不知道。妳說妳好好的定雲宗少宗主夫人已經是很顯赫的身分了,其他人想要都要不到,妳倒好,還非要到處勾搭。」 什麼跟什麼?   段青焰算是徹底糊塗了,若不是玄冰令上大大的段青焰三個字,還真以為陸坎找錯人了呢!   什麼定雲宗少宗主夫人?   也就是雲出塵的夫人?雲出塵娶妻了?是誰?跟她有什麼關係?   在神祕島閉關這麼多年,也不知外界發生了些什麼事,看來,是時候回去了。   「廢話少說,要殺就動手吧。」既然套不出幕後黑手,段青焰也失去了跟陸坎廢話的耐心。   醫修的陣法果然如段青焰所料,不似他們定雲宗是一上來就動手,而是鋪天蓋地的精神壓力。   陸坎還真是一點都不輕敵,三十個醫修一半丟精神壓一邊放氣場,若是段青焰沒點絕招,恐怕只一個回合就得被壓成白癡。   別說段青焰這種氣修了,只要是結丹以下修為的醫修,他們都有把握一招秒殺。   可是,段青焰卻臉上掛著嘲諷的笑容,就那麼笑吟吟地立在原地。   「進攻!」陸坎一聲令下,所有氣修都動手了,各種屬性迥異的術法鋪天蓋地往段青焰身上招呼。   這回,段青焰臉上也露出一絲凝重。   那麼多精神力能撐下來,是因為四師姐把長耳留在她身邊防身,可這麼多攻擊,段青焰唯一能出手的只有一件貝殼狀的防禦法器,也不過只能抵擋一個回合。   一個回合後,她必須離開。   段青焰早就瞄準了離黑水潭很近並且防守比較薄弱的一個角落,一邊撐起貝殼罩,一邊引爆了在神祕島幫聖醫門弟子打造的幾件法器。   這事,恐怕經此一役必會曝露。   但是段青焰現在只想活著,已經顧不得這些了。以後的問題,以後再解決,現在,唯有露出這張底牌,才能活命。   轟隆隆的爆炸聲不斷,段青焰冷笑著縱身躍入黑水潭。   居然同時引爆了六件法器,這些聖醫門的人,還真是欺負人,居然就拿著段青焰打造的法器來對付她。   怪不得雲鼎大陸的煉器師都不喜歡給人煉器,任誰也不想被自己的得意作品傷害。   即便是有貝殼罩護身,段青焰還是硬生生挨了幾下術法攻擊,雖然五內翻滾,但並不致命。   還好段青焰避開了湯甜甜的方向,剩下的聖醫門弟子普遍都是練氣修為,而南淵氣修的實戰能力普遍不高。   「段先生,快,這邊,快入陣。」遠遠地看到段青焰在前,陸坎帶著人從後追著游入黑水潭,鐵櫻連忙招呼。   「今日之恩,我段青焰記下了。」道了一聲謝,段青焰入陣,白光閃爍。   等到聖醫門的人追到,段青焰早已從潭底的傳送陣離開。   聖醫門在修為上能跟段青焰媲美的只有湯甜甜,但她是醫修,速度方面本就不如段青焰,她的隨從冷酷女倒是以速度見長,奈何剛被炸傷根本沒跟下來。   所以湯甜甜也只是和陸坎一道不斷嘗試以精神力控制段青焰,最後都成了長耳的精神食糧。   看到段青焰離開,陸坎惱羞成怒,只能將一腔怒火發到鐵櫻等人身上,「你們私放段青焰,該當何罪?」   「我們有攔截啊,可是段青焰太厲害,我們都打不過她。」鐵櫻是睜眼說瞎話。   「那這個傳送陣怎麼說?你們明明是早有預謀。」   「這個傳送陣是我明豐師弟準備的,你們也知道,他愛慕段青焰已久,我們也是過來勸他的,誰知他不聽勸,我已經盡力了。」   「一派胡言,好,那我就抓了皇甫明豐。」   「我傻嗎?等你們抓?」在鐵櫻答話的時候,皇甫明豐就做好了準備,一躍入陣。   「好,你們很好。」   湯甜甜卻拉住陸坎,「陸坎師弟,我們還是回去吧。咱們的人死傷大半,真要打起來,不是他們的對手。」   「我告訴你們,段青焰今日不死,回去後死得更慘,得罪了玄霄殿,真以為她還能活著嗎?」陸坎隨著湯甜甜憤憤離去。   鐵櫻終於長吁口氣。   雖然不知道段先生用了什麼方法讓他們死傷大半,若非如此,以陸坎的心胸一定殺了他們出氣。   雖然,鐵櫻等人也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鐵櫻正自平定心緒,卻突然被一雙有力的手抓住。   「小獅子,你做什麼?」   「鐵櫻,剛才我以為我會死,所以,我這個笨腦筋也想了很多。」   「你想了什麼?」   「我在想,我若是死了,會有什麼遺憾。」   「結果?」   「我小獅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跟鐵櫻姐妳表白。」小獅子一本正經,拉著鐵櫻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小獅子,別鬧了,快鬆手。」鐵櫻一向很有主意,但畢竟是女孩子,這會兒臉也急得紅到耳根了。   「表白、表白。」   起鬨聲不斷。   劫後餘生的感覺,讓皇甫家的這幾個人更有凝聚力了。   雖然段先生和皇甫明豐都離開了。   「我不是胡鬧,我是真心的,鐵櫻姐,我知道妳也喜歡我,我們在一起吧。」小獅子說完後,心中忐忑。   「現在才說,你不覺得晚了嗎?」   「鐵櫻,妳是,答應我了?」   「笨蛋!你就是一頭蠢獅子。」   在一聲聲「雙修」、「在一起」的起鬨聲中,小獅子一把抱住鐵櫻,打死不鬆手。   聖醫門的人忙著統計傷亡、救治傷患、掩埋死者,一片悲傷的氣氛,段青焰這招爆炸太狠了,當場炸死二十幾人,剩下的人也大多受傷。    另一頭皇甫家族的二十個人現在卻一個個興高采烈,比過節還高興,因為他們的夥伴鐵櫻和小獅子,決定擇日不如撞日,今日結為雙修。   陸坎卻始終嚥不下這口氣,決定趁著他們辦雙修禮的時候,先殺了鐵櫻和小獅子洩憤。   誰知當他趕到雙修現場,留下的只有殘羹剩飯、紅綢洞窟和一座依然在運轉的傳送陣法,所有皇甫家的人集體逃離。   「混蛋!」陸坎這回真的是氣炸了,皇甫家的人也太狡猾了,雙修是假,逃離才是真。 (此為部分節錄,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出槌仙姬6:眾裡尋郎千百度》)

作者資料

寞然回首

女,1982年生,畢業於浙江大學,現居美麗的西子湖畔。 喜歡安靜、喜歡美食、喜歡看書也喜歡編織故事。 小時候纏著父母講神話故事,到中學時成為武俠迷、玄幻迷,如今更是乾脆親自提筆書寫,希望能將腦海中的奇幻故事與更多人分享。 相關著作 《出槌仙姬(A4資料夾)》

基本資料

作者:寞然回首 繪者:L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8-06 ISBN:9789869196765 城邦書號:RF50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