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絕對占有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絕對占有欲

  • 作者:小妖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02-09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一段疼痛與快樂織就的殘酷青春紀事,POPO原創網人氣作家小妖虐心代表作! 實體書獨家收錄全新番外〈最初的褐色〉 別小看高中女生的愛情! 為了喜歡的人,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也不是戀人,但我們之間的羈絆遠超過那些。 你是我一個人的,有關你的一切,我都想自私的徹底占有。 十一年來,阿褐一直是屬於我的, 而我,也只屬於他, 我們都是害怕被人拋棄的孩子, 這世界上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彼此, 我以為,我和他會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 可是上了高中後,他的眼睛卻不再只看著我, 他身邊的位置,竟被我以外的女生占去。 但沒關係,反正那只是暫時的, 我遲早會搶回屬於我的位置, 因為只要關於阿褐的事,我總是能不擇手段, 為了阿褐,我一點都不在乎傷害別人或傷害自己……

內文試閱

Chapter01不允許任何人搶走他
  「來玩個遊戲吧。」   我看著眼前的女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什、什麼遊戲?」女孩眼神堅定,澄澈的雙眼像在對我宣示她的決心——想得到「他」的決心。   不過那直率的眼神倒讓我覺得有些可笑。   「這個遊戲很簡單。」我拿出釘書機,有意無意的在她面前把玩,「一個跟釘書機有關的遊戲。」   她看著我手中的釘書機,似乎猜到我想玩什麼遊戲,額上冒出了幾滴冷汗。   剛剛堅定的眼神,浮現出了一絲猶疑惶恐。   我走到她面前,伸出左手,將釘書機擺放在手掌上,做出要釘下的樣子:「就像這樣,在手上釘的多的人就贏,很簡單吧?」   「什麼?」她不安的臉瞬間刷白,雙眼震驚地看著我,「這、這哪是什麼遊戲!哪有人用釘書機釘手的?」   「怎麼?不敢玩?」   都還沒開始就一臉驚恐,看來這次連一個都沒釘就結束遊戲了,上次那個女孩至少還釘了一個呢。   「我……」   「不想玩就算了,但以後就別再來煩我。」   「如果我贏了,妳就不會再干涉『他』的事了嗎?」   「嗯,從今以後都不會。」我做出承諾。   但是,我不會輸,永遠都不會輸。   「好,我……我玩!」   「那麼,基於禮貌,我先釘第一個。」語畢,我沒有半點遲疑地往手上釘下一針。   「喀嚓」一聲,釘書針插在我的掌上,細針扎下的地方滲出一點血絲。   我將釘書機交到她手中:「換妳了。」   女孩拿起釘書機,雙手發顫,眼睛一閉,朝手上一釘,或許是因為害怕發抖的關係,這一針釘歪了,這個失誤讓她流的血比我還多。   「換、換妳……」   「嗯。」我不疾不徐地接過釘書機,「釘的時候要乾脆點,否則會更痛。」說完,我再次按下釘書機。   女孩似乎沒聽進我的忠告,換她釘下時仍在顫抖。   當她的手釘上第四根釘書針時,她哭了。   因為害怕?還是因為覺得贏不了我?又或是因為疼痛?   不過她哭的理由,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我只在乎能不能贏這場遊戲。   「換妳了。」我說。   女孩不停落淚,遲遲沒拿起釘書機,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我不玩了……」   「我手上有五根釘書針,妳只有四根,如果妳不玩就表示妳輸嘍?」我說,對於她的眼淚沒有半點同情。   「嗯……」她慢慢拔起釘在手上的針,鮮血蔓延開來。   「那以後就別再對我干涉他的事有任何不滿了。」   女孩沒應聲,繼續忍痛拔出釘書針。   看著她手上的穿刺傷口,我在心裡訕笑。   才這麼點傷就受不了,怎麼跟我搶他呢?真是天真可笑啊。   我收起釘書機,拿著書包準備走人,走出教室那一刻,女孩對著我大吼。   「孫品琴!」   我停下腳步卻沒回頭,靜靜等著她要說的話。   「就算妳贏了這個遊戲也不代表什麼!妳不可能干涉他一輩子,更沒有資格阻撓他的感情!妳這種表現根本不是愛!」   「愛?」聽到這字眼令我倍感有趣,回眸冷笑道:「誰說我愛他了?」   「難道不是嗎?妳不就是因為喜歡他才干涉我們的嗎?」   「不是。」我不加思索地回道。   女孩蹙眉:「那、那妳為什麼……」   「占有欲。」我說。   「咦?」   「那無關愛不愛,只是一種占有欲。」   我扔下這句話,沒再多做解釋,逕自離開教室。   愛?那可不是愛。   我只是想占有他,要他成為我的,不允許任何人搶走他。僅只如此。   「品琴。」   回到住處,一道男聲叫住了我。   我看了他一眼,熟悉的褐色頭髮映入眼簾。   「阿褐,我回來了。」   眼前的人,本名羅頁,但我幾乎沒叫過他的名字,一直以來,我都叫他「阿褐」,大家也知道我總是這麼稱呼他。   他的頭髮天生偏褐色,這個名字就是我看著他的褐髮想到的。   阿褐……只有我能這麼叫,這個名字是專屬我的。   阿褐看了一眼我的手,輕皺起眉頭:「要我先回來,原來是又有人去找妳麻煩。」   我和阿褐國中畢業後便離開家鄉,就讀外縣市的高中,我們一起住在學校附近的房子,坪數不算很大,但我和阿褐各自有房間,屋內也有客廳、廚房和浴室,對我們來說,這樣的屋子已經很好了。   最重要的是,這間屋子只有我和阿褐,沒有其他多餘的人。   阿褐走到我身旁,拉起我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拔掉釘書針:「品琴,算我拜託妳,別再玩這個遊戲了。」   我任由他拔除手上的針。   「這是趕走那些女人最簡單的方法。」   「告訴我,今天是誰去找妳,我明天好好警告她。」   「免了,再說我根本沒記住她的名字。」   「真是的,我明明跟她們說過要她們別煩妳的。」   我笑:「女人嘛,當然不能容忍像我這樣的存在。」   「那群傻女孩。」阿褐從櫃子拿出醫藥箱,輕柔的在傷口上擦藥,「不管她們怎麼做,都不可能離間我們的。」   「女孩總是喜歡懷抱希望,別怪她們。」   「妳的手因為她們都變得千瘡百孔了,還為她們說話?」他的語氣有些陰冷。   我貼著他的胸懷,感受來自他的溫度:「沒關係,只要你是我的,我就不氣那些女人。」   只要沒人從我身邊搶走你,我就不會去責怪任何人。   你在我身邊,這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我氣啊!」阿褐親吻了一下我手掌上的傷口,「我捨不得妳受傷。」   「小傷而已。」   「不行,我不准任何人傷妳。」他抱住我,力道有些重,「任何人都不行。」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幾次的釘書機遊戲讓我手上遍布小孔,新的舊的,傷口不計其數,但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痛。   「品琴,答應我,別再玩這種遊戲了,好嗎?以後有人找妳麻煩,妳儘管叫我,別再自己解決了。」   「女人的事,怎麼能讓男人插手。」   「當然能,所以別玩了,好嗎?」   我沉默,沒有答應。   我知道,這個遊戲今天不會是最後一次,但是我也知道,沒有人可以玩贏我。   沒有人,可以搶走阿褐。   ※   「品琴,午休時到導師室找我。」   早上第四節課結束前,班導唐老師對身為班長的我交代。   「好。」我輕聲應道。   升上高二後,我成了班長,雖然我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被選上。   中午吃完飯後,我便準備前往導師室。   「品琴。」阿褐喚我:「妳要去導師室?」   「嗯。」   從高一到高二,阿褐和我都是同一班。   阿褐連上課都不曾離開我的視線,我想我的高中生活不會有遺憾了。   「當班長真辛苦,連午休也不能休息。」   「還好。」除了雜事多了點,倒也沒什麼。   「我陪妳走到導師室吧。」   「嗯。」   走廊上,我瞥見昨天的女孩,她的手上貼著OK繃,正一臉不甘心地瞪著我。   因為搶不走阿褐,所以不甘心。   看見她的表情,我故意在她面前勾起阿褐的手,嘴邊漾著得意的笑,隨後用脣語向她傳遞一個簡單的訊息——阿、褐、是、我、的。   女孩登時了然於心,不甘心的臉上多了氣憤,最後甩頭走掉。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舉動,阿褐一臉疑惑地看向我:「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笑笑,只不過是宣示所有權而已。   「是嗎?」   「嗯。啊,導師室到了,那我先進去了,你也趕快回教室吧!」   「好。」   說完,我直接走進導師室,很快找到唐老師的位子。   「品琴,妳來了。」唐老師見到我,微微一笑。   「嗯。」   「今天上課時,我忘了把這些帶去教室,麻煩妳下午發給同學。」唐老師將一疊作業本交給我。   我接過來:「知道了。沒事的話,我回教室了。」   「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   他比了比我的手:「妳的手怎麼又受傷了?」   「因為昨天玩了釘書機遊戲。」   唐老師知道什麼是釘書機遊戲,因此我不避諱地說出受傷的原因。   至於他為什麼會知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哪個多嘴的女生告的狀。   記得有一次,我被唐老師叫來導師室,他直接問我傷口是不是被釘書機釘的。   當時我看他已經知道事情原委,我也就不隱瞞,老老實實地招了。   意外的是,聽到我親口承認,唐老師並沒有斥責我,反而一臉擔心地關心我的傷勢。   他的反應讓我訝異,也因為這樣,從此之後,我不太瞞他事情,久而久之,他對我的事也瞭若指掌。   不論是釘書機遊戲,或是我和阿褐之間的關係。   「又玩?那可不是遊戲,別老是傷害自己。」   「無所謂。」我一派輕鬆。   「怎麼可以無所謂?老師會擔心的。」唐老師皺眉,臉上流露擔憂的神情。   「你可以不用擔心。」反正又不關你的事。   「我是妳的老師,看到學生身上有傷,當然會擔心啊!」唐老師看著我的傷口,雙眉皺得更深,「手伸出來,我看看要不要緊。」   雖然覺得麻煩,但我還是乖乖伸出了手:「阿褐幫我擦過藥了。」   「預防勝於治療,幫妳擦藥,不如請他別再和其他女生搞曖昧了。」   「他喜歡,我也不介意。」   阿褐很受女孩子歡迎,他也喜歡和她們相處,雖然和很多女生關係曖昧,但沒有人真正得到過他。   自始至終,阿褐都只屬於我,只要確定阿褐是我的,我不介意他和別人搞曖昧。   過去,我曾極力阻止他和其他女生友好,不過後來發現,不論阿褐和誰的互動變得頻繁,都不影響我和他的關係,而且升高中後,同在一班的我們,能相處的時間很多,我也就漸漸不再干涉。   反正不管他和誰曖昧,都只是一時的。   「這樣不好,我看我有必要找一天和羅頁好好談談。」   「老師,你別費心了,以我對他的了解,說了也是白說。」阿褐不是那種輕易聽信他人意見的人。除了我以外。   「你們也真奇怪,怎麼不乾脆交往呢?正式交往後,其他女生就不會找妳麻煩啦!」   「我和他又不是在談戀愛,沒必要交往。」   「那妳為什麼還要干涉羅頁和其他女生的事?」   怎麼大家都喜歡問我這個問題?   我看著一臉不解的唐老師,勾起一抹笑:「因為占有欲啊,老師。」   上高中後,我已不太干預阿褐的交友權,但我和阿褐之間特別的關係,似乎讓許多女生認為我在妨礙她們,以至於招來不少挑釁,而我,習慣用釘書機遊戲回應她們。   「要他又不喜歡他?我真不明白。」唐老師搔搔頭,「難道這就是代溝嗎?說起來我也才大你們七歲,怎麼就摸不清你們的思想了呢?」   「應該不是年齡的問題。」   「不然呢?」   「我也不曉得,因為同齡的人也不明白我的想法,所以應該不是因為代溝。」   「那就是妳自身的問題嘍?」   「大概是。」   「那妳好好說出妳的想法,老師會努力理解的。」   「不用了。」   「怎麼?不領老師的情啊?這年頭,老師真是越來越難當了!」唐老師故作無奈地嘆了好大一口氣。   「老師。」我冷冷地開口,「別對我太好,雖然我是班長,但你如果對我太好,可是會為我帶來麻煩的。」   唐老師不解地蹙眉:「什麼麻煩?」   我舉起滿是傷口的左手,悠然一笑:「像這類的麻煩。」   聞言,唐老師瞠大雙眼,表情詫異:「什麼意思?」   「你沒發覺嗎?年輕有為、長相又不錯的老師多麼受到女同學歡迎,難道老師一點自覺也沒有?」   唐老師,全名唐奕誠,身為班導的他才二十四歲,長相出眾又深具親和力,這樣的他當然受到學生喜愛,男同學對他敬重,女同學則多了點愛慕,如果哪天有女同學愛上唐老師,我一點也不意外。   為了阿褐,我已經樹立了許多敵人,如果又和唐老師關係太好,恐怕會招惹更多是非,到時可不是一句「因為我是班長」就能解決的了。   「又不是只有女同學,男同學也和我處得很好啊,妳的擔憂太多餘了吧?」   「別小看高中女生的愛慕,老師。」   「是是是。」他敷衍地答道。   看來根本沒聽進我的忠告……算了,我也懶得多說。   「品琴,老師跟妳說真的,別再玩釘書機遊戲了。」   「是是是。」我學他方才隨便的口吻。   「下次再讓我看到新傷的話,我會把妳和羅頁找來約談,知道嗎?」唐老師的眼中流露出認真的神色,看來不是開玩笑的。   「我……」   正想回應些什麼,隔壁班的導師剛好走進來,瞥了我一眼後,打斷我和唐老師的談話。   「唐老師,你們班學生又惹麻煩了啊?」   女導師年近四十,思想古板,對我和阿褐的事也略知一二。   她朝我走來,端詳了我手上的傷口,接著大驚小怪地嚷嚷:「唉唷,這就是傳說中的釘書機遊戲嗎?」   我沒正眼瞧她,彷彿沒聽見她的問題。   見我懶得搭腔,女老師也沒多理會我,將目光轉向唐老師:「我說唐老師,你還年輕,資歷比較不夠,我看這個同學問題不小,你可要好好開導。」   唐老師面帶微笑:「我知道,謝謝妳的關心。」   「還有啊……唉,不是我愛碎念,她這種目無師長的態度也要糾正。」   「好,我會多和品琴聊聊的。」唐老師仍面不改色地抿著笑。   我在一旁聽,深深覺得這女人真是多管閒事!管好她自己班上的學生就好,少仗勢著資深就管東管西的!   「好啦,我也不是愛管事的人,你們聊吧,我還有事忙呢。」語落,她走回自己的位子,開始忙碌起來,沒再繼續煩我們。   我在她背後翻了個白眼。   「品琴。」這時,唐老師喚我,「以後別再傷害自己,好嗎?」   我沒回話,只是淡淡一笑,離開導師室。   回到教室時,午休時間也結束了,我將作業分好,準備發下去。   「我幫妳。」阿褐走到我身邊,動手抽走一疊作業本。   我不經意提起剛剛和唐老師的談話:「老師警告我了。」   「關於妳手上的傷嗎?」阿褐知道唐老師很關注我的行為舉動,我也沒刻意隱瞞。   「嗯,他說下次再看到新傷,要找你和我去約談。」   「他真多事。」阿褐嘖了一聲。   「畢竟是導師,管理學生是他的工作。」   「但他特別愛管妳。」   「誰叫我是班長,和他接觸的機會比較多,他會注意到我的手很正常。」   「我還是覺得他管太多。」阿褐蹙眉。   我看向阿褐:「同學們都很喜歡唐老師,你怎麼好像對他很不滿?」   「我是不滿。」他直說,隨後又問:「妳說同學都喜歡他,妳也是嗎?」   「不討厭。」我開始將作業發下去,「他是好老師,沒什麼討厭他的理由。」   我雖然沒有喜歡阿褐以外的人,但也不會特別討厭誰,除非那個人膽敢介入我和阿褐之間,甚至搶走阿褐。   不過,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出現,我有把握。   阿褐突然陷入沉默,再開口時,語氣多了點火藥味:「看來我是不可能喜歡他了。」   「是嗎……」不喜歡也沒辦法,我笑了笑,輕鬆地聳聳肩,「既然他打算約談,看來我下次得釘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譬如哪裡?」   「很多地方都可以,這不難。」   阿褐彎下腰,在我耳邊輕聲問道:「他看不到,那我看得到嗎?」   「你要看的話,我不介意。」   「就算是在這裡?」他指著我的胸口。   「嗯,可以。」   「再往下也可以?」   「可以。」我對上他的眼眸,勾了勾脣瓣,「全身都沒問題,你滿意這個回答嗎?」   他一笑:「挺滿意的。」   陽光灑進教室,讓阿褐的頭髮顯得耀眼,閃耀的褐髮讓他的笑容更加迷人。   而我為此深深著迷……

作者資料

小妖

常發呆,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出門容易被各種東西吸引,然後莫名其妙走丟。 喜歡奶茶、巧克力、狗;討厭蟑螂、樓梯、塞車。 國文常考不及格,卻愛上寫小說,是個充滿矛盾的怪傢伙。 做事情三分鐘熱度,人生中唯一努力不懈的事只有寫作,而未來還會繼續寫下去。 曾出版:《花開之時》、《絕對占有欲》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yau1133  粉絲團:www.facebook.com/yau1133

基本資料

作者:小妖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2-09 ISBN:9789869105583 城邦書號:3PL03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