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真誠謊言(女王心機系列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美最熱影集《美少女的謊言》作者莎拉.謝柏最新力作! 究竟是誰殺了莎丹?艾瑪是否來得及發現殘酷的真相? 離謎底更進一步、刺激更上一層樓的懸疑續集, 好讀網萬名讀者中,幾乎所有人都給出4.5星評價! 美麗的女孩不需要遵守遊戲規則——她們創造規則。 我的完美人生是個謊言。 現在我不計任何代價,也要揭發真相! 不久前,我擁有所有女孩最想要的一切:最棒的姊妹淘、可愛的男朋友、幸福的家庭。 但他們沒有人知道我已經死了。 為了解開我的死亡謎團,我從小失散的雙胞胎妹妹艾瑪取代了我的身分, 她睡我的臥室、穿我的衣服,叫我的父母爸爸和媽媽, 但是殺害我的凶手始終緊盯她的一舉一動。 我對生前的事記得不多,都是一些零碎的記憶片段而已。 所以我的靈魂只能緊跟在艾瑪身邊,看她努力調查我失蹤前的行蹤。 但她調查得越深入,可能的嫌犯就越多。 她發現我和朋友經常玩一些足以毀掉別人生活的遊戲, 每個人都有可能想報復,每個人都有可能想要我的命, 但如今命在旦夕的,是艾瑪...... 【名家推薦】 「從鬼魂的角度開始述說,輕而易舉地將讀者推入雲霄飛車般的情節轉折。莎拉.謝柏迅速又徹底地將讀者拉進這個充斥懸疑、背叛、邪惡的同儕壓力的世界。」 ——《書單》雜誌 「這是個極富趣味、步調快速的懸疑故事……隨著小說主角艾瑪逐步拼湊線索並陷入更深的謎團中,(讀者)翻頁的速度將快到根本停不下來。」 ——《出版人周刊》 「這是那種一翻開就不小心一口氣讀到天亮的懸疑小說……充滿了峰迴路轉的情節,而且真實可信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VOYA青少年圖書館》雜誌

目錄

第1章 迷人的生活 第2章 土桑市,抽絲剝繭 第3章 轉盤 第4章 一紙證據 第5章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 第6章 犯罪前科 第7章 終極惡作劇 第8章 事實還是巧合 第9章 爸爸的乖女兒 第10章 玩水的插曲 第11章 凌晨兩點的威脅 第12章 不一樣的祕密 第13章 別低估窺伺的力量 第14章 麻煩更多了 第15章 開始——以及結束 第16章 好成績 第17章 X記號的位置 第18章 抽搐、背叛和威脅 第19章 牆上的訊息 第20章 可怕吸血鬼在左邊,跟蹤狂在右邊 第21章 不安好心的便車 第22章 消失的推特 第23章 可怕的事實 第24章 維京海盜的復仇 第25章 欲言又止 第26章 解決一個,還有一個 第27章 暗夜一推 第28章 無路可逃 第29章 最黑暗的地方 第30章 後果 第31章 聰明的小賤人 第32章 期待許久的一刻

內文試閱

前言 死後的生活
  人死了以後,懷念的往往是一些小事。像是累癱了往床上一倒的感覺;亞歷桑那雨季時,暴風雨過後清新的空氣氣味;或是暗戀的男孩經過走廊,突如其來一陣緊張……在我即將滿十八歲的時候,殺死我的凶手奪走了這些小確幸。   因為命運,還有來自凶手的威脅,我從小失散的雙胞胎妹妹艾瑪.派斯頓就此步入我的人生。   兩個星期前我死掉了,靈魂卻跳到艾瑪的世界,一個和我生活截然不同的世界。從我死掉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跟著艾瑪,看著艾瑪眼中所見的一切——我看到艾瑪透過臉書連絡我,有人假冒我的名義邀她來拜訪我。我看著艾瑪前往土桑市,她對我們的相會既緊張又期待。我看到我的朋友攔截艾瑪,以為她就是我,還帶她去參加派對。當艾瑪收到紙條,上面寫著我已經死了,我就站在一旁看著。字條還威脅艾瑪要繼續扮演我,如果她敢告訴別人她的真正身分,那麼她也會死。   如今我看著艾瑪穿上我最愛的白色薄棉T恤,在她的顴骨刷上我的納爾斯珠光頰彩,再套上我週末才穿的緊身牛仔褲。然後她在我的紅木首飾盒翻找了一下,戴上我最愛的銀墜項鍊,我記得這條項鍊一反光,總能在屋裡折射出七彩虹光。我只能默默看她穿戴我的衣物,卻無法表示意見。我靜靜坐在艾瑪身邊,看著她回覆簡訊,向我的好朋友夏洛特和麥德琳確認一大堆約會。要是由我來發簡訊,我的用字遣詞肯定會不一樣,不過艾瑪依然掌握了我的基本風格,所以沒人注意到她並不是我。   艾瑪放下我的手機,她的臉上出現不安的表情。「莎丹,妳在哪裡?」她緊張的問,彷彿知道我就在附近。   我真希望能夠從地下送個訊息給她:我在這裡,我就是這樣死掉的。只不過當我死的時候,我的記憶也消失了。對於以前我是怎樣的人,我只記得零星片段,但有些確切、鮮明的記憶漸漸浮現了。我的死亡對我和艾瑪來說都是個謎。我只知道有人殺了我。那個凶手和我一樣,正盯著艾瑪的一舉一動。   我還會感到害怕嗎?當然會。但是經由艾瑪,我有機會去了解在我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究竟發生過什麼事。不過當我記起的事情越多,想起我是怎樣的人、有什麼樣的祕密,我就越發意識到我長久失散的雙胞胎妹妹處於多麼危險的境地。   我的敵人無所不在。有時那些最沒有嫌疑的人,反而成為我們最大的威脅。
第一章  迷人的生活
  「陽台從這邊請。」淺褐色肌膚、朝天鼻的女服務生拿著真皮封面的菜單,穿過亞歷桑那州土桑市的帕洛馬鄉村俱樂部餐廳。艾瑪.派斯頓、麥德琳.維加、羅蕊.梅瑟和夏洛特.張伯倫跟著她,穿過一屋子用餐的客人。這裡的男士頭上戴牛仔帽,皮膚曬得通紅。女士穿白色網球裝,小孩子則是大嚼有機的火雞肉香腸。   艾瑪在陽台座位區入坐,她看到女服務生的後頸有個中文字刺青,或許是代表「信心」或「和平」之類的爛口號吧!陽台區可以盡覽卡塔利那山脈的景觀,午前的陽光照在平原的仙人掌和大圓石上,形成明顯的光影對比。前方有幾個打高爾夫球的會員聚在發球台,他們低著頭,不知道是在選球桿,還是在看他們的黑莓機。在艾瑪來土桑市假扮成雙胞胎姊姊之前,她個人最接近鄉村俱樂部的一次,就是去拉斯維加斯近郊的迷你高爾夫球場當服務生。   至於我,我對這個地方瞭若指掌。隱形的我坐在雙胞胎妹妹旁邊,就像綁在小朋友手上的氣球一樣。我的腦海閃過這個地方的片段記憶。上回我在這裡吃飯,是爸爸媽媽帶我來慶祝成績單全科八十分以上。這對我來說是很少見的記錄。蔬菜煎蛋的香氣讓我想起我最愛的早餐——墨西哥鄉村蛋餅,配上全土桑市最棒的西班牙臘腸。我願意付任何代價,只求再咬一口香味四溢的蛋餅。   「四杯萊姆蕃茄汁。」麥德琳吩咐女服務生。等女服務生一走,她挺直身體,擺出芭蕾舞者的招牌姿勢,甩甩一頭烏黑的秀髮,從她的流蘇包拿出一個金屬酒壺。她搖了搖瓶子,裡面有液體晃動聲。「我們可以自製血腥瑪麗。」她眨眨眼睛。   夏洛特露出笑容,把一綹紅髮塞到耳後。   「喝血腥瑪麗我肯定掛點。」羅蕊以食指和姆指按了按布滿雀斑的鼻梁。「我昨晚玩瘋了,現在還是好累。」   「但派對很成功。」夏洛特拿起銀湯匙的背面仔細照照自己。「妳覺得呢?莎丹。我們是否把妳的成人禮辦得轟轟烈烈呢?」   「她哪裡知道啊!」麥德琳推了推艾瑪。「妳有大半的時間都不在派對上。」   艾瑪嚥了一下口水。她還是不習慣莎丹朋友之間的辛辣嘲弄。是否只有長年的友誼才能建立這種默契?在十六天之前,她還住在拉斯維加斯的寄養家庭中,默默忍受那個家庭的惡毒哥哥,以及迷戀明星的寄養媽媽卡莉絲。然後她在網路上看到一段勒頸影片,影片中的女孩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相同的鵝蛋臉、高顴骨,同樣有一雙會隨著光線改變顏色的藍綠色眼珠。在她聯絡莎丹之後,謎題揭曉了。原來她們是自小分離的雙胞胎姊妹。艾瑪長途跋涉到土桑市,滿心期待要見見她的姊妹。   事情到此急轉直下,隔天艾瑪得知莎丹遭人殺害了。除非她假扮莎丹,否則下一個死的就是她。雖然活在謊言中很痛苦,每次有人叫她「莎丹」,她總是覺得渾身不自在,但艾瑪別無選擇。這不代表她可以坐視不管,任由姊姊的屍體在某個地方腐壞。無論如何,她必須查出是誰殺了莎丹。這不光是替姊姊主持公道,也是艾瑪找回自己的身分,爭取留在新家庭生活的機會。   女服務生端著四杯蕃茄汁回來了。她才一轉身,麥德琳就打開不鏽鋼酒壺的蓋子,把透明液體倒入四個杯子中。艾瑪舔了舔牙齒。她的記者細胞活絡起來,忍不住下了一個標題:未成年少女在當地鄉村俱樂部飲酒遭查獲。   莎丹的朋友實在——嗯,她們過著危險刺激的生活。   「怎麼樣?莎丹。」麥德琳把加料的蕃茄汁朝艾瑪這邊推過來。「要不要解釋一下,妳為何要從自己的生日派對偷偷溜走呢?」   夏洛特往前一靠。「還是如果妳說出來,就必須殺了我們滅口?」   艾瑪聽到「殺」這個字不禁瑟縮一下。她覺得麥德琳、夏洛特和羅蕊是殺害莎丹的頭號嫌犯。上星期她到夏洛特家過夜的時候,有人以莎丹的銀鍊勒住艾瑪。不管那個人是誰,他要不是有能力潛入夏洛特保全森嚴的家,就是早已在那棟屋子裡面了。加上昨晚在生日派對上,艾瑪發現莎丹的好朋友通通在那段勒頸影片中。那只是一次惡作劇。莎丹和朋友組了一個祕密社團叫「謊言遊戲」。玩法就是嚇唬社團成員和學校同學。但如果莎丹的朋友玩得更過火呢?上回她們的勒頸玩笑被伊森.蘭迪打斷了。他是艾瑪在土桑市唯一真心的朋友。如果莎丹的朋友後來還是害死她了呢?   為了讓自己鎮定下來,艾瑪長長喝了一口加料蕃茄汁,召喚出她內心的莎丹——據她所知,那是一個辛辣毒舌、驕傲、不在乎別人的女孩。「喲!妳們會想我啊?還是擔心有人會把我拖去沙漠殺害棄屍啊?」艾瑪看著三張盯著自己的臉孔,想看看是否有人出現心虛的表情。麥德琳摳著半脫落的桃紅色指甲油,夏洛特神態自若的啜著血腥瑪麗。羅蕊看向外頭的高爾夫球場,好像看到她認識的人。   這時候莎丹的iPhone響了。艾瑪從包包中拿出來一看,是伊森發給她的簡訊。經過昨晚的事,妳還好嗎?需要什麼儘管告訴我。   艾瑪閉上眼睛,想著伊森的臉龐、黑髮、湛藍的眼珠,以及他注視她的神情。以前沒有男孩子用這種眼神看過她。她的身體一陣熱,但也因此放鬆下來了。   「誰的簡訊?」夏洛特貼著桌子靠過來瞧。她的胸部都快插進桌上的仙人掌盆栽了。艾瑪連忙遮住手機螢幕。   「妳臉紅了!」羅蕊指著艾瑪。「是新的男朋友?所以妳昨晚才躲開葛瑞特?」   「是媽媽啦!」艾瑪連忙刪除訊息。莎丹的朋友不會了解為什麼她和伊森一起離開生日派對。對她們來說,他只是一個對於看星星比交朋友還感興趣的神祕男孩,但他卻是艾瑪在土桑市認識的人當中最理智的。伊森是唯一知道她真實身分,以及她為什麼來土桑市的人。   「所以妳和葛瑞特究竟是怎麼回事?」夏洛特噘著嘴,今天她塗了紫紅色唇蜜。從過去這兩個星期的觀察,艾瑪發現夏洛特是四個女孩中最愛發號施令的,但也是對外表最沒有安全感的一個。她的妝總是化得太濃,說話也太響亮了。好像如果不這樣,就沒有人會注意她似的。   艾瑪以吸管戳戳杯底的冰塊。葛瑞特。對哦!葛瑞特.奧斯汀是莎丹的男朋友——或者更精確的說法是前男友。昨晚他送莎丹的生日禮物竟是赤裸的身體和一枚保險套。   當艾瑪拒絕時,我男友臉上受傷的表情真讓人難受。我不記得和他在一起是什麼感覺,但我知道我們的交往是認真的。只是他現在很可能以為我根本在尋他開心。   羅蕊瞇起晶亮的藍眼珠,啜了一口血腥瑪麗。「妳幹嘛丟下他逃走?他沒穿衣服很難看嗎?還是他有三個奶頭?」   艾瑪搖搖頭。「不是那樣。是我的問題,和他無關。」   麥德琳撕開吸管的包裝紙,把它吹向艾瑪這邊。「嗯,妳最好快點找備胎。再過兩個星期就是返校舞會了,妳必須快點找個新舞伴,免得稍微像樣的男孩子都被約走了。」   夏洛特嗤之以鼻。「就算被約走,她就不能搶過來嗎?」   艾瑪又瑟縮了一下。莎丹去年就搶了夏洛特的男朋友葛瑞特。   我承認這實在不夠朋友。而且夏洛特的筆記本不時出現葛瑞特的名字,床底下又藏著他的照片。她肯定有十足的理由要我死。   一道陰影落在我們的圓桌上。一個頭髮往後梳,有雙淡褐色眼眸的男子站在艾瑪和其他幾位女孩旁邊。他的藍色運動上衣筆挺如新,卡其長褲也熨得完美服貼。   「爸爸!」麥德琳激動的驚呼。她的冷靜自制徹底瓦解了。「我——我不知道你今天會來這裡!」   維加先生看著桌上喝剩一半的飲料。他張了張鼻孔,彷彿聞到酒味。不過他依舊保持笑容,但那種虛假的笑意反倒讓艾瑪不安起來。他讓她想起以前的寄養父親克里夫。他在靠近猶他州邊界的空地賣二手車,他可以在短短四秒內,從一個脾氣暴躁無常的父親,變成笑容可掬、滿口奉承的售車人員。   維加先生靜默許久,最後才靠過來捏捏麥德琳的手臂。她輕輕皺了眉頭。   「女孩們,想喝什麼自己點。」他低聲說。「我請客。」接著他帥氣轉身,邁著軍人般的步伐走向通往高爾夫球場的磚造走廊。   「謝了,爸爸!」麥德琳在他背後喊著。她的聲音有些發顫。   「他真好。」夏洛特在他離開後,遲疑了一下才說。她瞄瞄麥德琳的側臉。   「嗯。」羅蕊以食指撫著餐盤的扇形邊緣,不敢直視麥德琳。   每個人似乎都想說點什麼,但是沒有人開口——或許是不敢開口。麥德琳的家庭充滿祕密。在艾瑪抵達土桑市之前,她的弟弟泰爾就離家出走了。艾瑪到處都看到尋人啟示的海報。   艾瑪一時好懷念她的舊生活,那是安全的生活。她從沒想到在寄養家庭的生活竟能給她這種感覺。原以為來到土桑,她可以以找到她一直想要的生活,有個姊姊、有個讓她覺得完整的家。結果她卻找到一個已經破碎卻不自知的家庭,她的雙胞胎姊姊已經死了,姊姊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複雜,更別提還有一個無所不在的神祕凶手了。   艾瑪皮膚泛紅。她突然覺得一陣緊張,而且遠超過她能負荷的程度。於是她用力推開椅子,發出好大的軋軋聲。「我馬上回來。」她說完就跌跌撞撞的穿過法式落地門,往洗手間衝過去。   她進入一間空的休息室。裡面到處是鏡子、抱枕和淺棕色的皮沙發。還有裝著髮香噴霧、衛生棉條、乾式洗手液的小木籃。空氣中瀰漫著香水味,擴音喇叭傳出悠揚的古典音樂。   艾瑪往精緻的沙發椅一倒,她看著鏡中的自己:鵝蛋臉、淺褐色的波浪長髮,藍色眼眸在不同光線的照射下,有時像長春花的藍,有時像大海的藍。梅瑟家的樓梯間掛了許多家庭照片,其中那個笑容燦爛的幸福女孩也有相同的五官。如今艾瑪就穿著她的衣服,但她渾身發癢,彷彿連身體也感覺到自己並不屬於這身衣服。   艾瑪的脖子還掛著莎丹的銀墜項鍊。上回在夏洛特家的廚房,凶手就是用這條項鍊勒住艾瑪的脖子。艾瑪相信莎丹遇害的時候,脖子上就戴著這條項鍊。每次艾瑪撫摸項鍊的平滑質感,或是看到它在鏡中閃著亮光,就會想起這個事實。不管她覺得有多不舒服,她還是要找出殺死她姊姊的凶手。   有人打開了門,餐廳的聲音傳了進來。艾瑪轉頭一看,一名差不多大學生年紀的金髮女孩走進鋪著墨西哥地毯的休息室,她身穿粉紅色運動衫,胸前繡著鄉村俱樂部的標誌。「嗯,妳是莎丹.梅瑟嗎?」   艾瑪點點頭。   女孩從她的長褲口袋掏出一個淺藍色小盒,很像蒂芬妮那種戒指盒。「有人送過來給妳的。」盒子上貼了標籤,上面寫著「給莎丹」。   艾瑪呆呆看著,有點害怕伸手去拿。「是誰送來的?」   女孩聳聳肩。「快遞剛剛送到前面櫃檯,妳朋友說妳在這裡。」   艾瑪猶豫地接過來。女孩轉身離去。盒蓋很容易就掀開了,裡面是一個絲絨珠寶盒。艾瑪心中閃過各種可能。她多少希望這是伊森送的,又或者比較尷尬的是葛瑞特送的,他可能想藉此贏回女朋友的心。   盒子喀擦一聲打開了,裡面是一個火車頭造型的銀製吊飾。   艾瑪伸手摸了摸,絲絨盒蓋的內側紙卡鬆開了,艾瑪把它拉開,裡面有張捲起來的字條,上面用大寫字母寫著:   其他人可能不想記得火車惡作劇,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多謝了!   艾瑪把字條塞回盒子蓋好。火車惡作劇,昨晚在羅蕊房間,她在慌亂中快速瀏覽了至少五十個謊言遊戲的惡作劇,但沒有一個和火車有關。   我看著火車吊飾,心中突然浮現一些回憶片段。火車尖銳的汽笛聲在遠方響起。有人尖叫,然後就是旋轉的燈光。難道是……?我們是不是……?   但片段的回憶一閃即逝,我想不起其他事了。

作者資料

莎拉.謝柏(Sara Shepard)

莎拉.謝柏是《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一名的作者。著作暢銷書超過二十本,《女王心機》及《美少女的謊言》皆已改編為電視影集,並獲全美票選為最受歡迎劇情獎。莎拉.謝柏畢業於紐約大學,並在布魯克林學院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她於2010年才從亞歷桑那州搬回賓州費城的主要街區,《女王心機》的故事根基於她在亞歷桑那州的觀察和經歷。 歡迎蒞臨www.lyinggame.com以取得最新的八卦、線索和祕密。

基本資料

作者:莎拉.謝柏(Sara Shepard) 譯者:陳彬彬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5-03-03 ISBN:9789571058801 城邦書號:SPB250410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