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巴黎情書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一枝畫筆,一座迷人的城市,一段找到真愛與自由的旅程…… 34歲的珍妮絲再也無法承受長年的廣告工作,決定放棄加州的安適生活,一切歸靈,只帶一口皮箱動身前往歐洲,從巴黎開始一路遊歷愛丁堡、格拉斯哥、羅馬、威尼斯,展開沒有束縛、完全自由的旅程。在擁有羅浮宮、聖母院、鐵塔、長棍麵包、塞納河的巴黎,珍妮絲盡情享受生活、藝術和愛情——她遇見長的像007丹尼爾.克雷格的肉販克里斯多夫,一見鍾情。 在羅馬她與擔任教宗貼身侍衛的舊識馬可重逢,這位富有男子氣概的義大利男人讓她怦然心動,希望他就是那個會讓她停下腳步的男人。不過當她這樣想時,心底的感覺卻產生了衝突…… 珍妮絲最後選擇回到有蒙娜麗莎、鐘樓怪人與有個男人等她回去的巴黎,重拾畫筆展開新生活,追尋成為藝術家的夢想。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那個終日埋首工作、周圍充斥著奸巧世故行話的舊生活。可是眼見存款日漸縮水,她必須想辦法謀生,支撐在巴黎的生活與夢想。巴黎情書於焉誕生。 這是一位有才華和勇敢的女人,甘冒風險,只為追尋此生該去的地方,以及應該和誰在一起的故事;這是一場關於發現生命中最重要事物為何的旅程。物質和金錢真的讓人更快樂?還是愛、友情和自由? 【名家推薦】 「好像跟好友一邊喝著拿鐵或歐蕾一邊說著故事,感同身受又激勵人心,充滿幽默風趣的機智與意想不到的智慧。」 ──《紐約書訊》 「虛構的成功故事?不是,而是一則能激勵著做相同夢想的人的真實故事。」 ──國家地理雜誌〈智慧旅行〉

目錄

1我們在巴黎咖啡館相遇 我的巴黎計畫聽起來遜多了。我來是為了替我的部落格拍漂亮照片、練習法語技能。 2你需要多少錢才能辭職? 你需要多少錢才能辭職?我在過的,到底是誰的夢幻人生啊?因為那顯然不屬於我。 3清理內衣櫃 擺脫讓人分心(堆積如山)的事物,不讓它們繼續阻礙美好人生的道路。 4解決未竟事務 我只是希望能交到一個很棒的男友。我已經期待了好久,可是現在我開始覺得,也許他根本不存在。 5減少伙食開銷 但我坐在巴黎一間肉鋪對面時,知道我的純素歲月即將走入歷史。我需要一個走進去的理由,而在巴黎,肉鋪可沒有素食選項。 6找一個志同道合的人 偶爾當想法與建議都聊盡了,我們就會靜靜地坐著,任沉默包圍彼此。也許,那一刻的我們,是不約而同地在等待某種天啟般的聲音,指引未來該何去何從。 7把擁有的化為賣錢的商品 我已經存夠錢,足夠支撐一段停工期,過我想過的生活。我環視空曠的公寓,感謝我的幸運星,幸好我已經清得差不多了。 8寫辭職信 旅行時,廣告生涯遺留的所有東西我都不帶,除了這個以外: 我李奧貝納的別針。用來提醒我自己,要對過去廣告工作為我人生所帶來的收穫,心存感激:我交了很多朋友,鍛鍊了寫作的技巧,與總是不跳票的穩定收入。我真的很感激,但是一切到此為止。 9我該說早安嗎? 有時夢想出其不意降臨。「注意妳請求聖安東尼幫忙的事, 因為真的有用, 妳要小 心,必須是真心想要找回失物。」 10居斯塔夫是誰? 站在艾菲爾鐵塔底部往上望,實在讓人歎為觀止。唯一的問題,就是當站在頂端觀賞時,巴黎的天際線似乎少了些什麼,無法展現它原有的美。那缺席的元素,不是別的,正是巴黎鐵塔。 11嘗試新鮮事 這對我而言是全新體驗,我看過《慾望城市》,好奇是不是每個女生隨時都可以跟人上床,因為我不是……我們當然不是矜持的修女,但我們也不……放浪形骸。 12蒙娜麗莎笑了 這抹微笑,是受疼愛的女人才能展現的微笑……更重要的,是懂得愛自己的女人,才會有的笑容。 13除了你的天才,什麼都不申報 妳以為會失去一切,無家可歸嗎? 妳已經擺脫一切,現在的妳早就無家可歸。一無所有不代表沒有價值,它帶來自由。 14沒有哪裡比得上羅馬 想要人生快樂,唯一的方法,就是跟能與你大吃、大喝、還有大笑的人在一起。就這樣。這就是最好的方法。 15嘆息橋 人生路上,我們得接受誰開口,而誰又沒開口的事實。 16開箱巴黎 六月一個溫暖夜裡,我帶著相當少的行李回到巴黎。在巴黎奧利機場行李提領處,我看到了克里斯多夫……我們終於重逢且彼此緊緊相吻,所有噪音都消失了。 17巴黎情書計畫 我承認我是直接製作郵件寄給他人,看來確實很像直郵廣告,可是巴黎信件的服務是把信寄給真正想收到信的人,是付錢買信的人,收到會歡天喜地的人。 18首次爭執 在巴黎,對美的堅持已是滲透至深的文化,以至於任何缺乏美感的事物看在巴黎人眼裡,似乎都是一種冒犯。 19你想要怎樣的蛋? 我們給彼此滿滿的愛與體貼,雖然他不知情,但我愈畫法國小信件,我的作品集就愈快樂成長。也許他也有一個作品集,或許我們很富有,只是不知情罷了。 20粉紅玫瑰色的夏日 巴黎的夏日,是由和煦的微風、露趾涼鞋,與好幾加崙的粉紅玫瑰酒結合而成的。 21法式英文 我大可親吻他,寄給克里斯多夫一封分手信,然後釐清白天要怎麼才能懂得夜的黑,人生會輕鬆很多…… 22如影隨形的海明威 「我們粗茶淡飯,滿足無比,彼此依偎取暖,愛得踏實。」──作家海明威,《流動的饗宴》 23訪客潮 「妳跟我是一夥的,巴黎信件多賣一點,讓大家看看巴黎風貌,當導遊的事就別再想了吧。」她指了指她那盒明信片,朝我眨眼。 24鼓吹辭職的Etsy文 一名E t s y 網路商店的部落客與我聯繫,想在E t s y 的官方部落格「辭掉工作吧」介紹我的故事。 25黃色夾腳拖鞋的夏天 在巴黎,我的生活環境崇尚緩慢步調與細嚼慢嚥的可口,沒多久,緩慢成為我更喜愛的模式。 26噩夢一場 九月是所謂的「收假月」,亦即法文版的「開學月份」,不過這指的不是開學,而是法國人紛紛結束度假,回到工作崗位上。 27克里斯多夫的過去 他願意用一生時間跟我拼湊出一段對話,因為我是他的陽光,他唯一的陽光,我在灰濛濛的陰天讓他感到幸福。 28可愛的老太太們 人生諸多轉折的她,總有許多故事能分享。她寫給我的書信—她自己取名為《老人之家電訊報》—讓我開始了解,有些人確實需要筆友,飛鴿往來地分享生活,而我非常願意當那個收信人。 29馬鈴薯求婚記 等到他走回廚房時, 他單膝下跪, 露出一只海藍色寶石的戒指, 跟他的眼睛同色系……也與浴室碎裂一地上千塊小碎片同色系。那是我六個月前看中、消失在珠寶店櫥窗時還哀嘆不已的戒指。 30無所適從的新娘 等到手中這厚重的文件一一通過後,我們終於可以與世界分享結婚的喜訊。所有法國朋友們紛紛獻上祝福,但不是恭賀我們婚禮將至,而是歡慶我們順利完成這可怕的申請流程。 31巴黎婚禮……和婚禮過後 我們的婚戒來自波蘭,我的婚紗來自比利時,結婚證書來自法國,這是一場國際婚姻。一個定居法國的波蘭男孩,娶一個在加州生活的加拿大女孩,這樣的安排剛剛好。 32如何成為藝術家 我畫得愈久,愈了解到,過去的一些人生經驗,都是為了成就此時此刻而發生的。 33巴黎情書 ……這陣子, 我也坐在同樣的咖啡館, 好奇著我身旁坐著的是否是未來的費茲傑羅和潔達。也許他們也這麼思忖著我。你覺得巴黎情書這書名如何? 每日不花一百美元的省錢花招

內文試閱

第十五章 嘆息橋
  人生路上,我們得接受誰開口,而誰又沒開口的事實。沒人開口要求我待在羅馬,我親愛的克里斯多夫則要我回巴黎。那我為何不直接回巴黎?我的旅途已經進行兩個月,已經有點精疲力竭,我也思念我的肉販男友,但我仍繼續旅行,為什麼?因為雖然我在洛杉磯學會向榨光我精力和錢包的活動及人說不,我還沒學會何時該對自己說不。   我在義大利行程滿檔,晚餐和我最愛的羅馬人吃過一週海鮮燉飯後,我不斷走了又走,只停下腳步吃冰淇淋和街邊小販賣的披薩、畫畫,再者寫日記。我甚至開始把念珠祈禱加入我每日必做的行程。參觀這個,看看那個,做這做那,參加義大利語課程、研究烹飪課,但走路的雙腳從不曾停下。我搭火車到阿瑪菲海岸,可是沒艾妮在身旁往海裡丟雞蛋,一切不再相同。我走過蘇連多、踏過波西塔諾,最後來到卡布里島,在選擇要搭電梯還是走階梯登上小島最高處時,我選了階梯。爬累了就搭火車前往佛羅倫斯,走更多路回家。我上上下下百花大教堂,穿過領主廣場的露天建築藝廊,看見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雕像彷品,然後進入學院美術館,跟真品稍微說聲哈囉。走,走,走,喀嚓拍照,繼續走。   我抵達威尼斯時,只剩疲累到嘆息。幸好我有很棒的旅伴,整座威尼斯看起來彷彿都在嘆息,似乎經年累月努力保持良好狀態讓它也累了。潮來潮往,粉彩蠟筆下的建築物亦在青綠色的水澤墳墓間載浮載沉。船隻沿著運河搖搖晃晃,運送各式各樣的物品,從香蕉、朝鮮薊到大鋼琴應有盡有。雖然聖馬可廣場觀光客絡繹不絕,廣場外卻是一個空巷迷宮,除了迷路的觀光客外沒人會走進去。請相信我。   彷彿就連貢多拉船夫都只會哼唱悲傷情歌。整座城市像是一幅曠世畫作,在太陽下曝曬太久,逐漸褪色。當太陽下山,所有員工都搭乘最末班水上計程車離開威尼斯,整座城市即變成一座詭譎陰森的鬼城。   有點讓人提不起勁,卻絕美。絕對是適合沉思的好地方。   有天晚上,我獨自一人在天黑後沿著運河散步,當下真的空無一人。我只看見一對情侶手牽手散步,除此之外別無他人。我身邊一側是運河,傳來船隻嗡嗡駛過的微弱低鳴,另一側是茉莉花叢,在天氣暖和的六月夜晚,茉莉花的芬芳氣息瀰漫空氣 。威尼斯很迷人,就算寂寥荒蕪也迷人。   我站在數不清的其中一座橋上,低頭俯瞰河水輕柔拍打的水中倒影。倒影中的女孩看來不太一樣了,雖然吃的沒少過,但走太多路還是瘦了,眼眶帶著不同以往的疲憊,不是在螢光燈下趕太多文件而累,而是拖著行李拖到疲累的神態。   我想起我清空內衣櫃的那天,以及每件內衣褲背後代表的男人。為何這些感情都無疾而終?我俯視著水中女孩,現在可以看得很清楚。當時我為了他們變成他們想要的模樣。要是我愛上的男孩是吃麥片棒的嬉皮,那我也是。要是他喜歡到海灘遊盪,我就準備一台海灘車。讓我先綁好帆布鞋的鞋帶。要是他愛慢跑,我也愛慢跑。要是他愛登山,我會去買當地登山路線的書,建議他其中幾條,然後在後背包裡準備好柳橙和巧克力,到了山頂給他一個驚喜。看我多懂登山啊!   我也善解人意到可恨的程度。要是他們在爭一個論點,我會給他們更多論點替自己辯駁,於是他們更覺得自己是對的。就如同我說服他人去買我在垃圾郵件裡捏造販賣的商品,我也說服他們愛上我,因為我喜歡被愛的感覺,所以為了讓他們愛我,我無所不用其極,也願意變成他們想要的模樣。被愛是我最珍視的信念、想法和所愛。我取用他們的特質,經過仿效把他們變成自己的。別擔心我是誰,說說你想要我變怎樣?明美說的沒錯,妳是廣告文案,這就是妳。在垃圾郵件和真實人生皆然。   不,不,不是的。   我低頭望入水中倒影,有個東西不對勁。我看見某個不屬於我新人生的東西。我取下我的蘋果別針,仔細端詳。成為廣告文案的夢想已經褪色消逝,而我依然帶著這個夢想。只要我手指輕彈,夢想就會溜出手掌、滑進水中,望著它沉入威尼斯混濁的水底。然後就這樣,我最後一部分舊衣櫃也與我分道揚鑣。   水裡回望我的女孩就是我,別無他人,是真正的我,不是我為了贏得任何人的心而改變的我。我深呼一口氣,吐氣。我原諒我以前批判自己不夠好,而無法當回自己。其實我當時只是依自己知道的盡己所能,但我現在明白了。   我以為剎那間的頓悟會讓我站在橋上放聲大哭,我曾經每天痛哭,通常是為了某個男孩,有時是出於工作壓力,總是有事情好哭。可是現在,克里斯多夫到巴黎機場跟我道別的那兩分鐘事件之後,我沒有再哭過。多不像我啊!或許愛哭鬼的我不再存在,已經成為過去式,而不是站在威尼斯橋上的我。這一路上,我以快樂的好習慣取代了沮喪的壞習慣。真可能這麼簡單嗎?   克里斯多夫是我約過會的男人中,唯一無法扭曲我性格的人,他沒讓我成為迎合他夢中情人形象的女孩,而這只是因為我缺乏迎合他的語言技能。跟克里斯多夫在一起時,我有自己的聲音,屬於自己純粹的想法。他問我是否想去哪裡時,我會以好或不好回答,但過去我都是這麼回的:「要是你想去,好吧。你確定要去?你要什麼?你想去我們就去囉。」諸如此類!全是迎合討好的聲音,我說話說到累了,嘗試到累了,扮演他人也累了。   克里斯多夫在巴黎等我,他要我回巴黎跟他住「看看」。確實,「看看」我長久以來都是怎麼瞎了眼。自從我離開後,他一天會打六通電話,以北美標準來看很驚人。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瘋子、偏執狂,還是陷入愛河。我問他時,他回答我他只不過想負擔電話費,他不要我付錢。他完全徹底愛上我,由於我從不曾遇過這種濃烈的感情,以致我無法相信這種強度。我倆都沉浸在巴黎美好的雙週蜜月。這是真愛嗎?還是只是幾週快樂時光?   我剛到羅馬他寄那封訊息給我後,我思考著要不要回去,可是還沒給他一個肯定的「好」。我的想法又跳回阿班在倫敦說的那番話:「難不成會發生什麼事?變幸福嗎?那很好啊。還是感情破滅?妳可以處理的。妳以為會失去一切、無家可歸嗎?妳已經擺脫一切,現在的妳早就無家可歸。」   就在當下,我決定要回到巴黎跟克里斯多夫在一起。自由只不過是形容一無所有、無從損失的兩個字。   第三十章 無所適從的新娘   我決定要辦婚禮那刻起,才發現我是個不知所措的新娘。首先,我得提出一些自己喜歡的、想要的結婚小物才行,但是,從捧花、結婚蛋糕、到蛋糕上的裝飾、邀請卡、餐點選擇與派對風格等細節,我根本毫無頭緒。我到底喜歡怎樣的告別單身派對?我會想辦婚前派對嗎?我這才了解,原來很多女孩早在訂婚戒指到手前好幾年,就開始為了夢想中的婚禮籌備,蒐集大量的照片,把資料夾塞得滿滿的……甚至有些人在新郎出現以前,就已經模擬好一切了!最後,我是靠著Pinterest網站,與非常重視婚禮細節的網友們的意見來決定的。   本來我只想要一個小型簡單的婚禮,但沒想到,它很快地擴張成三大場:一場會是在巴黎舉行的法定婚禮,讓一些法國朋友與來自波蘭的家人參加;另一場儀式,要在加拿大卡加利湖畔舉行,有加拿大的朋友參與(這是因為決定結婚前,我與朋友已訂好了在此度假的計畫);最後一場,會是我住在安大略的家人們共同參加的大型晚宴。   我的母親與姊妹們會為我計畫安大略那場晚宴;我充滿藝術細胞的妹妹卡菈會為我設計三場婚禮的邀請卡。不小的壯舉啊!在卡加立的朋友們,會負責籌備那場具宗教儀式的婚禮,而我自己,只要專心準備巴黎的婚禮就好。但其實幕後真正的功臣,還是梅蘭妮,巴黎這場婚禮多數都是由她計畫的,反正我也很樂意由她主導。到花店或餐廳詢問相關事宜時,她不只是我的翻譯,還是我的決策者。   「妳不會想要這個,相信我。我看過其他新娘用,看起來遭透了。妳想要的是這個。」無論她說什麼,我都會溫馴地點頭,滿心感激她的建議與好品味。慕琳、愛莉森與夏儂則是服裝設計師。她們帶我到布爾喬亞法蘭克街六號的凱倫米倫精品店,採買一些與結婚有關的衣服(除了婚禮外,難道還有什麼結婚場合我得特地打扮?)。我走進店裡,表明自己是新娘,需要幾件稱頭的洋裝在與結婚有關的場合上穿。   「新娘」這個詞一脫口,瞬間就讓精品店員轉為笑得花枝亂顫、欣喜若狂的青少女。她們像小孩一樣包圍著糖果屋,按照我的描述,東抓來一件洋裝、西拉出一件禮服。我自己從展示架上挑選的衣服多數不及格,領頭的店員在我面前比出她的食指,左右搖動,斬釘截鐵地說:「不合妳的身型,但姑且一試吧。」   她帶我到更衣室,像個閨中密友一樣,在外頭耐心等我換裝完畢。除了我自己挑的禮服以外,我穿上的每一件幾乎都恰到好處!原來,打從我一走進店裡那一刻,她們便在心裡拿捏我的身材了,而且非常清楚怎麼穿最適合我。她們並不急著推銷什麼給我,而只是單純地為我著裝。這就是法國人不一樣的地方。這些女人可不是只有在暑假時才來精品店打打工、賺賺零用錢的;她們是長年沉浸在巴黎時尚產業裡的專業人士,這點很重要。她們不會想盡辦法讓我看起來更年輕、或更苗條。對法國人來說,衣著打扮的目的,不是為了解決什麼先天的問題,而是要讓人看起來更美,彰顯出原有的特質。這些為我著裝的女士們,其實是在提昇我的自然美。   「我可是專業人士!」聽到我讚美她們提供的建議時,其中一位銷售女士自豪地回答。   離開精品店時,我帶走了三件非常能襯托我的禮服。曾有朋友警告過我,法國人非常不友善。但如果你順著他們的意思,也就是讓他們發揮專業、相信他們會帶著民族的自豪,全心讓萬事萬物更賞心悅目,那麼最後,妳真的會變得更亮麗有自信。這是為什麼,平日我們所見不同年齡層的法國女人總是這麼美,因為長久以來,她們仔細聆聽著身邊不同行業的專家團隊們的意見,因此每個人從頭到尾、無不例外地綻放著風采。   至於我的髮型,是交給希爾薇.克德瑞做的。她的工作室就與巴黎第一家香奈兒位在同樣一條名街上——聖奧諾雷街,工作室所在的公寓,也是法國大革命後的恐怖獨裁者馬克斯米連.羅伯斯比住過的地方。事實上,她為客人剪髮的地方,就是他以前的臥室。我彷彿能看到這位獨裁者一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決定今天誰的人頭要落地。幾百年過後,希爾薇居然也傳承了類似的工作,只是她手上忙著的,是剪客人的頭髮,而不是砍下誰的頭。   希爾薇是個高挑有力的金髮女人。我一見到她就喜歡她。第一次與她見面時,她要我在椅子上坐下,面對鏡子觀察;在她舉起剪刀前,她為我提供長達一小時的建議諮詢。她向我解釋,只有一種完美的髮型真的適合我,而現在她要幫我剪出來。她先拉起我的頭髮、又把它放下,四處調整比較,展示給我看為什麼其他髮型不比這個,能充分襯托我的臉型。「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多數設計師總是專注在頭髮後面,卻不多注意前面的臉看起來的樣子。」她搖搖頭。她對時尚界流行過頭的髮型也有滿腹意見。「最糟的,就是模仿珍妮佛.安妮斯頓的髮型!」她不停地翻白眼。「那個髮型好的地方,是能襯托珍妮佛的臉。珍妮佛的臉!其他人的可不行,可是當時,全世界所有女人卻一昧堅持要剪那個造型。」她很不以為然,「那是我生涯裡最黑暗的時期。」她開始修剪我的頭毛,為我做出此生最適合我的完美髮型。我還是我,只是升級成更亮眼的版本。那髮型真是太出色了,以致於我對以往生命中交手過的髮型師,瞬間感到相當惱火。他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希爾薇卻很清楚。「許多人對於怎樣才叫好看,如此漫不經心!」她深吸了一口氣,手臂疲倦地垂下,「難道人們無法想像什麼是真正的美、而什麼是醜嗎?」有了這次的經驗,我無法信賴其他人幫我作結婚那天的髮型。希爾薇無疑地是個真正的藝術家。

作者資料

珍妮絲.麥克里歐(Janice Macleod)

是一名藝術家,出生於加拿大,後來移居到此後十數年她稱為故鄉的加州工作生活,最後來到了那個有臭起士與愛頂撞客人侍者的巴黎。這是她第三本著作。她嫁給可愛的克里斯多夫.里克,兩人目前居住巴黎。

基本資料

作者:珍妮絲.麥克里歐(Janice Macleod) 譯者:張家綺謝孟璇 出版社:好人 書系:i生活 出版日期:2015-01-28 ISBN:9789869017398 城邦書號:A2950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