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骸骨花園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完美融合醫學、歷史及犯罪, 泰絲.格里森繼《貝納德的墮落》挑戰自我全新獨立作! ◎《史蒂芬.金談寫作》書單推薦作家,其著作為史蒂芬.金藏書必備 ◎作品已譯成三十三國語言,全球銷量高達一千五百萬冊 ◎《出版人週刊》盛讚「醫學懸疑天后」 在那座以鮮血灌溉的花園裡,長眠著完整真相的最後一塊拼圖…… 波士頓 現在 剛與前夫分手的茱麗亞在波士頓近郊買下一棟古屋,當她決定竭盡心力打造出夢想中的美麗花園時,她手中的鐵鏟卻挖出了一起可怕的秘密──在她的花園下方,有具屍骨。 波士頓 一八三○年 窮困但優秀的醫學院學生諾里斯.馬歇爾,被指控為以殘忍手法連續屠殺數人的「西城死神」。諾里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四處奔走,想要找到在第一起凶案發生時的目擊者:一名愛爾蘭姑娘羅絲.康納利。當諾里斯費盡千辛萬苦找到羅絲之時,卻發現「西城死神」的受害者均於諾里斯就讀之醫學院任職,更令人意外的是,受害者們也都與羅絲死去的姊姊有所關連…… 波士頓 現在 法醫很快證實花園中的死者在此地已被埋超過百年,然而,一通來自前屋主親戚,亨利.佩吉老先生的電話,卻引起了茱麗亞強烈的好奇心。亨利.佩吉從前任屋主處接手老屋裡多達數十箱的珍貴文件,其中包含了數封十九世紀末的信件,而這些信件中記載著百年前在波士頓引起轟動的「西城死神」連續殺人案。茱麗亞為此案深深著迷,同時她也意識到,自己似乎和這座花園,有著難以言喻的緣份…… 一棟年久失修的古宅、一座荒蕪寬廣的花園、一具身份不明的女屍,意外引出百年前連環兇案的最終真相! 【名家推薦】 「情節精采、架構完美。極富吸引力……實為格里森筆下最棒的作品。」 ──加拿大環球郵報 「這部懸疑驚悚佳作會讓你愛不釋手、就算只剩零碎的時間也要繼續往下讀……情節編排豐富,角色刻畫鮮明。」 ──費城問詢報 「自然生動的對白,加上定調完美的敘述方式,造就這部深具魅力的小說。」 ──今日美國報 「《骸骨花園》完美地向世人證明為什麼她可以稱霸醫學懸疑小說這個文類。」 ──南佛羅里達太陽哨兵報 「精采絕倫……格里森一如往常地將所受過的醫學訓練展現在異常殘忍的描述文字中。既萬分吸引人,又令人恐懼不已……書頁彷彿會自動翻頁似的讓讀者停不下來!」 ──波士頓環球報 「氣勢磅礡……令讀者緊張到指節發白的上乘之作。」 ──密西西比州號角總賬報 「驚悚小說集大成者。」 ──奧蘭多守望報 「一部會讓讀者不斷翻頁、一直興奮地讀下去的故事。」 ──紐約新聞日報 「一部引人入勝的作品……格里森堪稱大師級小說家。」 ──波特蘭媒體先鋒報 「一個會令你上癮、深深吸引你的神祕故事……格里森執筆以來最為眾所矚目的鉅作。」 ──【新書報導】網

內文試閱

  那天夜裡,茱麗亞夢到烏鴉。幾百隻棲息在一棵枯死的樹上,黃色的眼睛往下盯著她。等待著。   她被沙啞的呱呱叫聲驚醒,睜開眼睛,看到清晨的亮光已經照進沒裝簾子的窗戶。一對黑色羽翼在天空滑翔而過,像一把長柄大鐮刀。然後是另一把。她爬起床,走到窗邊。   牠們佔據的那棵櫟樹,並不像她夢中那般枯死,而是在盛夏裡滿樹鮮翠繁茂的綠葉。至少二十來隻烏鴉聚集在上頭,正在進行某種鴉科會議。那群烏鴉棲息在樹枝間,像是樹上結了某種奇怪的黑色果子,牠們拍撲著一身黑亮的羽毛,不斷吱吱嘎嘎。她之前就見過烏鴉聚集在這棵樹上,也相信就是這些鳥在去年夏天享用過希爾妲.錢布雷的屍體,用尖銳的鳥喙啄食、拖拉,只留下堅韌的神經和筋腱碎絲。而現在牠們又來了,尋找另一塊肉。牠們知道她在觀察,也以那種詭異的聰明瞪回來,好像知道一切只是遲早的問題。   她轉身離開,心想:我得在這扇窗戶裝上窗簾。   進入廚房,她煮了咖啡,在麵包上塗奶油和果醬。外頭的晨霧開始散去,今天會是個晴天。是個讓她撒另一袋堆肥、在溪邊的花圃裡挖土摻進另一大包泥炭蘚的好日子。儘管她因為前一夜鋪完浴室地板的瓷磚,到現在還在背痛,但她不想浪費這麼一天的好天氣。她心想:你這輩子的種植季節有限,一旦這個夏天離去,你就永遠追不回來。她已經浪費了太多個夏天了。這個夏天是屬於我的。   外頭忽然爆出一片呱叫和拍翅的躁響。她望向窗外,看到那些烏鴉忽然同時升起飛走,四散到各方。然後她注視著自己這片土地的遠端一角,下頭靠近小溪那邊,然後她明白為什麼那些烏鴉會突然飛走了。   一名男子就站在她這片產業的邊緣,正瞪著她的房子瞧。   她趕緊往後縮,免得被他看到。然後她又緩緩移回窗邊,偷偷朝外窺看。他瘦瘦的,一頭黑髮,在清晨的寒意中穿著藍色牛仔褲和一件褐色套頭厚運動衫。草地升起絲絲縷縷的晨霧,纏繞著他的雙腿。她心想,擅自闖進我的產業,你敢再走近一步,我就報警。   他又朝她屋子走了兩步。   她跑到廚房另一邊,抓起無線電話。然後又衝回窗邊,朝外看看他在哪兒,可是卻找不到他的影子。然後有什麼搔刮著廚房門,把她嚇一大跳,電話差點掉到地上。門鎖上了,對吧?我昨天晚上鎖了門,不是嗎?她撥了九一一。   「麥考伊!」有個聲音喊道。「過來,小子,別跑去那兒!」   她再度望向窗外,看到那名男子忽然從高高的野草後頭冒出來。有個什麼輕敲過她的後門廊地板,然後一隻黃色的拉布拉多犬快步進入眼簾,穿過院子跑向那名男子。   「緊急服務中心。」   茱麗亞低頭望著電話。啊,老天,自己真是個白癡。「對不起,」她說。「我撥錯了。」   「妳那邊沒事嗎?妳確定?」   「確定,我很好。剛剛不小心按到速撥鍵了。謝謝你。」她切斷電話,再度望向窗外。那男子彎腰,把一條狗鍊扣上那隻狗的項圈,直起身子時,目光隔著玻璃窗與茱麗亞相遇,然後他揮揮手。   她打開廚房門,走到後院。   「真對不起!」他喊道。「我不是故意闖進來的,可是牠跑掉了。牠以為希爾妲還住在那兒。」   「牠以前來過這裡?」   「是啊。希爾妲以前都會有一盒狗餅乾,專門給牠的。」他笑了。「麥考伊絕對不會忘記免費的食物。」   她下坡朝他走去,不再怕他了。她無法想像一個強暴犯或殺人兇手,會養出這麼友善的狗。那狗看她走近,簡直是扯著狗鍊在跳舞,急著想認識她。   「想必妳是新屋主了?」他說。   「我是茱麗亞.漢默爾。」   「我是湯姆.佩吉。我就住在這條路前面那邊。」他伸手要跟她握,然後想到手上拿著的那個塑膠袋,尷尬地笑了起來。「糟糕。狗大便。我剛剛一路跟著牠後頭收拾。」   她心想,難怪他剛剛有一會兒蹲在草叢裡,只是跟在寵物後頭清理罷了。   那狗不耐地叫了一聲,舉起兩隻前腿跳躍著,乞求茱麗亞的注意。   「麥考伊!下去!」湯姆扯著狗鍊,然後那狗很不情願地遵從了。   「麥考伊?」她問。   「麥考伊醫師。」   「啊。《星艦迷航記》。」   他一臉羞赧的微笑看著她。「我猜想這讓我顯得很過時。真可怕,現在好多小孩從沒聽過麥考伊醫師。害我覺得自己好老。」   但他一點也不老,她心想。或許四十出頭。剛剛隔著廚房的玻璃窗,他的頭髮是黑色的;現在近看,就看得出頭髮裡夾雜著一些灰絲,而那對在清晨陽光中瞇起的雙眼,周圍牽著細細的笑紋。   「很高興終於有人買了希爾妲這裡,」他說,朝屋子看了一眼。「有好一陣子都空在那裡,看起來好孤單。」   「屋況滿差的。」   「她實在沒法維持好。這片地對她來說太大了,可是她又很有領土意識,從來不肯讓別人進去幫忙。」他朝挖出骨骸那塊光禿禿的土地看了一眼。「如果她當初肯讓人幫忙,可能早就發現那具骨骸了。」   「你也聽說了。」   「這一帶大家全都聽說了。我前兩個星期經過,看到他們在挖掘。來了一整組人。」   「我沒看到你。」   「我不想讓妳覺得我太好管閒事。不過我很好奇。」他雙眼看著她,直率得令她不安,好像可以感覺到他的目光刺探著她的大腦縐褶。「你喜歡這一帶嗎?」他問。「除了那些骨頭之外?」   在清晨的寒氣中,她雙手交抱著自己。「不曉得耶。」   「妳還沒決定?」   「嗯,我喜歡威斯頓,不過那堆骨頭有點嚇到我了。知道這麼多年都埋在這裡,讓我覺得……」她聳聳肩。「我想是孤單吧。」她望向那片墓地。「真希望能知道她是誰。」   「那個哈佛大學的人沒法告訴你?」   「他們認為墳墓是十九世紀早期的。她的頭骨有兩處破裂,而且埋葬得很草率。只用一塊獸皮包著,扔在泥土裡,沒有任何儀式。好像是匆忙丟棄在那邊的。」   「頭骨破裂,又埋葬得很草率?聽起來好像是謀殺。」   她看著他。「我也這麼想。」   他們好一會兒都沒說話。現在晨霧幾乎散盡,樹上開始有小鳥啁啾。這回不是烏鴉,而是鳴禽,優雅地在樹枝間飛來飛去。怪了,她心想,那些烏鴉怎麼就消失了。   「那是妳的電話在響嗎?」他問。   她忽然也察覺到那個聲音,朝屋子看了一眼。「我最好去接。」   她匆忙跑上階梯,回到門廊時,聽到他喊道:「很高興認識妳!」等她衝進廚房,他已經轉身離開,後頭拖著不情願的麥考伊。她已經忘了他姓什麼,他手上有沒有戴婚戒?   打電話來的是薇琪。   「最新一集的《住宅大整修》進行得如何啦?」她問。   「昨天晚上鋪好了浴室的瓷磚。」茱麗亞的雙眼仍盯著她的花園,此刻湯姆的褐色運動衫逐漸融入了樹下的陰影中。他一定很愛那件舊運動衫,她心想。你不會穿著一件破爛的舊衣服出門,除非你對這衣服有種特殊的感情。這一點不知怎地讓他更有吸引力了。他的狗也幫他加了分。   「……我真的覺得妳應該開始約會了。」   茱麗亞的注意力猛地回到薇琪身上。「什麼?」   「我知道妳對相親的感覺,但這個人真的很不錯。」   「別再介紹律師給我了,薇琪。」   「又不是每個律師都像理查那樣。有些律師的確喜歡真正的女人,而不是蒂芬妮那種膚淺的花瓶。我剛剛才知道,蒂芬妮的老爸是摩根史坦利銀行裡的大咖。難怪她辦婚禮這麼張揚。」   「薇琪,我真的不想聽這些細節。」   「我想應該有個人去偷偷跟她老爸說,他寶貝女兒要嫁的是個什麼樣的窩囊廢。」   「我不能跟妳多說了。我一直在花園忙,兩手都是泥巴。晚一點再打給妳。」她掛了電話,立刻就為自己的無傷謊言感到罪惡。但光是提到理查,就讓她這一天蒙上陰影,她不願意想到他。她寧可去鏟肥料。   她抓了園藝帽和一雙手套,回到後院,朝小溪看去。穿褐色運動衫的湯姆已經不見人影,她忽然覺得好失望。妳才剛被一個男人甩了。就這麼急著要再讓自己心碎一次嗎?她拿了鏟子和獨輪手推車,沿著斜坡往下,走向那個她在整頓的古老花圃。獨輪車輾過草地,她納悶著老希爾妲.錢布雷以前走過這條雜草叢生的小徑多少次。她可曾戴著像茱麗亞這樣的帽子,她可曾聽到鳴禽的歌唱,暫停下來抬頭望,她可曾注意到老櫟樹上那根彎曲的樹枝?   在那個七月天,她是否知道,那將是她在人世的最後一天?   那一晚,她實在太累了,只做了一個烤乳酪三明治和一碗番茄濃湯。她坐在廚房的餐桌旁吃,把關於希爾妲.錢布雷的剪報影本攤在面前。那些文章很簡短,只報導這位老婆婆在她後院被發現,沒有任何他殺的跡象。活到九十二歲,已經是賺到了。報導引用一個鄰居的話說,還有比夏天倒在自家花園裡更好的死法嗎?   她閱讀那篇訃聞。   希爾妲.錢布雷,麻州威斯頓的終身居民,於七月二十五日被發現陳屍於自宅後院中。法醫處將她的死歸因於「很可能是自然因素」。過去二十年守寡,是園藝圈的聞人,也是熱心的園藝愛好者,最喜歡鳶尾和玫瑰。遺族包括現居緬因州小島鎮的堂弟亨利.佩吉;以及現居維吉尼亞州榮諾克的堂妹蕊秋.索瑞,;還有兩位姪孫女和一位姪孫。   電話鈴聲害她把番茄濃湯濺在那張剪報上。一定是薇琪,她心想,大概在想我怎麼還沒回電給她。她不想跟薇琪講話,她不想聽到理查婚禮的種種奢華規劃。但如果她現在不接,薇琪晚一點還會再打來。   茱麗亞拿起電話。「喂?」   一個年老男性的沙啞嗓音說:「請問是茱麗亞.漢默爾嗎?」   「對,我是。」   「妳就是買了希爾妲屋子的那個人。」   茱麗亞皺起眉頭。「請問你是哪位?」   「亨利.佩吉。我是希爾妲的堂弟。我聽說她的花園裡發現了一些老骨頭。」   茱麗亞轉身回到餐桌旁,趕緊瀏覽那篇訃聞。一滴濺出來的番茄濃湯剛好落在希爾妲遺族的那一段。她擦掉湯汁,找到那個名字。   ……現居緬因州小島鎮的堂弟亨利.佩吉,……   「我對那些骨頭很有興趣,」他說。「你知道,我被當成我們的家族歷史專家。」他又嘲諷笑著補充,「因為其他人都對家族血緣毫無興趣。」   「有關那些骨骸,妳能告訴我什麼?」她問。   「什麼都沒有。」   那你幹嘛打電話給我?   「我正在研究,」他說。「希爾妲過世之後,留下了大概三十箱舊資料和書籍。其他人都不想要,所以就都給我了。我承認,過去一年,我只是堆在那兒,根本沒看過。但接下來我聽說你那些神祕的骨頭,於是就好奇起來,不曉得這些箱子裡會不會有關於那些骨頭的資料。」他暫停一下。「妳有任何興趣嗎?或者我該閉嘴,跟妳說再見?」   「我正在聽。」   「那比我們家族裡大部分人都好了。現在都沒人關心歷史了。大家總是趕趕趕,去追逐最熱門的新東西。」   「那些箱子怎麼了,佩吉先生?」   「啊,對。我發現一些歷史價值重大的有趣文件。不曉得會不會是跟那些骨頭的主人有關。」   「那些文件裡說了些麼?」   「有信件和報紙。都在我家裡。你可以來看,隨時想要的話,就過來緬因州一趟。」   「那要開車開很遠,不是嗎?」   「如果妳真的有興趣,那就不算遠了。妳是不是感興趣,我都無所謂。但既然這是有關妳的房子,有關一度住在裡頭的人,我想妳可能會發現相關的歷史很迷人。我是當然很熱衷啦。這個故事感覺上很怪異,但這裡有篇新聞報導可以證實。」   「什麼新聞報導?」   「有關一個女人被殘忍謀殺。」   「在哪裡?什麼時候?」   「在波士頓。發生在一八三○年秋天。漢默爾小姐,如果妳北上來緬因州,就可以親自閱讀那些文件。是有關O﹒W﹒H﹒和西城死神的奇異事件。妳知道奧利佛.溫德爾.霍姆斯是誰嗎?他是詩人、小說家、傳記作家。他同時也是教授、哲學家,而且是波士頓最有影響力的評論家。另外還有一個,在他對人類的種種貢獻之中,這件是最重要的。」   「是什麼?」   「他是醫生。他那一輩裡最優秀的之一。」   西城謀殺案,據稱「駭人聽聞又怪誕」   星期三晚間十點,夜警隊巡警接獲報案前往麻州綜合醫院,該院護士艾格妮絲.普爾小姐被發現氣絕身亡,躺在該院後階梯上的一大灘血中。根據夜警隊的普拉特巡警表示,從死者傷口判斷,無疑是一件極其殘酷的攻擊,很可能是用切肉刀之類的大型切割工具造成。為了安全起見,警方不肯透露唯一的目擊者之身分,但普拉特巡警證實是一名年輕女性,她描述攻擊者是「像死神穿著黑色斗篷,還長了猛禽的雙翼」……

作者資料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出生於加州聖地牙哥。母親是第一代華人移民,擁有華裔血統的她從小就喜歡窩在電影院看驚悚片,因而培養出她對黑暗主題的興趣,並反映在她後來撰寫的小說中。 泰絲畢業於名校史丹佛大學,而後繼續深造,最後取得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學位,於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她繁忙的內科醫師生涯。熱愛寫作的她,結婚生子後為了照顧兩個幼兒減少工作量,並開始嘗試寫作。 一九九五年對泰絲的寫作生涯是重要的轉捩點,在經紀人的鼓勵下,泰絲把自身的醫學背景寫進小說中,結果隔年出版的《貝納德的墮落》(Harvest)大 受歡迎,讓「泰絲.格里森」這個名字首度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從此她專攻結合醫學和犯罪的醫學驚悚小說,迄今又出了十餘本書,本本暢銷,更創作出 波士頓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聯手辦案的系列小說。 然而伴隨著成名的後遺症來了,《貝納德的墮落》所描述的人體器官移植的 黑市買賣,引發「美國器官移植協調人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ransplant Coordinators)的強烈反彈,這個組織嚴厲譴責小說中的情節,威嚇作者重寫不同的版本,並施壓派拉蒙公司不要將小說拍成電影,甚至反對格里森對 『Harvest』的使用(『Harvest』一字在移植產業中,有器官移植之意)。然而泰絲卻對引發的眾多爭議不以為意。她表示︰「讀者要看醫學驚悚小 說是因為他們想知道這個產業的內幕……我不是只想寫一個故事而已,我要讓讀者看到角色的內心,從中了解他們在乎什麼、害怕失去什麼。」 除了在紐約時報排行榜上獨領風騷以外,她的小說也是英國和德國小說排行榜的常客。她的小說《漂離的伊甸》不僅入圍愛倫坡獎及麥可維提獎,並且贏得了尼洛獎 (Nero Award)的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殊榮;《The Surgeon》獲得瑞塔文學獎。媒體盛讚她的作品「心跳加快的閱讀樂趣」、「讓人提心吊膽的精采傑作」、「散文般精練的意境」、「令人心驚卻又獨闢蹊徑」,《出版人週刊》甚至封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 二○一○年泰絲再創寫作生涯高峰,她的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系列獲TNT電視台改編為影集,創下該台電視影集的最高收視紀錄,收視人口達七百六十萬,並引發熱情粉絲於網路進行同人創作。 泰絲目前全職寫作,與她的家人住在緬因州。

基本資料

作者: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春天 書系:Storytella 出版日期:2012-04-30 ISBN:9789866000225 城邦書號:A1880077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