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突破男關。做自己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你以為你的人生已經夠糟了? 那是因為你還沒看過織田紀香的故事! 現在已經是行銷公司的高階主管、人氣講師的他, 成長過程就像戲劇情節一般充滿張力與曲折, 從家境富裕優渥,到負債累累, 讓他更深刻感受到從頂端掉落底層的疼痛, 也更渴望爬回高處。 國小六年級, 從第一次發現自己想當女生的內心糾結, 到勇敢做自己的過程, 歧視、辱罵、挨揍的傷害從沒少過, 但卻也更從中找到堅持做自己的力量。 只有五專畢業的他, 看似隻永遠都翻不了身的鹹魚, 但他卻憑著一股不服輸的企圖心, 成功突破學歷及外表的逆境, 走上夢想的道路。 「勇敢做自己,很難,卻也最簡單」! 【名家推薦】 ◎嚴曉翠(利眾公關顧問公司董事長) ◎范可欽(廣告鬼才) ◎瞿友寧(知名導演)

目錄

PART1:從純樸天真,到早熟世故
‧奢華的年代
‧家道中落
‧武士刀與刀疤
‧只想平凡度日的媽媽
‧我與弟弟的矛盾與衝突
‧帶著驚恐逃離父親
‧母親眼中的最後一名
‧父親重回我們的生活

PART2:從想當女生,到想做自己
‧我想成為女生
‧被發現的危機
‧第一次穿女生制服上學
‧「你這種人應該死一死!」
‧曾想利用「變性」來逃避
‧徹底崩潰爆發
‧與老婆約法三章
‧我想當的不是女生,而是自己

PART3:從到處碰壁,到找出方向
‧「我們不接受像你這麼『特殊』的人」
‧得意忘形的年輕主管
‧眼高手低的撞牆期
‧人生的第一位貴人
‧無法面對人群
‧太太的鼓勵
‧父親的過世
‧月薪8萬,生活卻過不下去
‧第二次創業
‧生命中最完美的禮物

PART4:從黑暗谷底,到光明洞口
‧成為講師
‧當我發現,已在洞口之外
‧比起激勵,我更喜歡砥礪
‧沒有白走過的路
‧挫折來得越早越好
‧別怕跟別人不一樣

內文試閱


武士刀與刀疤

   對於父親,我其實感到害怕,但卻同時渴望得到他的關愛。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非常羨慕同學的父親會來參加家長會、羨慕他們能跟父親手拉著手回家、羨慕他們的父親會趁著假日帶全家到遊樂園玩⋯,如此簡單平凡的願望,對我來說卻難以實現。
  
   每當我回到家時,父親不是已經出門喝酒,就是喝得爛醉躺在家裡酣睡,偶爾清醒時的他,卻也不忘抱抱我、買禮物給我,就跟其他人的父親沒兩樣,因此我心裡總是抱著一絲期待,期待有一天,他能清醒地來參加我的家長會。可能這樣的期待有點多餘,但我真的很喜愛與清醒時的父親貼近,被他抱著、感受他下巴鬍渣次在臉上的觸感,溫暖得難以言喻。
  
   很不幸地,在我的記憶之中,這種與父親相處的親密時光少之又少,反之,因為他酒醉後,莫名其妙地向家人發洩、在外打架鬧事的記憶卻格外地多。
  
   有好幾個晚上,他就像是失控的瘋子一般,在大街上、廣場上、計程車上、警局裡到處亂吼,口裡操著三字經,逢人就罵,眼裡所見的人或物都可能成為他攻擊的對象。每次半夜我們搭著計程車到警局接他,已然酣睡的他,總要花費我們不少力氣,才能將他沉重的身軀扛回家,而鬧劇到此還沒落幕,待他酒醒之後,我們又得繼續對付他那幾近瘋狂的行為,這常令我們疲憊不堪。
  
   又一次,照例搭著計程車前往警局將父親接回家,這次,他竟然脫序地拿起鐵棍就往司機身上打,我們頻頻向司機道歉,好不容易才拉著發酒瘋的爸爸回到家,沒想到氣憤的司機卻串連其他同行,駕車聚集在我們家路口,準備要痛宰我父親一頓。
  
   而這一鬧,整條街的街訪鄰居都紛紛跑出來關心,母親急急忙忙下樓,不斷向被毆打的司機請求原諒,希望一切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跟著跑下樓的弟弟與我見狀都驚呆了,只有鄰居上前緊緊抱著我們說:「不要怕,你媽媽會保護你們,警察也會來保護你們,別怕!」
  
   父親還曾到學校鬧事過,再加上頻繁地搬家,國小那幾年,我幾乎都在被排擠的狀況下度過,每每好不容易挨到新的學期,換了新的班級,我才重新交到一些新的朋友。
  
   就像是在海上漂流許久的人看見浮木一般,我總是想盡辦法地緊抓這得之不易的友情。「今天放學後要不要來我家打電動」「這是最新的電動卡匣喔」「比上次那個飛機的電動還好玩一百倍」,某天下午,在我連珠砲似的說服下,幾位朋友總算點頭答應。
  
   走進家門,我很快地在客廳的電視前將電動組裝好,連同我在內,四個人一股腦兒地陷入電玩的世界當中。
  
   「快點跳,就是這邊…」、「打打打,右邊右邊…」,就在我們玩得正起勁時,平常總是不見人影的爸爸,卻突然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帶著滿身的酒氣、怒氣及一把武士刀,「吵什麼吵,沒看見老子在睡覺嗎?」吼完的同時,只見他發狠地拿武士刀朝我們砍過來,霎時間朋友們四處逃竄,驚嚇地放聲哭喊,我試圖阻止卻徒勞無功。
  
   那天,我的背後留下了一條永遠無法抹滅的刀疤,心,也跟著被劃破了,我不懂「想要一個簡單、正常的家庭」,如此平凡的願望為何這般遙不可及,為何這麼難以實現?
  
   父親酒醉後的暴力行為在我成長過程中層出不窮,除了難堪,我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因為不管我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爸爸,這些無力感夾雜著我對父愛的渴望,最後逐漸糾結成恨意。
  
   但慶幸的是,我卻也從中找到了一些活下去的理由,我知道生命的黑暗不再於外界的嚴峻,而是當我接受後,黑暗將會籠罩著我,使我以同樣的方式傷害身邊的人,因此我提醒自己「要成為更好的人,不要像父親一樣」,這樣的意志,讓我擁有了承擔許多艱難考驗的信念與堅定的意志。

  

只想平凡度日的母親


   自我有印象以來,為了負擔整個家庭開銷,從事房屋仲介的母親總是加班到很晚,她犧牲了自己的生活,將所有時間付之於工作,只為了讓我跟弟弟過得溫飽。
  
   那天,她依舊加班到半夜,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走到我們家巷子口,一陣酒酣耳熱的喧鬧聲不斷從某戶人家傳出,「不會又來了吧…」她抬頭盯著仍燈火通明的窗戶,帶著滿臉的無奈及微微怒氣自言自語。
  
   離家門越近,那股吵鬧聲也越刺耳。
   對門的張太太不知何時探出頭來,皺著眉對母親說:「陳太太,能不能麻煩妳先生小聲點,都這麼晚了,他不睡,別人也要睡啊!」
   「真的不好意思吵到你們,我會再跟他說的,對不起…對不起…」母親滿懷歉意,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
  
   打開家門,濃烈的酒臭味混合著菸味嗆得令人窒息,正與朋友們叼著牌支的父親抬眼向門口看了看,然後把嘴上的菸拿下說:「妳再去幫我們買幾瓶酒來,我們酒都喝完了。」說完又把香菸放回嘴裡,目光也轉回牌面。
  
   以往總是默默轉身出門買酒的母親,或許是再也忍無可忍了,她緊握著拳頭放聲大喊:「要買你自己去買!為了這個家你做過些什麼?不拿錢回來就算了,還每天喝酒、賭博!」屋內的空氣瞬間凝結,大家都僵在原地。
  
   父親的理智線「啪!」一聲斷了,他的臉由錯愕轉為猙獰,惱羞成怒地回吼:「幹!你這瘋女人在亂說什麼,想死是不是?」
   「我就是想死,我就是不去買,你想怎樣?」母親發瘋似地頂回去。
   這下真的把父親惹火了,只見他氣沖沖地衝進廚房,下一秒便拿出一把菜刀,想也不想就往母親身上砍去。
  
   母親嚇得躲開,但手臂上還是被劃出一條血痕,原本尷尬坐在客廳的朋友們見狀,也趕忙上前阻止,一陣慌亂中父親被架住了,母親則趁亂逃回了房間。
  
   但事情並沒有因此平息,父親還是不斷在房門外咆哮:「妳要是敢報警,我就殺了妳全家,聽到沒?」
   「好了啦,你少說兩句。」一位朋友試圖勸阻他。
   「來啦,不要生氣了,我們去別處喝。」一行人的說話聲,在鐵門關上後便被阻隔在外。
   整間房子瞬間變得好安靜,只剩母親「嗚…嗚…」的哭泣聲,聽得我整夜無法安穩入眠。
  
   誰能想像不過是為了一瓶酒,卻能如此威脅一家人的性命?母親這麼多年的隱忍,只盼望能影響父親,讓他成為一個正常且對家庭負責任的先生,但每次換來的卻是更粗暴的對待。
  
   隔天一早我走出房門,就看見母親一如往常地在廚房張羅我跟弟弟的早餐,手臂上的傷口只做了簡單的包紮,她回過頭與我的目光短暫相交,隨即又轉開視線低著頭說:「你去把弟弟叫起來,順便去刷牙洗臉再來吃早餐。」我隨便應了一聲,腦海中浮現母親浮腫的雙眼,想必她又哭了一整夜。
  
   她總是如此,不管在生活上、工作上還是父親那裡受到委屈,她都只敢在獨自一人的深夜裡,躲起來偷偷哭泣、選擇默默承受,把所有的苦都往肚子裡吞。
  
   從小家境貧困的母親,原以為遇見父親會是她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光,沒想到因為父親的不爭氣、不負責任,卻讓這場婚姻成了她噩夢的開端,即使從沒聽她抱怨過,但我隱隱也感受得到她和我一樣,每天都盼望著這場噩夢能儘早結束。
  
  

作者資料

織田紀香

本名陳禾穎的他,黎明工專機械工程科畢業,積極學習設計、企劃、行銷、管理等專業領域知識,在十多年的資歷中,接手過的專案超過300個,從一般的網站建置到整體的整合行銷等均有過。 目前擔任關鍵數位行銷公司總顧問暨行銷總監,但同時他也是一位人氣部落客,在網路上發文無數,分享自身對於行銷、市場、社群經營等專業領域的觀察及實戰經驗,受到許多網友及專業人士的好評,另外,他還是各界力邀的傑出講師,不僅曾於世新大學、台北科技大學與文化大學推廣教育中心等學校教授行銷相關課程,更經常收到PCHome、商業周刊、天下雜誌、東京著衣等許多知名企業的邀約,一年授課超過80場的他,現已是年薪百萬的當紅講師。

基本資料

作者:織田紀香 出版社:潮客風 書系:美人塾 出版日期:2014-01-17 ISBN:9789868924178 城邦書號:1EC00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1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