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轉吧!企鵝罐(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轉吧!企鵝罐(下)

  • 作者:高橋 慶
  • 出版社:繆思
  • 出版日期:2013-08-0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9折 252元
  • 書虫VIP價:23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6元

內容簡介

◆「轉吧!企鵝罐」系列精彩完結篇!跨越十六年前的殘酷詛咒,無數讀者為之落淚! ◆日本AMAZON五顆星滿分推薦!直木賞作家辻村深月深情推薦:「不只有我,還有世界上無數人,一定也有屬於自己的『企鵝罐』的故事。」! ◆「少女革命」導演幾原邦彥X新生代作家高橋慶,獻給所有人的愛的故事! 渴望愛、賜與愛、獲得愛、歸還愛-- 為了幸福,請吃下命運的果實! 十六年前,父母策畫發動了地下鐵事件,因而逃亡, 留下高倉三兄妹--冠葉、晶馬和陽毬,相依為命; 如今,為了拯救妹妹,冠葉和促成地下鐵事件的殘黨合作,踏上父母的後塵。 來自十六年前的復仇亡魂,正一步步操控高倉家走上安排好的棋局, 身為局外人的真砂子和蘋果,如何阻止這一切? 就在此時,記者揭發高倉家的真相--原來他們不是親生兄妹,是刻意的安排。 雪上加霜的是,企鵝帽女王斷然宣告:失去了「企鵝罐」,陽毬的死亡已是必然。 多年來脆弱的扮家家酒遊戲,正逐漸走向末路…… 再次向世界宣戰的渡瀨真悧能成功嗎?沒有了桃果的日記,世界真會走向毀滅嗎? 高倉三兄妹背負著父母留下的罪孽,成為未來的犧牲品, 這一場生存戰略,「企鵝罐」爭奪戰,勝利者究竟是誰? 無論是愛,還是恨,我們都要一起承擔。 【名家推薦】 「不只有我,還有世界上無數人,一定也有屬於自己的「企鵝罐」的故事。」 ──辻村深月(《使者》作者,日本直木賞作家) 「這個故事描繪一群失去愛的孩子為了生存下去而持續奮戰。」 ──藤津亮太(日本動漫評論家) 「『轉吧!企鵝罐』的主題是家庭,以及『愛是什麼的詰問』。而從一開始構思故事時,幾原老師就感受到作品與《銀河鐵道之夜》的共通性。這個故事的原點就是《銀河鐵道之夜》。」 ──伊神貴世(推理作家,「轉吧!企鵝罐」動畫編劇之一) 「這是一個消費人們情感的世界,也是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絞盡腦汁找出戰略的時代,因此才要用力大聲吶喊出自己的心情、或藉著呼喊將自己的聲音傳到另一人的心中。系列故事緊緊揪住了我的心,帶著滄桑的文字將我捲入其中,最後以極為驚人的氣勢掀起高潮。這是為了拚命在這個過於殘酷的世間活下來的人們所撰寫的故事,也是個溫暖的故事。」 「《轉吧!企鵝罐》下冊和原作動畫有些不同,但對我而言更加有趣。看動畫時我不知不覺哭了,這次讀到最後也痛哭出聲。如同故事所說的,無論何種情感,只要傾訴出來時都『彼此承擔與分享』,所給予的愛就不曾消失,最後都會滲透到對方身上。」 「無論讀多少次都會哭。渴望愛、賜與愛、獲得愛、歸還愛,『愛』在這些行為之中輪迴不止。小說細細地描繪了這一切,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著命運的果實。」 「這是一個守護所愛之人的故事。無論做為家人、或只有一人獨自奮戰,這些層層交疊的思念彼此揉合糾纏。雖然已經看過動畫了,但讀完後,我好想再看一次。」 「讀完下冊了,這完全是個主旨為『愛』的故事,上冊還很隱晦,中冊逐漸撥雲見日,最後一集終於真切地感受到了。」

內文試閱


  八年前的冬天,那時的我經常待在父親的工作地方——位於某公寓大樓一室的事務所。雙親總是很忙碌,留在家裡的話就得長時間一個人看家。這是我去那裡的理由,但就算在事務所裡,大半時間我也一樣孤獨。

  雖稱做「事務所」,現在回想起來,那裡應是雙親所屬組織用來集會的房間吧。我總是一臉無趣地望著站在穿了相同工作服的大人們中間,有如小學朝會的校長一樣發表冗長演講的父親。

  「那一天,我們的神聖火焰將這個錯誤的世界淨化了一部分。但是我們的大志尚未達成。社會把我們打壓成犯罪者。自從那天以來,許多同志被不當剝奪自由。但是,這樣仍無法消除我們胸中的火炬之光。現在是蟄伏的時刻。改換名字也只是為了蒙騙卑劣的當局。我們必須朝向下個神聖之日莊嚴肅穆地默默準備。和平!」父親比出和平手勢作結,聆聽演講的大人們也紛紛比出和平手勢。

  對我而言,用手比出的和平手勢是父親工作處常見的信號。那時的我並不懂那與大家拍照時的「V」字手勢,或猜拳時比出的「剪刀」有何差異。

  在事務所裡,偶爾也會遇見跟我年紀相若的孩子。是一對有著相似的銳利眼神的兄妹。他們兩人穿著剪裁高級的衣服,行為總是端莊有禮,即使冗長演說也不會顯露不耐煩表情。 「你要去哪?」

  兄妹中的妹妹見到我套上放在角落椅子上的羽絨外套,脖子纏上圍巾,便出聲問道。聲音宏亮而清麗。

  「你不聽演講嗎?」捲髮女孩責怪吞吞吐吐回答不出的我。

  「聽膩了吧?」兄妹中的哥哥抓著鮮紅蘋果在手上耍弄,漠不關心地說。

  「可是下一場演講很重要,待會就輪到我們的父親大人了呀。」女孩向男孩抗議,男孩只瞄了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我一語不發,悄悄換上運動鞋,打開門,離開事務所。

  刺骨寒風襲來,我不禁縮起肩膀。事實上,跟著父親來這裡工作,成天只能等待已讓我厭煩透頂。我從事務所順手拿了顆蘋果放入口袋,但老實講,我並不特別喜歡蘋果。

  整棟公寓空蕩蕩的,我環顧呈現「口」字形的走廊,漫無目標地前進。取出口袋裡的蘋果端詳,蘋果鮮紅而豔麗,在冬季薄霧茫茫的世界裡,宛如寶石一般光輝璀璨。

  我靠在欄杆上,用手掌耍弄蘋果,觀察大樓的天井構造。頭上可見被切割成方形的冬日天空,底下則有同樣方形的枯乾雜草叢生。

  我在下一層樓「口」字的角落見到一道人影。一團小小的黑影蹲在那裡。

  將蘋果塞回口袋,我帶著說不定能遇見玩伴的輕鬆心情下樓。但看到抓著欄杆,蹲坐在地的女孩模樣後,我卻開始猶豫要不要開口。 明明是寒冬,長髮女孩卻只穿了一件長袖羊毛針織小洋裝,腳上穿著甲板鞋。洋裝跟鞋子都髒兮兮的,女孩本身看起來也呆滯沒精神。

  她手裡拖著一隻大型桃紅色熊布偶。

  「妳住在這裡嗎?」那時,我已不再是因為無聊才對她搭訕,而是因為我擔心起女孩子的境遇來了。

  她猛然睜大眼睛,一副驚愕表情。

  「妳在這裡做什麼?」至少看起來不像愉快玩耍。如果她迷路了,得跟爸爸說這件事才行。

  「我在等媽媽。」女孩子停了半晌才細聲回答。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果然是迷路的小孩嗎?

  「一直。」語調平板,欠缺抑揚頓挫。

  「一直?什麼意思?」是從剛剛開始「一直」在等,還是從今天起「一直」?但從女孩子的髒衣服觀察起來,總讓人想像她早就等了無止境的漫長時間,令人有些害怕。

  「不曉得。」女孩子睜大眼,歪著頭說。

  「要一起玩嗎?」

  女孩子搖頭。

  「我在等媽媽。」但她回答這句話的表情卻顯得十分痛苦。

  「妳不冷嗎?」就連穿著羽絨外套的我,都覺得被冷冽空氣鑽入褲縫或臉頰等部位很刺痛呢。

  女孩子沉默不語,就只是低著頭,不斷呼出白色氣息。

  想必很冷吧。我取下脖子上的鮮明藍黃色條紋圍巾,在她身邊蹲下,圍在她的脖子上。

  「借妳用。」

  女孩子神情驚訝。她什麼也沒說,只瞪大了眼看我,用她的小手確認圍巾觸感。

  「要吃蘋果嗎?」我在女孩子身邊坐下,從口袋裡掏出蘋果。

  「不用了。媽媽說不可以拿不認識的人的東西。」

  的確,爸媽也警告過我不可以跟陌生人一起走,不可以拿陌生人給的東西。但同樣是小孩子的話,應該用不著顧忌那麼多吧?現在想來很可笑,那時的我,總覺得小孩子不該算進陌生人裡。我認為這些叮嚀主要是為了防止小孩被壞心眼的大人欺騙,但就算是小孩,不認識的還是不認識啊。

  「對了,妳聽過這世界最初的男女的故事嗎?」熬不過沉默,我開始說起前陣子聽過的故事。

  「沒聽過。」回答得很淡然。

  「他們一起吃下命運的果實喔。」

  「我的人生裡什麼果實也沒有。」說完,女孩子站起,取下纏繞在脖子上的圍巾,塞還給我。接著抱起小熊布偶,一溜煙地奔離。她的飄逸長髮掀起了一陣小旋風。

  我兩手各自拿著被她揉成一團的圍巾和蘋果,愣愣地站在原地,又回到那個閒得發慌的我。

  下次去公寓的日子,我在羽絨外套的口袋裡藏了兩顆巧克力零嘴。這次我是刻意去尋找女孩。

  「妳在做什麼?」

  她蹲在設置於這棟公寓地下室,供居民使用的大型垃圾箱旁。穿著跟幾天前一樣的衣服,依然一副寒冷模樣。

  「貓。」她戰戰兢兢地看著我,輕聲回答。

  「是妳的貓嗎?」我問,並走到女孩身邊。

  少女搖搖頭,低頭注視小箱子,裡頭有隻非常幼小、肢體柔軟的虎斑貓正冷得發抖。

  「為什麼牠會在這裡?」

  「因為牠是沒人要的孩子。」女孩以幾乎不成聲音的細小聲音回答。

  「明明這麼可愛啊。來,來這邊。」我伸出凍僵的手掌,小貓露出警戒態度,縮起身體,逃到箱子角落。

  「牠一開始或許還很受人疼愛吧。但等『可愛』被消費殆盡後就被拋棄了。」

  女孩的話令我驚訝,我轉頭看了她的側臉。但大部分被長髮所遮掩,只見到睫毛和鼻頭。

  「啊,對了。我去拿牛奶來好了。」我這麼說是為了小貓好。至少我的用意是如此。

  「不可以。你沒辦法養牠吧?」

  「咦?嗯……」陡然間,覺得自己草率而不負責任的孩子氣發言很可恥。

  「沒被選上,就意味著死亡。」女孩極度冷靜地說。從她的聲音或態度看不出她是否感到悲傷。

  被消費殆盡,於是被捨棄。沒被選上,所以死亡。

  她說她在等候母親,不知這句話代表了什麼?真如字面意義在等候母親嗎?在這嚴寒的天氣裡,她孤單一人,在公寓裡漫無目的地遊蕩,身上只穿著一件直筒小洋裝。

  「但是,牠還活著啊。」我低聲說道。

  聽到我的反駁,女孩似乎覺得很意外。她的表情看起來似乎也有點生氣。但是,小貓的嬌小身軀仍釋放著溫熱,而肢體的動靜也引來她的注目。至少現在,這隻小貓仍活在我們的面前。

  我從垃圾場撿來紙箱,在公寓後門旁製作了小貓的新家。設置了屋頂,裡面也鋪上廢棄毛巾。接著我將脖子上的圍巾揉成一團當作床鋪,小貓不安地進入小屋裡,蜷縮身體,變得像顆小球一樣。

  我回事務所從冰箱拿了一點牛奶倒進小碟子裡,跟女孩一起餵食小貓。

  「不知道牠會不會喝。」女孩有點擔心,我說:「牠肚子一定很餓了。」說完,將碟子放在箱子前。

  我們兩人蹲著仔細觀察,小貓帶著警戒走近盤子,鼻頭微顫,開始舔起牛奶。不斷以小小舌頭撈起牛奶。

  「在喝了。」

  「找到飼主以前,就由我們來照顧牠吧。我會去找的。」我們沒辦法飼養小貓,但我無法棄小貓於不顧,所以一定要幫牠找到飼主。這樣的話,就算對牠報以溫情應該也不算有罪吧。

  「嗯。」

  直到這時,我才總算見到女孩顯露出柔和表情。我由衷覺得高興。

  之後,我們兩人一起吃我羽絨外套口袋裡的巧克力零嘴,邊看著填飽了肚子,窩在條紋毛巾上睡著的小貓。

  「好可愛。」我說,女孩靜靜點頭。

  嘴裡含著巧克力,女孩紅通通的臉頰顯得有些鼓鼓的。

  從那天起,為了跟女孩與小貓見面,我天天來事務所。我總是在羽絨外套的口袋裡藏了點零嘴,迫不及待想跟她們玩耍。

  一開始很怕生,不肯讓人碰觸的小貓也漸漸接納我們,願意讓我們撫摸牠的頭或背部。

  「好軟喔。」女孩的話一向不多,但看得出她的表情愈來愈開朗。「小貓好溫暖喔。」

  「對了,我從家裡帶了緞帶來,可以綁在牠的脖子上當裝飾。」我從廚房抽屜拿了幾條從包裝上拆下的緞帶塞進口袋裡。

  有的是用在西式糕點的、酒紅底色燙金字緞帶,有的則是繫在某次生日或聖誕節禮物上的水藍色及粉紅色緞帶。

  「好漂亮。」女孩子陶醉地望著這些,輕聲讚嘆。

  「哪一條比較合適?」我將這幾條緞帶陳列在女孩面前問道。

  她沒回答,但眼睛盯著當中一條顏色鮮艷且細長的粉紅緞帶。

  「喜歡粉紅色嗎?」

  女孩點點頭。

  脖子繫上粉紅緞帶的小貓,雖然有點感冒症狀,仍平安順利地成長了。我買了貓罐頭,將之搗得碎碎的,方便小貓食用。小貓一見到我們接近,立刻會喉嚨發出呼嚕呼嚕聲跑過來迎接我們。


  「希望有人肯收養牠啊。」

  女孩很寶貝地抱著身軀嬌小、體溫偏高的小貓說。與一開始相比,女孩給我的印象逐漸有所變化。她是個個性溫柔又愛照顧人,喜歡可愛的事物,笑起來惹人憐愛的女孩。

  由於顏色黯淡的小洋裝或冰冷空氣的緣故,她的臉色看起來不佳,但閃亮亮的大眼睛有如天然寶石般輝映。

  「我也去學校裡問過了,可惜一直沒找到肯收養的人。」我帶著歉意回答。

  「這樣啊……」

  少女的年紀無疑地比我還小,但有時會顯露出異常沉穩的態度,甚至給人冷漠之感。不知道少女這種彷彿放棄一切的氣氛是否跟她在等候的母親有關。但是,當時年齡尚小的我不敢更進一步地問她家庭的事。就跟出自一時溫情理睬養不起的小貓一樣,對於思慮不周,也無能為力的小孩而言,這件事終究無可奈何。

  我只是個一事無成的人。

  我們把紙箱小屋放在公寓後門附近。選這裡是為了盡可能不想被其他人發現。我和陽毬不怕髒地躺在地上,頭枕著紙箱,看著在我們臉旁繞來繞去,時而聞聞鼻頭氣味,時而窩在我們胸口的小貓。

  「名字要取什麼?」有一天我想到這個問題。我們向來都只用「喵」、「嘿」、「喂」或「貓貓」來稱呼牠,但就算有一天總是要送養,現在給牠取個綽號也無妨。

  「名字?」女孩拿著我摘來的狗尾草逗弄小貓,一邊思考。不久,她放下狗尾草,溫柔抱起玩得很興奮的小貓。

  「這孩子很溫暖,就像太陽一樣。有陽光的味道。」女孩的臉頰在小貓身上蹭呀蹭的。

  「對了,妳的名字是?」這件事很重要,我卻一直不敢問。現在總算有機會了。

  「陽毬。陽光普照的陽毬。」陽毬有點靦腆地微笑。

  「哇——好棒的名字呢。那就取跟妳有關的名字吧!叫這孩子『太陽』如何?呃,好像有點糟……」不由得對自己缺乏美感的命名露出苦笑。

  「Sun Sun。」

  由於太小聲,我差點漏聽。

  「Sun Sun?英語名字嗎。真不錯,就這麼決定了!」我邊說邊摸摸陽毬抱著的Sun Sun的小頭。Sun Sun很舒服地閉上眼。

  陽毬猛然轉頭看我,嘴角勾著笑意的臉頰逐漸飛紅。接著,低頭凝望在她胸口打起呼來的小貓,咕噥一聲:「Sun Sun。」

  那天,我照常去了有陽毬和Sun Sun的公寓。

  雪自一早便紛紛落下,替見慣的街景畫上純白,吸收了所有聲音,靜靜地堆積起來。

  不知道陽毬是否感冒了。即使如此嚴寒的天氣,她也是在外頭等母親嗎。就算不敢深入探問她的隱情,總是冷得打哆嗦、蒼白瘦弱的陽毬比小貓更教人擔心。但是,如果詳細打探關於服裝或家人的事,總覺得陽毬好像會從我眼前消失不見。

  我只是個孩子。

  陽毬今天也是抓著欄杆,坐在口字形走廊的角落。

  「陽毬。」

  抬頭望著天,似乎在欣賞飄雪的陽毬開心地回頭。她的衣服也一如往常,只穿了一件髒髒的小洋裝。

  我們一如往常結伴走向Sun Sun的紙箱小屋。

  紙箱小屋的屋頂上堆了一層薄薄的雪。圍巾鋪成的床裡沒有看到小貓的身影。

  我們翻遍了這附近,就是沒看見Sun Sun。

  「紙箱濕掉了。」陽毬不安地摸摸圍巾鋪成的床。

  「或許是躲到較不冷的地方了。」

  我們立刻想起Sun Sun原本生活的地下垃圾場。那裡有許多可躲之處,室內空氣較不流通,至少比這裡暖和多了。

  我跟陽毬互看一眼,朝往地下室前去。

  我們抵達垃圾場時,聽到垃圾車的轟隆引擎聲正在運作。

  「啊!」垃圾車後方的迴轉板正連同Sun Sun被捨棄時住的小箱子一起捲入。垃圾場已被清得一乾二淨。

  我想起在學校裡學過的清理垃圾程序。

  按下按鈕,轉動迴轉板,將垃圾壓扁,擠進垃圾車中。垃圾車前往焚化廠,將垃圾燒掉。

  「等等!」我趕緊追在垃圾車背後奔出。

  車子從地下登上積雪道路,速度愈來愈快。

  「等等啊!」一口氣吸入太多冰冷空氣,胸腔刺痛。我全力奔馳,感到雪花打在額頭上又融化,冷卻了皮膚。

  用手撥掉落在睫毛上的雪花,我不斷追逐。在寧靜的街道上,我只聽見垃圾車的引擎聲和自己的劇烈喘息。

  不久,車子成了一個小點,消失在雪白景色之中。

  我咳個不停,肩膀劇烈起伏,雙手撐在兩邊膝蓋上調整呼吸。垃圾車的黑色胎痕從我腳邊一直延伸到彼方。

  回到公寓,見到陽毬低頭站在地下停車場的出入口前方。

  「抱歉。」提議照顧小貓的人是我。只不過卻遲遲找不到收養者。也許因為我在心中偷偷期望著能永遠和陽毬一起飼養小貓,所以才找不到飼主吧。

  一瞬之間,眼角泛起淚光。

  「不是小晶害的。」陽毬平靜地說。天氣這麼冷,她卻像是忘了顫抖。「那孩子只是沒被選上而已。」

  「咦?」

  我抬起頭,正凝視著我的陽毬露出與剛相遇時相同,看不出是開心或悲傷的表情,但眼淚簌簌地流個不停。

  雖然很想對她說:別哭,別露出那種表情,但我還是說不出口。因為結果而言,不論我還是陽毬,都拯救不了Sun Sun。

  「這個世界只分成中選者和落選者。沒被選上的,就意味著死亡。」陽毬以哽咽沙啞的聲音述說,白色氣息也隨之朦朧擴展開來。

  這天以後,陽毬就從公寓消失了。

  我到處尋找陽毬。Sun Sun說不定也只是躲在某處,也有可能被領養了。雖然這只是不足慰藉的渺茫希望,但我還是想讓陽毬知道這件事。

  況且,就算那輛垃圾車真的帶走了Sun Sun,我也完全不後悔和陽毬一起照顧過那隻小貓。我很悲傷,但我不認為這件事是多餘的。

  到處都找不到陽毬。

  孤單的我想丟棄紙箱小屋,把臉伸進裡面探視時,我發現有張小小折疊好的白色紙條放在那裡。我連忙打開,是陽毬留給我的信。

  「爸爸,什麼是小孩焚化爐?」

  從事務所窗戶望著窗外雪景的父親一臉驚詫地回頭。

  「那是什麼?」我加強語氣,又問了一次。

  「那是被社會認定成沒人要的小孩被送往的場所。就連我們也撼動不了那裡,拯救不了那些小孩。那是個生鏽、封閉的世界。」父親低聲、冷靜,又帶點沉痛地訴說。

  「被送去那裡的孩子會怎樣?」

  「變成透明。」

  「什麼意思?」

  「他們將一事無成。」

  由表情和語氣看來,我立刻理解了父親刻意避開重點。他是覺得我只是個孩子吧。

  「那意味著死亡嗎?」我緊握著羽絨外套口袋裡的陽毬的信。

  「為什麼?」

  父親的視線回到窗外。

  「就算在此一瞬間,也有大量孩子們被變成透明。對這件事坐視不管的世界錯了!所以我們要淨化世界,將之奪回。」

  父親的話幾乎傳不進我耳裡,回過神來,我已拔足奔出。

  陽毬給我的信字跡稚拙,幾乎全以平假名寫成,角落被雪水沾濕。扭曲的文字彷彿是被陽毬的淚水沾濕。

  「小晶,謝謝你這段日子陪我。再見了。我要去小孩焚化爐。當初你主動找我攀談時,其實我非常非常高興。雖然媽媽終究沒有回來,那天之後我決定等候小晶。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寂寞。

  甚至覺得等待不是件苦差事。

  我跟小晶與Sun Sun在一起的時候,就好像是一家人,我真的很開心。所以這條圍巾就讓我當成紀念帶走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忘記。跟小晶相遇的回憶,是我的寶物。因此,我再也不怕了。就算變得透明,也沒有人能消除這些寶物。就像被丟進暖爐裡的小錫兵(註:出自安徒生童話《勇敢的小錫兵》)的心臟一樣,不管變得多小,也不會消失不見。所以我很幸福,因為這個世上有人記得我存在過的事實。

  我其實聽過關於世上最初的男女的故事。他們兩人最後受到了懲罰。因為活著本身就是種懲罰。即使受罰我也不怕,我想跟小晶在一起。可以的話,我好想被選擇啊。」

  關於小孩焚化爐位在何方,去那裡是多麼嚴重的事,我仍未有實際感受。但不管如何,只要陽毬一去那裡,將會變得一事無成地消失。這麼一來,我與她將再也沒機會見面了。

  老實說,我對於他人的死亡也沒有實際感受。但一想到如果因此再也沒機會交談,再也見不到她含蓄的笑容,她那頭長髮和白皙的肌膚,以及冷得發抖的身影將要從這個世界抹消,我就痛苦難耐。

  我不顧一切飛馳,雪花落在我的運動鞋上,很快就溶解,把鞋子跟襪子都沾濕了。兩腳冰寒徹骨,在不停的奔跑途中,冰冷化成了劇痛,不久,就什麼也感受不到了。

  拚命驅策化為冰棒的兩隻腳,我漫無目的地不斷奔馳。我一心一意想幫助陽毬,想將把我當成家人般敬愛的她帶回來。

  我想奪回的不是世界,而是陽毬。

  覺得口袋裡的零嘴很好吃、嫌下雪很冷很困擾、但還是覺得玩雪很有趣、失去了Sun Sun的哀傷……我想和陽毬一同分享的事情仍多得數不清。

  我們像家人般一起度過,並不是為了讓陽毬放棄活下去。而是為了讓陽毬知道還有人思念著她,願意對她伸出援手。我一定要對她伸出這隻手。為了陽毬和Sun Sun,也為了我自己。

  被積了厚厚一層的雪地絆住雙腳,我嚐到自己似乎快被暴風雪吹走的感受。此時,不知為何我確信起我自己不管陽毬在哪都絕對知道。當我在暴風雪中抓住門把的瞬間,我下定決心。

  我要選擇陽毬。無論如何都要這麼做。

作者資料

高橋 慶

日本新生代作家,10月15日在東京出生,首度與幾原邦彥合作撰寫《轉吧!企鵝罐》。 個人網站:kei.web.wox.cc/

基本資料

作者:高橋 慶 譯者:林哲逸 出版社:繆思 書系:奇幻館 出版日期:2013-08-08 ISBN:9789866026560 城邦書號:A020003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