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樂園套書(上下冊)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 出道二十周年,回歸自我的溫柔鉅獻! 【2007年獲獎記錄】 ★日本達文西雜誌年度第二名! ★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第八名! ★週刊文春傑作推理小說Best 10第二名! 困頓人世中,只要還有一點溫暖,就是樂園存在的地方。 我願排除萬惡,只為給你一座樂園,那怕只是一瞬間。 為了得到幸福,誰有權決定誰來付出,誰來犧牲? 動手弒女的兇手,也可以是保護愛女的慈愛父母? 所謂家人,就是要概括承受對方的一切惡行嗎? 當傷害、破壞、憎恨,即將毀損凡人一方小小的樂土時,我們如何做出選擇? 《模仿犯》記者前畑滋子,沉寂九年之後,再度出手揭開人性封印! 歷經慘絕人寰、震驚社會的「模仿犯」事件之後,長達九年的時間裡,記者前畑滋子一直活在無止境的的衝擊和陰影之中,無法面對自己,和工作。某日,一名剛遭受喪子之痛的母親萩谷敏子帶著獨子阿等生前所繪的遺作現身眼前,再度燃起她想追求真相的欲望! 失蹤的少女為何陳屍在自家的地板之下? 因特殊能力而屢受老師和同學排擠欺凌的少年,為何慘遭事故? 從某幢神秘住家二樓丟下來的紙條,隱藏著何種秘密? 且看前畑滋子如何克服心中障礙、抽絲剝繭,為所有不幸者,也為自己,指出哪裡是「樂園」所在! 【內容簡介】 「模仿犯」事件過了九年,再度執筆的前畑滋子,接下一位剛歷經喪子之痛的女性荻谷敏子委託,開始調查他那「具有超能力的獨生子」遺留下來的圖畫中,所隱含的謎題。 因交通事故而死亡的12歲少年荻谷等,生前是一位小小畫家。擁有令人驚豔的繪畫天分。然而同樣出自這個小天才手中的另一些畫作,卻是拙劣到連幼稚園生都比不過的程度。而其中一幅拙劣的畫作,竟然與他死後一個月後才被媒體報導的殺人事件有許多不謀而合的地方!認為阿等具有預知能力的荻谷女士以想要理解阿等的心情、帶著阿等的畫作與前畑碰面。 另一方面,十六年前失蹤的少女土井崎茜,原來是被雙親親手結束其生命,並埋家裡的地板下。那棟屋頂上有隻蝙輻造型風向儀的房子,住著土井崎茜的爸爸媽媽及妹妹,一家三口和樂地在這裡渡過十六年的歲月。直到一把無名火燒掉房子,土井崎夫婦自知無法再隱瞞祕密而向警方自首為止。 活在母親哀思中的超能力少年。被父母刻意遺忘的不良少女。看似兩條平行線,因為一幅「不太正常」的畫作而有了交集。然而隨著前畑的追查,漸漸揭露出隱藏在土井崎夫婦背後晦暗的過去似乎還有更大的祕密存在…小茜真正的死因,透露於少年的另一幅畫中! 「能夠回憶的,我都想回憶;就算已是事過境遷…我還想繼續回憶阿等的事,我永遠都無法停止」---荻谷敏子 「我想知道那棟房子知道的一切。土井崎家為什麼選擇那樣的人生?為什麼可以堅守祕密直至時效已過?為什麼荻谷等知道這一切呢?我想知道,我想解開謎底。」---前畑滋子

導讀

宮部美幸的推理文學世界  ◎文/傳博(文藝評論家)

日本當代國民作家宮部美幸

  近年來在日本的雜誌上,偶爾會看到尊稱宮部美幸為國民作家。怎樣才能榮獲這個名譽呢?好像沒有確切的答案,然而綜觀過去被尊稱為國民作家的作家生涯便不難看出國民作家的共同特徵。
  明治維新(一八六八年)一百多年以來,被尊稱為國民作家的為數不多,夏目漱石和吉川英治是最早期的國民作家。夏目漱石是純文學大師,其作品具大眾性,一九一六年逝世至今,已歷九十年,其作品在書店仍然可見,代表作有《我是貓》、《少爺》等等。吉川英治是大眾文學大師,其作品有濃厚的思想性,對二次大戰戰敗的日本國民發揮了鼓舞的作用,其著作等身,代表作有《宮本武藏》、《新.平家物語》等等。

  屬於戰後世代的國民作家有松本清張和司馬遼太郎。松本清張是社會派推理文學大師,其寫作範圍十分廣泛,除了推理小說之外,對日本古代史研究、挖掘昭和史等,留下不可磨滅的貢獻。司馬遼太郎是歷史文學大師,早期創作時代小說,之後撰寫歷史小說和文化論。這兩位作家的共同特徵是,著作豐富、作品領域廣泛、質與量兼俱。他們的思想對一九六○年代後的日本文化發揮了影響力。

  上述四位之外,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時代小說大師山本周五郎,以及文學史上創作量最多、男女老少人人喜愛的赤川次郎也榮獲國民作家的尊稱。

  綜觀以上的國民作家,其必備條件似乎是著作豐富、多傑作;作品具藝術性、思想性、社會性、娛樂性、普遍性;讀者不分男女,長期受到廣泛的老、中、青、少、勞動者以及知識份子的閱讀。

  宮部美幸出道至今未滿二十年,共出版了四十三部作品,包括四十萬字以上的巨篇八部、長篇二十四部、中篇集四部、短篇集十三部,非小說類有繪本兩冊、隨筆一冊、對談集一冊。以平均每年出版兩冊的數量來說,在日本並非多產作家,但是令人佩服的是,其寫作題材廣泛、多樣,品質又高,幾乎沒有失敗之作。所獲得的文學獎與同世代作家相較,名列第一,該得的獎都拿光了。質的成功與量成比例,是宮部美幸文學的最大武器,也是獲得國民作家之稱的最大因素。

  宮部美幸,本名矢部美幸,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於東京都江東區深川。東京都立墨田川高中畢業之後,到速記學校學習速記,並在法律事務所上班,負責速記,吸收了很多法律知識。一九八四年四月起在講談社主辦的娛樂小說教室學習創作。

  一九八七年,〈吾家鄰人的犯罪〉獲第二十六屆《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鎌鼬〉獲第十二屆歷史文學獎佳作。一位新人,同年以不同領域的作品獲得兩種徵文比賽獎項實為罕見。

  前者是透過一名少年的觀點,以幽默輕鬆的筆調記述和舅舅、妹妹三人綁架小狗的計劃所引發的意外事件,是一篇以意外收場取勝的青春推理佳作,文風具有赤川次郎的味道。後者是以德川幕府時代的江戶(今之東京)為時空背景的時代推理小說。故事記述一名少女追查試刀殺人的兇手之經過,全篇洋溢懸疑、冒險的氣氛。

  要認識一位作家的本質,最好的方法就是閱讀其全部的作品。當其著作豐厚,無暇全部閱讀時,則是先閱讀其處女作,因為作家的原點就在處女作。以宮部美幸為例,其作品裡的偵探,不管是系列偵探或個案偵探,很少是職業偵探,大多是基於好奇心欲知發生在自己周遭的事件真相,而做起偵探的非職業偵探,這些主角在推理小說是少年,在時代小說則是少女。其文體幽默輕鬆,故事收場不陰冷而十分溫馨,這些特徵在其雙線處女作之中已明顯呈現。

  繼處女作之後的作品路線,即須視該作家的思惟了;有的一生堅持一條主線,不改作風,只追求同一主題,日本的推理小說家大多屬於這種單線作家———解謎、冷硬、懸疑、冒險、犯罪等各有專職作家。

  另一種作家就不單純了,嘗試各種領域的小說,屬於這種複線型的推理作家不多,宮部美幸即是罕見的複線型全方位推理作家。她發表不同領域的處女作———推理小說和時代小說———同時獲得肯定,登龍推理文壇之後,此雙線成為宮部美幸的創作主軸。

  一九八九年,宮部美幸以《魔術的耳語》獲得第二屆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拓寬了創作路線,由此確立推理作家的地位,並成為暢銷作家。 宮部美幸作品的三大系統

  要完整歸類全方位作家宮部美幸的作品實非易事,然其作品主題是推理則毋庸置疑。筆者綜合故事的時空背景以及現實與非現實的題材,將它分為三大系統。第一類為推理小說,第二類時代小說,第三類奇幻小說,而每系統可再依其內容細分為幾種系列。

一、推理小說系統的作品

  宮部美幸的出道與新本格派的崛起(一九八七年)是同一時期,其早期的作品可能受到此影響之外,文體、人物設定、作品架構等,可就是受到赤川次郎的影響了。所以她早期的推理小說大多屬於青春解謎的推理小說;許多短篇沒有陰險的殺人事件登場,大多是以日常生活中的家庭糾紛為主題,屬於日常之謎系列的推理小說不少。屬於本系列的有:
◎《吾家鄰人的犯罪》
◎《完美的藍———阿正事件簿之一》
◎《阿正當家———阿正事件簿之二》
◎《這一夜,誰能安睡?》
◎《少年島崎不思議事件簿》
◎《無止境的殺人》
◎《繼父》
◎《寂寞獵人》
◎《誰?》
◎《無名毒》
◎《地下街之雨》
◎《人質卡濃》

  以上可歸類為解謎推理小說,而從文體和重要登場人物等來歸類則是屬於幽默推理、青春推理為多。

  以下九部的題材、內容比較嚴肅,犯罪規模大,呈現作者的社會意識。有懸疑推理、有社會派推理、有報導文體的犯罪小說:
◎《魔術的耳語》
◎《Level 7》
◎《獵捕史奈克》
◎《火車》
◎《理由》
◎《模倣犯》
◎《R.P.G》
◎《東京下町殺人暮色》
◎《不必回信》

二、時代小說系統的作品

  時代小說是與現代小說和推理小說鼎足而立的三大大眾文學。凡是以明治維新之前為時代背景的小說,總稱為時代小說或歷史.時代小說。

  時代小說視其題材、登場人物、主題等再細分為市井、人情、股旅(以浪子的流浪為主題)、劍豪、歷史(以歷史上的實際人物為主題)、忍法(以特殊工夫的武鬥為主題)、捕物等小說。

  捕物小說又稱捕物帳、捕物帖、捕者帳等,近年推理小說的範疇不斷擴大,將捕物小說稱為時代推理小說,歸為推理小說的子領域之一。捕物小說的創作形式是日本獨有,其起源比日本推理小說早六年。一九一七年,岡本綺堂(劇作家、劇評家、小說家)發表《半七捕物帳》的首篇作的〈阿文的魂魄〉,是公認的捕物小說的原點。

  據作者回憶,執筆《半七捕物帳》的動機是要塑造日本的福爾摩斯———半七,同時欲將故事背景的江戶的人情和風物以小說形式留給後世。之後,很多作家模倣《半七捕物帳》的形式,創作了很多捕物小說。

  由此可知,捕物小說與推理小說的不同之處是以江戶的人情、風物為經,謎團、推理為緯而構成的小說。因此,捕物小說分為以人情、風物為主,與謎團、推理取勝的兩個系統。前者的代表作是野村胡堂的《錢形平次捕物帳》,後者即以《半七捕物帳》為代表。

  宮部美幸的時代小說有十一部,大多屬於以人情、風物取勝的捕物小說:
◎《本所深川詭怪傳說》
◎《幻色江戶曆》
◎《最初物語》
◎《顫動的岩石———通靈阿初捕物控1》
◎《天狗風———通靈阿初捕物控2》
◎《糊塗蟲》
◎《終日》
以上都是屬於時代推理小說。案發地點都在深川,但是每系列各具特色,有以風情詩取勝,也有以人際關係取勝,也有怪異現象取勝,作者實為用心良苦。

  宮部美幸另有不同風格的時代小說:
◎《扮鬼臉》
◎《怪》
◎《鎌鼬》
◎《寬恕箱》
◎《整天》
◎《孤宿之人》

三、奇幻小說系統的作品

  史蒂芬.金的恐怖小說和奇幻小說《哈利波特》成為世界暢銷書後,原處於日本大眾文學邊緣的奇幻小說獲得成長發展的機會,漸漸確立了其獨立地位,而宮部美幸的奇幻小說就是在這欣欣向榮的機運中誕生的。她的奇幻作品的特徵是超越領域與推理小說結合,包含:
◎《龍眠》
◎《十字火焰》
◎《蒲生邸事件》
◎《勇者物語—Brave Story》
◎《鴿笛草》
◎《偽夢1》
◎《偽夢2》
◎《ICO———霧之城》

  如此將宮部美幸自一九八六年出道以來,一直到二○○五年底所出版的作品,歸類為三系統後,再按時序排列,便很容易看出作者二十年來的創作軌跡,也可預見今後的創作方向。請讀者欣賞現代,期待未來。

內文試閱

  話說一個星期前。

   某家雜誌社打電話給在這家「諾亞出版有限公司」上班的前畑滋子。對方姓田口,是年紀比滋子稍小的一名編輯。兩人以前就認識,在滋子重回職場後又恢復往來,不過也只是偶爾打聲招呼的關係,沒有太深的交情。就這個業界而言,彼此知道聯絡方式卻沒有業務往來,算是很平常的。

  「有件事想拜託妳,不是我們雜誌社的業務……嗯……應該也算是吧?」

  說是希望滋子能和某人見面聽聽對方的故事。

  「你的意思是說要我做個採訪嗎?」

  「這個嘛很難說明清楚……」田口似笑非笑地說。「硬要說的話,也算是吧。總之我們雜誌社不能做什麼,於是想到或許前畑小姐能夠幫上那個人也說不定。」

  他說對方是因某起事件而來。

  滋子從事文字報導的經歷很長,多半寫的都是適合女性記者採訪的家庭、教育、流行、旅遊等題材的報導。她最擅長的是職業主題,走遍全國各地採訪傳統工匠的系列報導連自己都覺得很滿意,甚至有人建議她出書。

  當初如果聽從建議,現在的滋子說不定除了那本書,還會有其他幾本小作問世。而不管是否會被冠上報導文學作家的名號或是書暢銷與否,至少在業界還算是「工作穩定的文字工作者」,擁有一定的成績,頗受到信任吧。

  可惜這樣的進程只因九年前牽扯到一個案子而整個變調。

  沒錯,「只因牽扯到一個案子」。然而那件以女性為目標的連續綁架殺人案,犧牲者十指不能勝數。太多的生命被剝奪,也深深地傷害了倖存者的心靈。滋子和這個事件糾葛太深,一下子站在被害者、一下子站在殺人犯、最後又轉為告發人的立場,雖然能夠親眼目睹整起事件畫上句點,但相對地也承受了難以恢復的打擊。

  會變成那樣的結果,不能怪任何人,問題出在自己過於輕率、準備不足、行動不夠謹慎。滋子自己很清楚,這件事不能責怪別人,只能怪罪自己。

  除了法院要求出庭作證外,滋子是不會主動旁聽公審的。不知道是幸或不幸,滋子出庭的那一天,因為被告一開始就瘋言亂語,法官只好命令他退庭。儘管如此,滋子依然意識到被告席的空位,使得發言的過程中,好幾次痛苦地想要嘔吐,雙腳顫抖,幾乎都快站不住了。

  因為時間太多,整天無所事事,漸漸地就湧起了「想要工作」的心情。真是太隨性了!之前千方百計地就是想逃避責任,現在這又算是什麼?難道因為日子一久熱度降了,就開始覺得沒關係了嗎?開什麼玩笑嘛!不要太天真了。

  肯定會被大家嘲笑怒罵的。何況,一旦真要重新成為文字工作者的想法,又有誰會提供工作機會呢?就在滋子半自暴自棄,抱著就算被拒絕也無所謂的心態問了幾個地方後,令人驚訝的是反應竟然不錯。

  後來是朋友開設專門編輯免費報的公司,詢問滋子願不願意簽約成為特約文案。滋子二話不說便答應,從此在「諾亞出版有限公司」有了自己的座位。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說是免費報,可也不能小覷。既要做新產品的宣傳,也要採訪名人。性質則多是廣告資訊,因此滋子過去擅長採訪職業主題的經驗發揮了作用,現在甚至有人指名要她寫稿。

  滋子的日常工作,就是平靜且穩定地受理諾亞公司內部的業務。因此她對這通電話突如其來的要求感到十分困惑。既然是社會事件,卻又說我可能幫得上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對方名叫萩谷敏子,是個五十三歲的媽媽。」無視於滋子的不安,田口輕聲對著電話訴說:「突然跑來找我們問能不能報導她兒子的事。過去也常有這種奇怪的人上門,我們早見怪不怪了,加上這位媽媽態度很客氣,樣子也很老實,我便聽了一下她的故事。可是……」

  我們的雜誌無法受理。田口說。

  「我們雜誌社不是她第一個找的對象,她到處請求,卻都被拒絕了。」

  「那她的兒子……」

  「已經死了,就在今年三月,因為車禍。」

  滋子微微皺起了眉頭。

  「也就是說那起車禍背後有些故事囉?」

  「不,那是一起單純的意外事故,沒有任何不可解的因素存在。」

  所以說萩谷敏子女士是希望有一篇與她死去的兒子相關的報導嗎?這種事又怎麼會是「社會事件」呢?……   ……「萩谷女士怎麼會知道我的呢?是因為以前那件連續殺人命案的關係嗎?」

  敏子點頭說:「老師不是上過電視嗎?而且我也讀過老師寫的報導。」

  「謝謝。」

  「真是個令人難過的事件。」

  「有許多人遇害了。」

  「老師應該也覺得很不好受吧?」

  「我呀……算是自作自受吧。」滋子毫不猶豫地明說後,直視敏子的眼睛。「不過呢……因為學到不少教訓,從那之後我就不再採訪跟社會新聞事件有關的題材。我既沒有出過書,也一概不寫那方面的文章。田口先生應該很清楚這一點,他跟萩谷女士說明過吧?」

  敏子的臉上老實寫著失望兩個字,但似乎不是期待落空的那種失望。她緊接著回答說:「像老師這樣的人不再繼續寫作,我覺得很可惜。」

  「不會呀,我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作家,甚至連記者都稱不上。所以就這個意義來說,我也沒有把握是否能夠滿足萩谷女士的期望。」

  噢……,敏子神色顯得落寞。

  「就田口先生告訴我的,萩谷女士好像認為阿等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滋子謹慎地遣辭用句。本以為敏子馬上又會衝動地撲向前來握住自己的手,連聲說:「是呀!是呀!」,但她完全猜錯了。敏子的身體縮成一團,擺在腿上的手指也交纏在一起。

  「唉……是呀,是沒錯啦。」

  「我還聽說妳跑了許多電視台、雜誌社想請他們報導阿等的事。」

  「不,那是因為……是的。」

  她顯出更加困擾的樣子。

  「其實我是不懂的。」

  「不懂?」

  「是的。一開始那麼說的人是秋吉太太,啊!她是和我一起在超市工作的一個家庭主婦。我跟她提起阿等的事,她告訴我說:『萩谷太太呀,那就叫做超能力者。』還建議說:『妳最好仔細調查清楚,不如打電話給電視台或報社。』」

  滋子心想那位太太未免電視節目看太多了吧!

  「於是妳真的就跑去找一些媒體了?」

  「沒錯。」

  「可是都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吧?」

  「是呀。老師,應該說他們根本都不想跟我見面。我也試過寫信給電視節目。」

  「沒有回信嗎?」

  「是的。因為他們都很忙吧,我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敏子一邊將肥短的手掩住嘴巴,想了一下才再度啟口,感覺好像是不願意出言傷害到不在場的同事秋吉太太一樣,很慎重地挑選用詞。

  「秋吉太太認為阿等肯定具有超能力的這種說法,我並不太認同。難道不是嗎,老師?假如是的話,阿等就不會被撞倒在地了。」

  「說的也是。」

  「可是不可思議的事就是很不可思議,阿等的事真的很不可思議。所以與其說是我想請電視節目報導,應該說我想知道真相是什麼,希望能有懂得這方面問題的專家來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她並不是為了出風頭而拚命推銷兒子的故事。滋子總算放心也能接受她的想法了。尤其那句「希望有人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的話,出自眼前這名淳樸而又孤寂的母親口中,更讓滋子感受良深。

  「我這麼說可能有點不恰當……用這種說法煽動萩谷女士的秋吉太太,是否幫妳做過什麼呢?」

  敏子睜大了小眼睛。「哎喲,這種事跟她哪有什麼關係呢。秋吉太太不過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老師。」她一向都是如此,敏子壓低聲音補充道。

  滋子笑了。「那麼找我幫忙的事,跟秋吉太太也毫無關係囉?」

  「是的,當然。」

  嗯,那就好。   「好吧,那我可以安心地聽妳說下去了。具體來說,阿等到底做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呢?」

  一時之間,敏子不知如何回答,顯得有些慌張,慎重考慮過該如何開口之後,她才將手提包拿起來放在腿上,用力扭開包包的開關,從裡面取出一本筆記本。

  「老師請妳看看這個。」敏子伸出雙手遞上筆記本。

  「我可以打開來看嗎?」

  「老師請看。我家還有很多這種本子,今天我只是先帶一本過來。」

  滋子將筆記本放在腿上。那是一本很普通的線裝筆記本。翻開封面,內頁用綠色蠟筆寫著「萩谷等」三個大字。

  就一個即將上國中的十二歲少年而言,他的筆跡顯得很稚嫩。整體有些傾斜,字體大小也不一致,缺乏協調性。應該連國小四年級的學生,至少自己的名字也能寫得比他整齊漂亮吧?

  接下來的一頁是圖畫,畫有房子、人物和兩棵樹。房子是紅色三角形和咖啡色四方形的組合。樹木則是畫著一根粗線,上面堆著幾片類似雲朵的綠色色塊。人物畫的應該是他和母親吧。其中一人穿著裙子,另一人穿著短褲,形狀就跟廁所上的性別標誌很像,五官則是用黑色的點和線條表現。

  簡直就是小朋友的塗鴉嘛。

  滋子抬起眼睛看著敏子的臉。敏子點了一下頭說:「阿等很愛畫畫,常常會畫些有的沒的。還小的時候,經常隨手就畫在牆壁、地板上,害我每天都得忙著到處擦洗乾淨。」

  滋子也點頭加以回應,心中浮現的疑問暫且留在嘴裡,繼續往下翻頁。

  「可以請老師再翻回前面嗎?應該是第二、三頁的地方吧。」

  敏子伸出來的手指微微顫動。滋子連忙翻頁。

  「啊!就是那裡!」

  那是一棟房子。畫面正中央一樣以三角形和四方形畫出造型很簡單的房子。只是和剛才看到的那一張不一樣的是:屋頂是灰色、房子是咖啡色的,而且有一扇很大的窗戶,窗子裡面睡著一個女孩子。

  說明白一點,畫中的人是躺著,或者應該說是倒在地上吧?雖是仰臥著,卻沒有五官。整張臉塗成一整片灰色。還能認出是女孩子的原因,在於她穿著一件鮮紅的洋裝,而且留著一頭長髮。長度及肩的日本娃娃頭,顏色是褐色的。色調比牆壁的咖啡色要明亮些。手腳畫得像直直的木頭一樣,沒有關節。手掌和手指,也是灰色的。

  屋頂邊緣畫有風向儀。應該是風向儀吧?就位置而言,實在很難想像會是其他東西。不過比較另類的是,造型不是公雞,而是蝙蝠。而且是紫色的類似「蝙蝠俠」標誌的形狀。

  「這張畫有什麼特別嗎?」

  凝視著如此反問的滋子,萩谷敏子用力嚥了一下口水才說:「秋吉太太說這是一張很不得了的畫。」

  「哪裡很不得了呢?」

  「她說這間房子是殺人兇手的家。」

  滋子的眼睛慢慢地張大。「殺人?」

  「沒錯。老師您還記得嗎?上個月的事,北千住有戶人家發生火災,調查火燒過後的廢墟時,從地底下挖出屍骨的事件。」

  滋子一下子想不起來是什麼樣的命案。

  「是有人被火災燒死的命案嗎?」

  「不,不是的。挖到的骨頭很早以前就死掉了,據說是那戶人家的女兒。父母親害死了女兒,然後偷偷地埋在地下。因為火災才被發現。但因為是很久以前的事,該怎麼說呢……叫什麼時……時……」

  「時效?」

  「沒錯,就是時效。因為過了時效,警方也不能做什麼。但父母已經承認殺了自己女兒。」

  滋子一手貼在臉頰上,輕聲叫了出來。這麼說來,這個新聞的確曾經喧騰一時。

  「妳是說阿等畫的就是那間屋子?」

  「是的。」敏子的聲音變大了。

  「秋吉太太那麼說過嗎?」

  「她說肯定錯不了的。因為有蝙蝠造型的風向儀。」

  那戶人家的屋頂也有完全一樣的蝙蝠造型風向儀。秋吉太太從電視新聞或時事談話性節目的畫面上看見過好幾次,所以很確定。

  「會不會是阿等也看到那個新聞畫面,所以才畫了這張畫呢?」

  敏子用力搖頭,連髮型也跟著搖散了。

  「不,老師,您錯了。阿等畫這張圖是比起新聞報導那樁命案要早很多。」

  「會不會妳記錯了……」

  敏子探出身子,拿走滋子腿上的筆記本,然後翻開最後一頁,又送回滋子面前。

  「老師,您看這個!畫的是梅花。」

  確實沒錯。有紅梅和白梅,畫出了彎曲的咖啡色枝幹,上面開滿了花朵。雖然不夠寫實,但畫的是梅花卻是無庸置疑。

  「阿等和我去水戶的偕樂園玩過。二月十三日星期天。因為我記在月曆上,所以絕對錯不了。」

  母子渡過愉快的一天,回家的當天晚上,阿等畫了這張圖畫。

  「他說因為看到許多梅花,滿腦子裡都是梅花,連眼簾裡面也開滿了梅花。」

  敏子翻開了前面那一頁畫有蝙蝠風向儀的房屋圖畫。

  「老師,這間房子出現在梅花的畫前面好幾頁。梅花的畫已經是最後一頁了,可見得畫在中間內頁的房子,應該是更早之前畫的。可是北千住的事件爆發是在四月。我查過報紙了,火災是發生在四月二十日的半夜一點左右,挖出屍骨則是在天亮以後,報紙上都有報導。所以老師,很不可思議吧?那時候我們阿等已經過世了呀,已經火化成白骨了。他不可能看到新聞報導才畫出那張畫的。」

  滋子有些被敏子的氣勢給壓倒了。

   「我不懂是怎麼回事;但那孩子事先已經知道這屋子的女兒死了被埋在地下,所以才會畫出這張畫。他是怎麼知道的,我不知道。所以秋吉太太才會說那孩子該不會是有超能力吧?於是我……我才會……」 ……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逝去的王國之城》、《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這個世界的春天》等等。 相關著作:《孤宿之人(上.經典回歸版)》《孤宿之人(下冊.經典回歸版)》《這個世界的春天(上)》《這個世界的春天(下)》《終日(上.經典回歸版)》《終日(下.經典回歸版)》《龍眠(經典回歸版)》《無止境的殺人(經典回歸版)》《樂園(上)(全新修訂版)》《樂園(下)(全新修訂版)》《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希望莊》《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經典回歸版)》《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獵捕史奈克(經典回歸紀念版)》《逝去的王國之城》《蒲生邸事件(經典回歸紀念版)》《悲嘆之門(上)》《悲嘆之門(下)》《哭泣童子: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參》《荒神》《相思成災(上)》《相思成災(下)》《聖彼得的送葬隊伍(上)》《聖彼得的送葬隊伍(下)》《無名毒(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誰?(獨步九週年紀念版 )》《繼父(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落櫻繽紛》《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上)》《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下)》《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上)》《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下)》《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上)》《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下)》《附身》《忍耐箱》《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天狗風—通靈阿初捕物帳2》《小暮照相館(上)》《小暮照相館(下)》《不需要回答》《英雄之書(上)》《英雄之書(下)》《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顫動岩——通靈阿初捕物帳1》《孤宿之人(上)》《孤宿之人(下)》《終日(上)》《終日(下)》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張秋明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09-01-08 ISBN:4717702063801 城邦書號:1UA027S 規格:膠裝 / 單色 / 7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