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入購物車

  重生術

  1

  嬰兒裹在紗布衣裡沉睡著,白裡透紅的臉頰讓根岸峰和聯想到水蜜桃。
  「好可愛,簡直像天使一樣。啊啊,我實在太高興、高興到不行。像是在做夢!」
  根岸千鶴不熟練地抱著嬰兒,滿口道不盡的喜悅。嬰兒的外貌超乎預期,似乎更令她喜不自禁。
  「請您好好學習怎麼當媽媽。寶寶一定也很不安,不曉得新媽媽會怎麼照顧他。」中尾章代瞇起眼看著千鶴開心的樣子,不忘叮囑道。
  「會的,這是當然。讓這孩子健康長大,是我的首要任務。」千鶴的語氣充滿幹勁。
  中尾章代苦笑:
  「哎,太緊張也不是好事。未來的路還很長。」
  「是啊,妳太緊張,反而對寶寶不好。」峰和也勸道。
  「可是,」千鶴的視線回到寶寶身上,壓抑不住自然而然湧現的笑容。她抬頭看著中尾章代,有些坐不住。「請問,今天還有什麼手續要辦嗎?」顯然她想儘快帶寶寶回家。
  「是啊,有些事要談。不過,如果先生願意留下,夫人可以先離開。」中尾章代望向峰和。
  千鶴雙眸閃閃發亮,注視著峰和。他無法違背千鶴的期待。儘管無奈,臉上絕不能洩漏半分。「那我留下,妳先回去吧。家裡應該有很多事要處理。」
  「是嗎?不好意思,我先告辭嘍。」千鶴抱著孩子準備從沙發起身,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看妳抱得好危險,千萬別讓孩子掉下去啊。」
  「我知道,死也不會鬆手的。對不對?」
  最後的「對不對」,自然是向睡夢中的寶寶說的。
  千鶴和寶寶坐上家裡司機開的賓士車,峰和與中尾章代一起目送他們離開。千鶴只顧著懷裡的寶寶,僅敷衍地回頭致意。」
  「夫人似乎非常喜歡寶寶。」回到屋內,坐回剛才的沙發後,中尾章代開口。這裡是她家。
  「我也很喜歡,真不曉得該怎麼感謝您。」峰和再次行禮。哪裡的話,她搖搖頭。
  「你們滿意最重要……」中尾章代金邊眼鏡後的目光從峰和身上移開,落在斜下方。
  這個瘦削的中年婦女,常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峰和看過不止一次。他暗自想像,會從事這種工作的人,也許有什麼關於嬰兒的黑暗過去。或者,她是在為不得不送養親生孩子的年輕母親嘆息?無論如何,真不想聽她講那些關於養兒育女的教訓。光是和中尾章代單獨談話,峰和便心情沉重。第一次見面,他就沒來由地覺得難以接受這個人。尤其是眼鏡後方的那一雙眼睛,彷彿能看穿別人的心思,令他無所適從。
  當然,這些想法絕不會出現在峰和的臉上。她為苦於不孕的他們找到養子,對夫妻倆有恩,恐怕日後會繼續來往。
  峰和與妻子是在半年前認識中尾章代。他們收到她的來信。信中表示,她是為可憐的寶寶尋找養父母的人。這些寶寶降生在世上,雙親卻因諸多原由無法親自養育。聽聞府上在尋找養子,不曉得是否願意一試。
  峰和覺得可疑,千鶴卻極為好奇,於是他們決定與中尾章代見面。那是他們頭一次來到這個家。
  中尾章代解釋,嬰兒的母親大部分是青少年,沒有足夠的知識就發生性行為,懷孕後又獨自煩惱不敢告訴旁人,錯過墮胎的時機。據說在現今的日本,有太多這樣的少女。為了幫助這些少女,也為了保護小生命,她才從事這份工作,有時甚至會跨海替寶寶尋找養父母。這麼一來,生下寶寶的少女便不會在戶籍上留下任何紀錄。
  聽中尾章代談了許多,峰和夫妻決定委託她。依過往的經驗,他們明白要自行找到養子多麼困難。
  半年後,中尾章代通知他們有個合適的男嬰。

  2

  「坦白講,這麼早就有好消息,我滿驚訝的。」為了逃避漫長的沉默,峰和率先開口。「聽說有相同煩惱的夫婦不少,想領養孩子還得排隊。」
  中尾章代面向峰和。
  「當然,還有很多夫妻在等待。不過,這次是為根岸家特別安排。」眼鏡後方的黑眸一亮。
  「謝謝。」峰和低頭行禮,計算著該準備多少禮金給眼前的女子。儘管這份工作是無酬的,總不可能不期待謝禮。就是清楚他們夫妻的經濟狀況,料定禮金絕不會吝嗇,才會「特別安排」吧。
  「呃……」他在膝上搓了搓雙手,「那麼,您有事要談?」該不會一開口就談禮金吧?
  「是的。」中尾章代重新坐好,挺直背脊。「其實,想再次確認一件事。」
  「請講。」
  「就是關於當父母的條件。最初條列出五點,您記得嗎?要愛護寶寶、經濟寬裕、家庭和諧、雙親健在。然後,還有一點。」
  「呃,雙親都沒犯罪前科,對吧?」回答後,峰和心裡不太舒服,覺得對方是故意讓他親口說出最後一點。「哪裡不對嗎?」
  「關於這幾點,都沒問題吧?」
  「當然,我保證。」峰和加重語氣。
  她點點頭,彷彿在說「很好」。
  「要是不符合條件,很遺憾,領養一事就必須取消,寶寶由我們領回。」
  「我知道。而且,為了監督我們是否悉心照顧,辦理正式手續前有測試期。不過,測試期是多久?何時才能正式領養?」
  「這就要看您了。快的話,一天就會有結論。」
  「哦,一天?」這麼短的時間能看出什麼?不過,既然專家這麼說,肯定沒錯。「那麼,我得努力拿到及格的分數。」峰和滿臉堆笑,「請問,要談的就是這些嗎?」
  「不,接下來才要進入正題。」
  中尾章代調整坐姿,直視峰和。霎時,她的目光彷彿會刺穿人,峰和一陣心驚。但下一瞬間,她露出溫和的笑容。
  「根岸先生,您們夫妻因為不孕,曾上醫院吧。」
  「是啊,去好幾次。」峰和回答。「為了查出原因,找過許多醫生。」
  「查出原因了嗎?」
  「是的,原來是內人方面的問題。據說是卵巢功能天生有缺陷,詳情我不太懂。」
  檢查結果出爐時,峰和安慰著失望的千鶴,同時放下心中大石,從此他就不必再受到千鶴家的懷疑。入贅根岸家七年,由於生不出孩子,不知遭受多少白眼。
  其實,峰和不特別想要小孩,但他非常清楚,傳宗接代是他的任務。根岸家對女婿開的條件,便是健康且生育功能健全,僅僅如此。所以,儘管他並不特別優秀,卻憑著俊秀的容貌,讓遲遲嫁不出去的社長千金,在派對上為他一見鍾情,幸運演出男版的麻雀變鳳凰。
  「沒考慮過藉醫學技術來解決嗎?比方,體外受精之類的。」中尾章代問。
  峰和搖搖頭。
  「我們討論過,但決定不採用。因為成功率低,內人又害怕。」
  「成功率低是事實,不過比起往昔,現在技術進步許多。」
  「哦,是嗎?」峰和想起,中尾章代平日在醫院工作,而且是婦產科。她會成為志工,與她的本行有很大的關係。
  「許多夫妻受惠於體外受精技術的進步,得以享受天倫之樂,只是也衍生出不少問題,像是代理孕母。」
  「啊,代理孕母。滿常聽說的。」
  「在日本難以想像,但國外願意當代理孕母的年輕女子非常多。」
  「原來如此。」峰和嘴上附和,心裡卻疑惑這個話題究竟要導向何方。中尾章代完全沒要提正事的跡象,還是,這和正事有什麼關聯?
  「精液的冷凍保存技術確立後,想擁有孩子的女性,只要願意,不必與男性發生性行為也能懷孕。」中尾章代似乎沒注意到峰和的不耐煩,淡淡繼續道。
  「真的是非常進步的時代啊。」峰和只得表示同意。
  換成是我——中尾章代一度垂下目光,又再次望著峰和:「再年輕一點,可能也會採取這種方法。雖然我不再有結婚的念頭,但還是想要孩子。畢竟我一直是一個人。」
  「噢……」
  話題愈扯愈遠,她的樣子卻不像在開玩笑。
  「您沒有家人嗎?」峰和問。
  「是啊,父母都早逝。這房子是雙親留下的。」中尾章代環顧四周,視線再度停留在峰和的臉上。「其實,我有一個妹妹。小我十歲。」
  「令妹出嫁了嗎?」儘管沒什麼興趣,但既然提及,他不得不問。
  中尾章代平靜地回答:「她死了。七年前死的。」
  「啊……真是遺憾。」峰和暗自後悔踩到雷。為何偏偏挑這種日子談不愉快的往事?
  他從西裝內袋取出香菸,想設法轉移話題時,中尾章代搶先開口:
  「我妹是被殺害的,在杉並區的公寓。」
  「咦……」
  「她是遭人勒斃。凶器是她的愛馬仕絲巾。」
  「愛馬仕……」
  峰和及時回神,夾在手指間的香菸才沒掉落。